藏历新年,海拔5080米处的生死救援

2020年02月27日10:43  来源:人民网-西藏频道
 

人民网阿里2月27日电(徐驭尧)在这个本该团圆的藏历新年,曲尼却差点永远失去了她的女儿卓桑。2月26日下午,卓桑出门放羊,历经却久久未归,在藏历新年初一晚上本该团聚的日子,曲尼一家和亲戚朋友却摸黑在山上寻人到深夜。

气温零下二十八度,曲尼一屁股坐在西藏阿里地区革吉县嘎普勒山腰的地上,开始嚎啕大哭。海拔已经达到5080米,哭泣也伴随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直到看到消防公安人员箭步走来,她蹭得跳起来抓住消防队员,用藏语哀求他们——救救自己的孩子。

 

对于参与救援的消防战士巴桑扎西来说,这也是一个难忘的藏历年。深夜值守,突发警情,凌晨十二点,公安部门将革吉县附近一个放羊娃在山上失踪的消息转接至消防,可让之前的战士们急坏了。一望窗外,漆黑的夜空寒风呼啸,“温度这么低,山上得多冷?”、“一点信号都没有,上去怎么救?”一边拾掇器材出发,巴桑扎西和队友商量救援中可能的困难。

在当地民警的带领下,消防人员来到嘎普勒山。彼时,卓桑的家人正焦急地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而母亲曲尼坐在地上哭泣一幕,也让救援队员的心情越发焦急。

 

“向山上进发。”巴桑扎西一行开始了自己的深夜巡山之行。山路陡峭,大车根本开不上去,几个消防队员只能下了车,用救援车的大灯尽力照亮山壁,摸着黑手脚并用地攀登山峰,最前行的人用手电筒照着路。大家四处张望、呼喊,希望小卓桑能抓紧回应。

消防队员们还记得那晚天气的寒冷和山路的崎岖。爬了许久山,一个队员渴了,掏出随身携带的饮料,打开盖子,仰头准备猛灌一口,却发现饮料已经冻成了冰坨坨;一名队员在爬山的过程中,手、腿都被山上锐利的石头刮破,虽然是隔着防护服,腿上依旧火辣辣地疼着。革吉县消防救援大队三级指挥员赵龙年回忆起救援的场景,“一路上要么是沙沙作响的流沙,要么是砂石难行的陡坡,走起来像‘攀岩’,队员们如履薄冰。”

 

这样不知翻过了几座坡,队员在黑暗中隐隐听到声音,抬头望去,手电筒灯光聚焦,一个黑影在岩壁上的晃动隐约可见。“找到了!在岩壁的那个平台上!”队员们立马聚集起来,开始向岩壁那处平台上方缓缓移动。“坚持住,我们一定会救你上来!”一边挪动,队员们还不忘给在岩壁上困了许久的卓桑打气。

又走了快一个小时,因缺氧而不住喘息的队员们终于抵达了卓桑的上方。“能听见说话,但却无法接近。”赵龙年等人心急如焚。他们只能找到一处离卓桑最近平台,绑好安全绳,把巴桑扎西缓缓从峭壁上吊下去,垂到卓桑被困的平台。巴桑扎西一登上平台,三下五除二给卓桑系好安全绳,两人又被等在上面平台的队员缓缓拉了上去。

此时的卓桑被冻得瑟瑟发抖,完全无法自己行走,消防员把自己的手套给卓桑带上,让她尽力保暖。原路返回,走着依旧崎岖的路,赵龙年和巴桑扎西等人有扶有搀地硬是把卓桑扛了下山。

 

女儿平安归来,曲尼保住孩子和消防队员激动不已,此时已经凌晨四点,孩子已经在山上被困近12个小时。消防员在黑暗中前行,身上只有荧光带被救援车灯光映得发亮,身体的其余部分被隐没在黑暗中,仿若点点星光闪烁在黑暗的山丘。对于曲尼一家人而言,这点点亮光,照亮了他们藏历新年的这个夜晚。

赵龙年回到营地,给身上的伤口消毒,做好登记记录,汇报完救援情况,时间已经凌晨六点。他躺在床上,还有三个小时时间可以睡觉,赵龙年寻思:哪怕高原最难入眠,自己也要抓紧休息,谁知道明天早上有要忙点什么呢?(本文照片由受访者赵龙年提供)

(责编:廉梦歌、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