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西藏频道>>中国西藏妇女网

扎西曲珍家庭事迹

2016年06月21日11:48    来源:人民网-西藏频道    手机看新闻

    家庭成员:丈夫张宝海,57岁,昌都市卡若区城关镇野堆村村民

    妻子扎西曲珍,50岁,昌都市卡若区城关镇野堆村村委会妇女主任

    儿子洛松加永,23岁,内地大学大一学生

扎西曲珍和张宝海

    张宝海现在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了一个曾经让他日思夜想的温馨之家,他觉得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有一个温馨的家再重要的事了,但凡拥有者都是最幸运的人。想起自己的过往,眼前的这一切就如做梦一般。

    张宝海的老家在青海省西宁市边上的一个乡村里,在他出生百天后,父亲就因病去世,二岁时母亲改嫁,将他丢给了单身的爷爷扶养,十岁时爷爷也弃他去了天国,沦为孤儿的他,最强烈的印记就是吃不饱。小小年纪就参加了生产队,劳动一天能挣2个工分,只有成年人的三分之一,(那时是人民公社时期,集体上工,收入按工分记,年终按工分分粮)所分之粮根本不够吃,加之正是长身体的时间,食量大,吃不饱是常态。为了多挣点工分来填饱肚子,除了生产队的正常劳动外,每天在天刚麻麻亮时张宝海就要起床去为生产队放牛,这样队里每天能给他多加1个工分,就这样他还是没吃上过几顿饱饭。

    十届三中全会后,公社取消了,分在张宝海名下的地即少又贫瘠,一个半大的孩子能知道什么,能分就不错了。地就那样了,任凭他怎样侍弄,就是不给力,收不上多少粮食,他还是吃不饱,没法他只好到处求人帮忙找到一家乡镇企业里做小工,可也没干多久,因村里支书的孩子看到企业效益不错,工资比别的地方要高些,就硬挤了进来,顶替了他的这份工作。随后有山西来的矿老板到村里招挖煤工,村里人都知道那活不好干,很危险,所以都不愿意去,而他想再危险也比饿死好,一个大男人如果自己把自己饿死,传出去就是一个大笑话,死在矿井里总比饿死在床上要好些。于是他就成了一名下井挖煤工,几年下来,肚子问题是解决了,但身上还是没钱,他想自己总是会老的,如果不在年青的时候存点钱,到老了自己孤身一人该如何是好。于是在听到有地方招淘金工时,他连想都没想,就跟人到了格尔木大山腹地里的金矿,加入到淘金之列。这个地方的金矿很零散,储量也不大,大多是个体户在开采,他为老板干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也可以单干,也许收入会多点。因他做事勤快实在,深得老板喜欢,听他有此想法老板就将一块自己认为没有多大希望的矿井让给了他,并说如果挖不上金子,还希望他再回来一起干。

    接过这个废弃的矿井后,张宝海没日没夜地在矿井里折腾,他没钱,雇不起工人,只能自己单干,这样干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连一些细沙金都没能淘弄出来,正当他想着要放弃时,却意外地从一堆乱矿石中挖出一块很大的金块,瞧其模样,像是传说中的狗头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有了收获,但这收获让他既兴奋又害怕,他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中的道理,以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没法保住金块,所以在思考了许久,他决定瞒着所有的人,悄悄地将其卖给了中国银行,并悄悄地离开了金矿,返回家乡。

    本想着自己现在有钱了,要找一个媳妇成个家,应该是件容易的事,可谁知乡民们并不认同,大家都觉得,他一个孤儿,一定缺乏家教,不懂得过日子,又没有亲戚帮衬,会处处受欺负,在村里永远说不起话。再说农村孩子成家早,年龄和他合适的几乎都已成家生子,剩下的他也不愿委屈了自己,于是在家乡待了一段时间,看看没什么成家的希望后,他便怀着一颗失望之心离开,那时已是1998年末,而这一去他就再未动过回乡安家之心。

    扎西曲珍的心情自从和张宝海相遇之后就一直很好,总是一脸笑容,热心帮助他人,正是这笑容,这热心,让村里的乡亲们感到一种亲和,一种信任,这不,在刚刚结束的村两委换届选举中她就高票当选了村主任,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是不是就印证了那句老话:家和万事兴。

    过去扎西曲珍的日子过得并不是那么顺,痛心难了之事接踵而至,差一点就要将她推进苦难之深渊。

张宝海和儿子

    初中毕业后扎西曲珍和村里的姑娘们一样,到村旁边的昌都城里打工,性格开朗的她,很快就和一位来自四川绵阳的农民工相识相爱,步入了婚姻殿堂,不久他们的儿子出生,一个平凡的家庭,一种平凡的生活,似乎就会这样淡淡行进下去,然而丈夫的一场大病,以及伴随着他的离去,改变了这一切。丈夫去世时,孩子才四岁,扎西曲珍的生活变得有些艰难了,但由于有家人的帮衬,她觉得自己还能挺住,日子慢慢会好的,等孩子长大,学有所成,自己也就不虚此生了。然而,这简单的生活要求都难以实现,旦夕祸福之事找上了门,孩子莫名其妙地得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扎西曲珍抱着孩子跑遍了昌都大大小小的医院、诊所,全都说从未见过如此凶险的皮肤病,治疗无从着手。眼看着孩子的病情一天天地严重起来自己却束手无策,扎西曲珍的心如刀割。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扎西曲珍把求救的希望投向民间术士,那人替她算命说,这是她命里的一劫,逃不过去的,去医院没用,只有带着孩子去拉萨朝佛转经,可能还会有些希望。于是,她没做任何思考,也没同家人商量,取出家里仅剩的一千元现金,搭了一辆去拉萨的货车,经过七天的颠簸来到拉萨,寄宿在同乡租住的出租屋里,每天天不亮她便到拉萨的大小寺庙转经求佛。日子过很快,不久她就发现自己的钱花完了,孩子的病仍没有起色,看来这条路也行不通,认命吧,还是回老家吧,让孩子静静地走吧,可是现在连回去的路费也没有了,同乡在拉萨的收入也不高,没有余钱,她能收留自己和孩子住宿已是天大的人情了,再向她借自己也开不了那口,要不去要饭?可自己怎么也是个上过学的初中生,实在拉不下脸,那么只有去打工,可孩子怎么办,打工场所大多不让带孩子,孩子已经够苦的了,把他一人丢在出租屋里,她不放心也不忍心。怀着只要让带孩子一同上班,工资高低不计的心思,扎西曲珍跑遍了拉萨的大街小巷,终于在藏大旁边的一家藏餐馆里找到了事做。

    张宝海离开家乡后,先在西宁待了一段时间,在朋友的店里帮忙,用以学习经营,后听说西藏拉萨那边生意比较好做,于是辗转来到了拉萨,用他那卖金子的资金一口气开了三家店,八角街一家旅游工艺品商店和一家藏餐馆,另一家藏餐馆在藏大附近。店开起来后,他才知道经营的难,况且还一开就是三家,摊子铺开的太大,心是太急了些,可开都开起来了,难不成刚开就关,他只好硬着头皮忙前忙后地管理着这几家店铺,实指望在今后的日子里从人才市场里掏换出个把管理人员,以减轻自己身上的负担,当然如果能找到一位贴心之人那就更好了。到拉萨开店后,当人们知道他还是一位“钻石王老五”时,追求的姑娘不乏其人,可他却对这些追求者多少缺乏信任,总觉得和没有经历过苦难的年轻姑娘难以沟通,况且自己现在忙得分身无术,那有时间考虑此事。

    扎西曲珍求职时要求带孩子上班而对工资情况连问都没问的诉求,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知道几乎所有的用工单位,都不会接受这个要求,而她为什么还要提出,相信她已经被拒绝多次却仍在坚持,唯一的解释就她是遇到了很难解决的难题,想到自己过去每当遇到难题困境而无人相帮时那种绝望的感受,张宝海决定给这个女子一个机会,希望她不再受那种绝望感的伤害。然而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机会让两个天远地远的不相干的人,走在了一起,两颗伤痕累累的心从此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一个兴旺之家就此开始了它们的发端。

    找到工作,能挣钱了,回家的希望就再眼前,扎西曲珍对这份工作倍加珍惜,勤快、认真、自觉、责任心强,有时比老板还像老板,店里自从她来了以后,干净了许多,生意好了许多,平时没有客人时,也能随时看到她忙碌的身影,只有短时间的照料孩子时候除外。

    虽然扎西曲珍总是在忙里忙外地动着,对客人也总是笑脸相迎,但细心的张宝海还看到了她那眉宇之间的忧愁,她那看起来已有六七岁的孩子虽然不哭不闹,但脸上却时时挂着痛苦的表情。相问之下才知道孩子的病情,以及绝望之中的母亲来拉萨之目的。此时孩子的病情更加恶化,全身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内衣裤粘连在皮肤上,很难脱下来了,一脱一层皮,血糊糊一片。看到此景,张宝海劝扎西曲珍说,要相信科学,迷信是会害死人,皮肤上的毛病一定会有治疗办法的,拉萨治不好,咱就去内地。于是两人带着孩子来到了西藏军区总医院皮肤科,孩子的病情吓了医生一跳,说未见过这样重的病情,但是还能治好,只要坚持住院治疗,孩子一定会康复。听到医生的话后,扎西曲珍哭得稀里哗啦,几年来的负重委屈之感一下子全都释放了出来,而看到这个痛哭的女子,张宝海的心一下子象被针扎一般地痛了起来,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情感悄悄地在他心中漫散开来,而正是这种情感让两颗心慢慢地走进,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家人。成家时扎西曲珍就对张宝海说因孩子的病让她伤心伤身,自己恐怕今后不再能生育了,如果因此而有什么想法,婚可以不结,她决不怨他。然而张宝海却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坚强的孩子,病得那么重,痛得那厉害,硬是不哭不闹,多多少少有自己童年的影子,从今往后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要好好地将儿子养大,不再让他受苦。

    又是几年过去了,因为孩子的读书之因,张宝海夫妇结束了在拉萨的生意,全家迁回了扎西曲珍的老家,又因其年龄之故,和照顾孩子读书之因,夫妻没有再开店做生意,只是买了些机械设备出租来维持生活,两人精力全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后来孩子读高中,闲了下来的夫妻俩便为村里的一些公益事务忙碌,并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同。2011年扎西曲珍被推选为村妇代会主任,2014年当选为村委会主任,成了一村之长。

    洛松加永看着在房间为自己收拾行装的爸啦和妈啦,想着自己明天就要到内地去读大学,就要离开这个温馨的家,自从和爸啦相遇之后,他就从未离开过双亲,记得那是自己七岁时在拉萨第一次和阿爸相见,那时阿爸在他的眼里,可是高高大大,有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圆圆的脸和蔼可亲。让洛松加永记忆深刻的是,他是在自己得病后,第一个抱过自己的人,且脸上没有那厌烦的表情。得病几年了,洛松加永知道自己身上的那种味道不好闻,也看贯了周围人群那几乎是统一的厌烦表情,从此再没有被叔叔阿姨抱过,即使是看医生时,医生的那表情也和大家一样,眉头总是皱得紧紧的。而阿爸却从不嫌弃自己,在医院里换药时,也大多是阿爸帮着护士护理自己,平时也常常将自己抱在怀里,总是说:儿子你要是痛就哭出来吧,哭哭痛就会好些。洛松加永知道阿爸和自己没有一点的亲缘关系,但从见面的那一天就把他当着自己的亲爸,比亲爸还亲。现在自己健康地长大了,上了大学,阿爸阿妈他却都老了,阿爸那一头发亮的黑头发,如今光光如也,脸上皱褶纵横,那可是爱的条条痕迹,想到这里,洛松加永在心里喊到:爸啦,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你给了我无穷的父爱,爸啦,我爱你。你放心,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学得一身本事,以此来报达您的恩情。

    万事诸顺的老俩口,并未只沉湎于自己小家的幸福日子,2010年4月青海玉树发生大地震后,扎西曲珍夫妻俩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地震现场,成为第一批自愿者,除了帮助施救外,他们还自己出钱为灾民购买食物和各种生活必需品,前后花了1万多元。

    从地震回来后,扎西曲珍就更愿意在村里为乡亲们跑前跑后,因她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又在外面闯荡多年,丰富的社会知识,与人沟通是她的长项,办起事来特别顺当,且有一副热心肠,乡亲们家家有事都愿来找她商量,都愿听听她的意见,即使是驻村工作组的同志,也时常来找她帮忙翻译和村民们沟通,许多涉民项目也愿请她一起去争取。她忙呀,有时忙得脚不沾地,可她的却忙得非常地开心,她觉得当一人被人们认同,被需要,那将是人生中的一大快事。

    如今孩子考上了内地大学,父子之间的情感早已超出了许多正常家庭的父子关系,两人无话不说,几乎所有儿子打来的电话,首先找的是爸啦,两人在电话里说了一大通话后,才会轮到扎西曲珍妈啦,这让她多少有些不爽,有些嫉妒,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嫉妒也只是扎西曲珍在做做样子罢了。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