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扶跟上,防返貧有保障(決戰脫貧攻堅·一線故事)

2020年05月11日11: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吉石羅布在整理服裝。
  資料照片

  網格員在顏世龍(右)家了解情況。
  顏明珠攝

  澤仁頓珠在檢查公司展示的特色青稞產品。
  張 宇攝

  要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必須解決好后續幫扶問題,形成穩定連續的機制。

  做好后續幫扶,各地採取了一些有針對性的舉措:建起扶貧工廠,讓易地搬遷困難群眾在家門口穩定務工,確保搬得出、穩得住、逐步能致富﹔通過網格化管理加強防返貧監測,給脫貧戶購買保險,專門針對有大支出導致返貧的情況進行賠付﹔發展特色產業,拓展銷路,網上賣貨,帶領老鄉致富奔小康。

  ——編 者 

      

  四川馬邊縣羊店兒村村民吉石羅布講述:

  搬進新住處 學會新技術

  我今年25歲,所在的四川省馬邊彝族自治縣雪口山鄉羊店兒村是有名的貧困村。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所以成了貧困戶。為了摘掉貧困帽,政府幫我們進行了易地扶貧搬遷。搬出來時我心裡還嘀咕:光住上新房,有啥用?沒想到,安置點附近有依靠東西部扶貧協作建立的扶貧工廠,我和妻子都能進廠工作,這下徹底放心了。

  去年我和妻子在縣裡的組織下去浙江接受了兩次培訓,成了熟練的縫紉工。這樣,我們倆在家門口穩定務工,還能照看家人。算了算,我倆務工收入一年能有五六萬元,貧困戶的帽子肯定能摘掉了。

  如今我上班的這家扶貧工廠,距離新家走路隻有5分鐘。去年底我參加了上崗培訓,如今一上午便能制出10多件衣服,每月能領3000多元。

  目前,在這處扶貧工廠趕制產品的工人有100多名,他們都是雪口山鄉的貧困戶。這處去年10月開始運營的扶貧工廠,是縣裡利用東西部扶貧援助資金修建的,並引進了一家針紡工藝公司。我們雪口山鄉有好幾個貧困村,而車間距離各村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都比較近,有利於我們貧困戶就近就業。

  這家扶貧工廠前3個月試用期工資每月2000元,轉正后每個月工資為基本工資加計件績效,熟練工每月甚至能上4000元。聽車間負責人講,因為佔用的土地屬於黎明村,廠房出租產生的收益,不但可以作為黎明村集體經濟收入,還能用於該村易地扶貧搬遷貧困戶的分紅。

  就近就業,讓我們易地搬遷貧困戶在“搬得出”后“穩得住”,最終實現“能致富”。上次縣裡領導來鄉裡慰問易地搬遷戶,還為我們打氣,表示縣裡會大力抓好就業脫貧,會對我們貧困群眾實施勞務訂單培訓,促使貧困戶由“體力型”向“技能型”轉變。看來,摘下的這頂貧困帽,再也不會戴回來了。

  (本報記者 張 文整理) 

     

  黑龍江甘南縣永利村村民顏世龍講述:

  脫貧摘帽后 又上防貧保

  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這倆丫頭上完網課,就跑前跑后地幫忙干活,我這心裡多暖和啊。2017年初,我被診斷出直腸癌時,第一個想到的,也是我的兩個女兒。這事兒得瞞著她們啊,尤其是正在縣裡讀高中的老大,耽誤了她學習可咋整。

  治療了大半年,病情控制住了,但家底兒也掏空了。得虧幫扶政策好,第二年,媳婦兒就做上了生態護林員,每年有將近6000元的公益崗位工資。在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我又在院子裡搞起了養殖,加上村頭兒那20多畝苞米地,全家一年總共能收入兩三萬塊錢。就這樣,在2018年末,我家也脫貧摘帽了。

  去年,我大女兒考上了省城的大學。收到通知書時,我們兩口子高興了一晚上,這麼多年努力沒白費。但大學不是義務教育,學費一年又不少,我們又上火了,這咋辦?

  好在沒過幾天,幫扶責任人和網格員就上門了。他們告訴我,政府替我家買了“防貧保險”,專門針對有大支出導致返貧的情況進行賠付。“先給孩子籌錢吧,拿到學費收據后,我們才能幫你申請。學費超出8000元的部分就有分段補償,這麼算下來,預計能拿到8120元。”聽網格員說出這數,我心裡一下子有底了,孩子還能再申請8000元的助學貸款,剩下的錢就好湊了。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帶來好消息了。去年4月份,縣裡組建了黨建服務中心,組織基層干部作為網格員,平均每人包保30戶,把鎮上的居民全覆蓋,專門服務我家這樣的存在返貧、致貧風險的脫貧戶。在那之后,周景財作為包保我家的網格員,每個月都來個兩三次,“新農合”怎麼用?“以獎代補”是咋回事兒?有啥不懂的,就直接問。大大小小的,幫了不少忙啊!

  這不,今年1月份申請的賠付,4月初,8000多塊錢都已經到賬了!加上孩子申請的8000元助學貸款,第二學年的學費這就籌足咯!

  現在這倆孩子,大的有防貧保險賠付,小的有國家助學金,一想到她們將來畢業的樣子,俺們兩口子別提多開心了。

  (本報記者 張藝開整理) 

     

  西藏洛隆縣企業負責人澤仁頓珠講述:

  拓產品銷路 幫老鄉致富

  小小一粒青稞,如何形成致富的強勁動力?這幾年我一直在琢磨這個問題。以前,我們的食品廠只是一個小作坊,唯一的產品就是水磨糌粑,東西粗糙,賣不上價。后來,我們幾個負責人一合計,決定對產品進行改造升級,豐富品類。

  炒青稞、水磨糌粑、糌粑餅干、青稞挂面、青稞糕點、米漢堡……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們的洛隆縣洛宗特色產品開發公司已經有了許多青稞制品。曾經一斤隻能賣幾塊錢的青稞,如今一斤已經能賣到近20元。公司現平均日產水磨糌粑5000斤以上,2019年全年產值達620余萬元,利潤足足有160余萬元。

  收獲最大的,還要數工廠裡的貧困戶。咱們洛宗特色產品開發公司之前一共有35個建檔立卡貧困戶,這些貧困戶的年收入已經超過3萬元,個個都實現了脫貧,大家現在摩拳擦掌,等著致富奔小康嘞。

  桑丁在廠裡工作好幾年了,剛來的時候,他沒有固定收入。來了食品公司后,他很珍惜這個工作機會。剛開始,他負責餅干包裝,因為沒有經驗,工作效率比較低。為了干好工作,他每天傍晚6點多還主動留在車間加班,學習包裝技巧,每天都要多干一兩個小時,直到天黑才離開。沒過多久,他的手藝越來越好,收入也越來越高,憑著這股志氣成功地脫了貧。如今他干勁十足,隨著公司產品越來越多,家裡的生活也能越來越好。

  產品多了,我們就尋思在銷售上下更多功夫,把產品賣得更遠。這幾年,在福建等援藏隊的幫助下,我們的產品已經擺上了沿海地區的商品櫃台,銷售結果很不錯。去年“雙11”,我們利用網購熱潮,首次在洛隆、昌都、拉薩、成都四地舉辦聯誼特色產品展銷會,實現當日線上線下銷售額達25萬余元。這種銷量,以前想都不敢想!

  這次“觸網”讓我感觸很大,之后,我們還希望開通抖音、淘寶直播的賬號,讓更多人看到咱們洛隆青稞特色產品,讓它們賣到大江南北,也讓咱們幾十個兄弟的生活更上一層樓。

  (本報記者 徐馭堯整理) 


  《 人民日報 》( 2020年05月11日 14 版)
(責編:郝潔、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