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青年】平措:驰骋马背,疾风在耳

王媛媛

2019年07月19日10:29  来源:中国西藏网
 
原标题:【西藏青年】平措:驰骋马背,疾风在耳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当雄县赛马场上,一身户外穿着的平措牵着一匹黑色的马走向草场,开始自己的日常工作:带游客体验赛马、为游客进行马术表演、和马一起训练……

  左脚套入马镫、右手握住马鞍、翻身上马。跃然马背,耳畔的风如此清晰,那是只有在马背上才能感受到的风的味道。平措喜欢这种疾风在耳的感觉,他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不能驰骋马背,也要留在赛马场,看着马儿们奔驰在蓝天白云绿草间。

  图为平措和他的马“龙绣” 摄影:王媛媛

  驯服烈马有秘密

  平措是2011年通过考试进入当雄马术队的。因为此前从未接触过马,他和一起考入当雄马术队的同伴们被送到西藏自治区民族传统马术队培训。

  “刚开始在西藏自治区民族传统马术队训练的时候,特别累,老是从马背上摔下来。后来练习久了,才慢慢习惯。”

  在西藏自治区民族传统马术队训练的近3年时间里,平措遇见了他的伙伴,一匹黑色的马驹。那是一匹来自内蒙古草原的烈马,虽经过近4个月的驯化,但平措初见时仍觉得很凶猛。

  “赛马要在平坦的草原上,英雄要在烈马的脊背上。”诚如藏族谚语所说,喜欢马儿的人总想着拥有一匹烈马,可想要驯服它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了驯服烈马,平措想过很多方法。“打过它,也有温柔以对的时候。”

  平措说刚开始训练强度很大的时候,马鞍压着马背,马背上的皮都快血肉模糊了。“一开始,我没注意。后面有好几次它很抗拒我骑,仔细检查才发现受伤了。”平措看着很心疼,自己拿酒精给它消毒,然后上消炎药、涂凡士林,等到伤口结疤,又天天给它冲洗,让它尽快恢复。

  长期的相处、细致的照顾,让平措和烈马很快有了默契。平措也惊奇地发现这匹马居然喜欢吃胡萝卜。“早上训练前要吃,训练完要清洗、梳毛,还要喂它吃胡萝卜。”

  慢慢地了解,烈马甘愿套上了缰绳。“现在不戴缰绳,它不会随意伤害靠近它的人。但如果谁想要骑,就必须要我好好跟它说,不然它不会让人随便骑的。”

  图为平措为游客进行马术表演 摄影:王媛媛

  “龙绣”成明星

  和一匹烈马整日训练、相处,平措却并没有为它取名,他觉得“那些名字都不够好。”直到2011年电影《画皮Ⅱ》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浪卡子县取景拍摄后。

  电影画面需要很多士兵骑马的场景,平措和他的马也成了群众演员。

  穿着厚重的盔甲,手持兵器,平措在马背上冲锋陷阵。电影画面要求他和马匹展现出将士们骁勇善战的一面,可马儿年龄还小,需要不断拿鞭子抽打,以激起它风旋电掣般地奔跑。“我穿着很重的戏服骑在马背上,还要求它跑得很快,鞭子打下去的时候我很舍不得。”

  顺利完成了5天的拍摄,平措在拍摄结束后安抚爱马,为它清洗、梳毛,喂它吃胡萝卜。电影拍摄结束后,马儿有了自己的名字——“龙绣”,意为“风的翅膀”。平措说,马儿的性子烈,骑在马背上和它一起奔跑时,感觉像风一般张开翅膀,驰骋在天际。

  一直和马在一起

  走马、马长跑、马短跑、马上动作……近3年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平措和他的伙伴“龙绣”回到了工作的地方——当雄县赛马场。每当有游客来这里体验游牧生活时,平措和他的伙伴们都会牵着自己的马来到赛马场上,为游客带来别样的赛马体验。

  图为游客在平措的带领下体验骑马 摄影:王媛媛

  每当游客们体验完赛马,聚集在草地上,平措便会很自豪地为游客们介绍他的“龙绣”,并为他们带来马上站立等表演,场下传来阵阵欢呼声和掌声。表演结束后,平措和他的队友们骑着各自的马奔向了不远处的草地。与带游客走马不同,那是驰骋在马背上的疾跑。

  图为平措(右一)和队友们牵着马儿走向草场 摄影:王媛媛

  在一阵阵马蹄声中,平措和“龙绣”的身影早已化成一个移动的小点。于平措而言,这是一种简单的快乐。“我自己很喜欢在马背上的感觉,那里能真正感受到风的味道。”

  也许某一天,“龙绣”会退役,平措也会退役。但他已经想好了,即使退了,也要留在赛马场。“那时候我就去养马、驯马,哪怕是待在后勤部门。只要能继续在这片草原上看着马匹驰骋草原就好。”

(责编:聂蓉蓉、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