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了党,此生无憾——三名退休工人喜圆入党梦的故事

伍小龙 白玛论珠

2019年07月17日15:47  来源:人民网-西藏频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举起右手,面对党旗,这一刻他们内心无比坚定。

几十年来,入党成为了他们一生中不变的追求,也是他们的梦想。每当看到身边的同伴们胸前挂着鲜红党徽时,他们总是羡慕不已,也总能勾起他们入党的心愿。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今年7月1日,次仁索朗、格桑顿珠、朱冬英3名退休工人,终于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党员。

“出生在新西藏,成长在红旗下,好日子一天没落下,几十年的入党梦也终于在今天实现了,此生再无遗憾。”次仁索朗说。

党一直在我心中

 

次仁索朗(右一)参加入党宣誓

出生于1957年的次仁索朗,一直都有一个入党梦。

“小时候,党在我心中就是映照红旗的隆隆炮火,是爬雪山过草地的雄心壮志,是红色纪念馆中珍藏的斑斑血衣……一个共产党员倒下了,千万个共产党员站起来。” 次仁索朗回忆那时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

每当在电影里看到那些革命历史人物,次仁索朗就想入党,成为像故事里一样的英雄人物。

赶上了党的好政策,1974年11月,次仁索朗成为了山南地区大修厂的一名工人。

“那时候,工人是一份令无数人羡慕的职业。走出去只要你说是工人,大家都会羡慕不已。”次仁索朗得意的说。

褪去“工人”的光环,次仁索朗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学历低、本领也不强的不足,他知道自己能有这一切都是党给的。因此,他总想,只有在工作中踏实苦干,才能回报党的恩情。

“优秀工作者”“优秀员工”……一项项荣誉,证明了次仁索朗的努力。

“入党,我要入党。”随着不断成长进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在次仁索朗心中越发强烈。

但企业人多名额少,只能等一等。这一等就是几十年,直到次仁索朗退休。

“没有入党不代表我没有信仰。作为一名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企业工人,永远跟党走是我终生不变的信念。” 次仁索朗坚定地说到。

2009年,次仁索朗加入结莎居委会退休党支部。“孩子们都工作了,我每个月将近5000元的退休工资,生活过得非常好。”对于退休后的生活,次仁索朗很满意。

一次,朋友们说起工资的事。大家都说:“我们的工资都是党和国家发的,我们虽然退休了,但是也应该发挥点作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是啊,这么多年拿着国家发的工资,但我还不是一名党员。入党!再不入党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入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好多个夜晚次仁索朗都睡不着觉。偶然向朋友提起入党这事,朋友也一味劝阻,你都退休了,就好好享受生活,别再折腾入党的事了。

最终,次仁索朗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但次仁索朗也明白,自己文化低,政治理论差,离一名党员的素质还有很大差距。

活到老,学到老。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次仁索朗开始有意识的收听收看新闻,中央新闻联播、西藏新闻、山南新闻,次仁索朗基本上每天都要看。

除了通过新闻了解国家的大政方针,次仁索朗还积极参加支部组织的各项活动,特别是各种学习。遇到一些不懂的问题,他就向老党员请教。”

“次仁索朗同志进步特别大。不管是学习上还是工作上,都能严格要求自己,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作为次仁索朗入党介绍人的支部书记顿珠坚参一路见证了他的成长。

填写入党申请书、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和发展对象、通过支部大会……今年7月1日,次仁索朗如愿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

“作为一名党员,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我都会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多向老党员、老同志学习,做一名合格党员。”次仁索朗笑着说。

珍藏多年的党章

格桑顿珠在小区内打扫卫生

生于1960年的格桑顿珠,从小就喜欢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16岁的格桑顿珠就成为了一名共青团员。

初中毕业后,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他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3年后,他被复员安排到日当养护段当了一名工人。

工作中,格桑顿珠总是率先垂范,以身作则,处处以大局为重,为别人着想。

他总说:“军人走在哪里都要有军人样,退伍不褪色……部队领导的教诲,时刻在鞭策着我。”

“年轻人要有理想、有抱负,要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在单位,很多老党员、老同志也时常教导格桑顿珠。

那段时间,入党就像野草一样,在春风的吹拂下,在格桑顿珠心里疯一样滋长。

2004年,格桑顿珠鼓起勇气,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同时,为了提高自身能力和水平,他自费购买了《党章》方便自己学习。

“我每季度向党组织进行一次思想汇报,积极踏实地工作,在一个个充满希望的日日夜夜里,我等待着党组织的考验。” 格桑顿珠说。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由原来的单位调转到另一个单位,失去了组织关系,这一耽搁就是7年多。

2011年,格桑顿珠退休加入苹果苑退休党支部。“因为组织关系的事,格桑顿珠多次找到原单位和我们支部,但因丢失组织关系时间太长,因此只能让他重新入党。”苹果苑支部书记旺堆说。

“我想入党,你们有什么看法?”格桑顿珠征求了女儿尼玛卓玛的意见。“爸啦,我们完全支持你。”女儿非常支持爸爸的想法。

得到家人的支持后,格桑顿珠入党的想法更加坚定。于是,尘封多年的那本《党章》再次被拿了出来,手捧沉甸甸的入党申请书,格桑顿珠思绪万千,热血沸腾,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今年7月1日,格桑顿珠如愿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举行仪式那天,他穿上了多年未穿的西装,面对鲜红的党旗,坚定地宣誓。

“我这一辈子够了,没遗憾了!”格桑顿珠满足地说。

成为党员后的格桑顿珠,主动承担起小区卫生的打扫。“现在小区很多房子没人住,再加上年轻人上班,我退休在家,也就是力所能及的帮帮忙。” 格桑顿珠轻描淡写地说。

在全市“四讲四爱”群众教育实践活动中,也总能见到格桑顿珠的身影。

我们全家都是党员

朱冬英在学习党章

朱冬英, 1963年出生在一个半藏半汉家庭。父亲是十八军军人,从小她就对军人和党员有种莫名的好感。

“党员就是关键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人。”这是朱冬英对党员最初的认识。

1982年,朱冬英成为山南宾馆的一名工人。有个党员父亲,朱冬英自然而然也想成为一名党员。

“你了解中国共产党吗?作为一名党员是要为人民服务的,是要在群众中起到先锋模范作用的,这些你能做到吗?”当朱冬英把想要入党的想法告诉父亲时,父亲反问到。

当时的朱冬英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成为一名党员是一件很自豪的事。

“如果你不能做一名合格的党员,就暂时不要入党,不能滥竽充数。” 朱冬英回忆起父亲当时的教导。

就这样,朱冬英直到退休也未入党,但一直以来,她无时无刻都以一名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2005年,朱冬英退休加入结莎退休支部。在支部中,她是“活跃分子”。组织文艺演出,打扫清洁卫生,帮助困难群众……她总是冲在最前面。

原本以为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直到儿子女儿都参加工作成为了党员,朱冬英发现全家就自己一个人不是党员了。

“我觉得人不能因为年龄大了就糊涂过日子,还是要有一定的追求。” 朱冬英告诉丈夫仁增罗布,“我想入党,和你们一样成为一名党员。”

“啊妈啦,你是好同志!人就是要不断追求进步。”在得到儿子丹增旺扎的鼓励后,朱冬英当即写下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

仁增罗布也十分支持老伴进步,不但忙前忙后帮助朱冬英找一些学习资料,还亲自出马,帮助朱冬英多次修改入党申请书。

多吉坚参是结莎居委会党支部副书记,也是朱冬英的入党介绍人。他说:“朱冬英同志自从提交入党申请书以来,不但注重自身学习,还积极主动参与脱贫攻坚、‘四讲四爱’、扫黑除恶各种宣传活动,表现一直很好。”

今年7月1日,朱冬英也正式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当我戴上党徽那一刻,我无比自豪和骄傲。” 朱冬英笑着说到。

“我将时刻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做到退休不褪色,充分发挥余热,为社会多做贡献,做一个有用的人。”

党员更是一种责任。“三名工人退休后,再次申请入党,在我市还是首次。他们入党动机纯,也符合入党规则和流程,希望他们能发挥党员模范作用,加强学习,争做合格党员,多为社会做贡献。”市老干部服务站站长热杰说。

花甲之年,不忘初心,三名退休工人在雪域高原诠释了感党恩、跟党走的最美故事。(供稿单位:山南市“四讲四爱”活动办)

(责编:聂蓉蓉、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