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县东拉乡芝龙村次仁旺久:“过去债摞债,现在补贴多!”

2019年07月12日13:03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原标题:贡嘎县东拉乡芝龙村次仁旺久:“过去债摞债,现在补贴多!”

  图为次仁旺久(中)在给小儿子拉杰(左)两口子讲述新旧西藏的变化。记者 段敏 摄

  人物背景:

  次仁旺久,生于1931年6月,现住山南市贡嘎县东拉乡芝龙村。民主改革前,次仁旺久一家3口是芝龙谿卡的农奴,次仁旺久不仅要承担繁重的差役,到处举债交税,还要偿还父辈甚至祖辈欠下的债,生活苦不堪言。

  民主改革后,次仁旺久一家分到了6块地、25只羊、2头牦牛。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他先后4次翻修和扩建了房屋,2006年他获得政府1.5万元补助,建起了安居房。现在他的3个子女均已成家,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沿省道101线朝浪卡子县方向前行,从曲德寺路口一路盘山而上,翻过5000米的垭口,便可到海拔4458米的达贡嘎县东拉乡芝龙村。

  “过去农奴主的管家对我们看管得可严了。”次仁旺久告诉记者,民主改革以前,芝龙村叫芝龙谿卡(庄园),有12户差巴,其中9户种地、3户放牧,属吉纳谿卡管辖。

  “管家主要负责分派差巴搞农牧业生产以及收税。”说起旧西藏的税,次仁旺久气不打一处来,他说:“过去的税可多了,即使你没有养羊,也要交3卷氆氇、2只羊腿、2.5公斤酥油,没有,就换成粮食交。稍有不从,他们就会从吉纳谿卡叫人来对你进行惩罚。”

  次仁旺久说:“惩罚可重了,鞭打是轻的,重的会被带上手铐和脚镣关起来。”

  不想挨打,就得老老实实交税,为了交税,次仁旺久欠了一屁股债。他25岁成为芝龙谿卡的差巴,租种8块土地,一年收30多藏克(1藏克约为14公斤)青稞,交完税后只剩五六藏克左右。

  “本来,按规定收成交一半就行了,但父辈、祖辈欠下的债也得由我来还。”说起还债,次仁旺久一肚子的苦水,“哪是债啊,利滚利简直是无底洞。”

  次仁旺久说:“五六克粮食根本不够吃,秋收后不久就吃完了。春耕时只能到处借种子,欠下更多债。”

  后来,次仁旺久偷偷当出去了两块土地,但还是没有还清债。他告诉记者,民主改革以前,他一共欠债50多藏克粮食、10多个藏银。

  次仁旺久说:“吃不饱,穿的就更不行了。衣服是补丁摞补丁,几年下来,衣服重了一倍。”

  “住的也很差。”次仁旺久说,“虽然从父辈那继承了5间土坯房,但低矮、漏风,比牛羊圈好不到哪儿去。”

  最令次仁旺久气愤的是,有苦有怨还不能说。“你只要稍微抱怨几句就会招来他们的毒打,听说有人还被他们割了舌头。”他说,“就是这么苦,也不敢跑,更不知道往哪里跑。”

  好在次仁旺久等来了民主改革。他告诉记者,民主改革时,他家分到了6块地、25只羊、2头牦牛。

  “分的地就是我之前种的那6块。”次仁旺久高兴地对记者说。不过,最令他高兴的是,之前欠下的债再也不用还了。为此,他连着几个晚上都高兴得睡不着觉。

  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次仁旺久种地的积极性可高了,粮食产量大幅提高。由于积极肯干,他被民主改革工作组推荐担任村民小组长,并于1962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01年,洪水冲毁了他家的房子,但他们并没有无家可归。

  “村里安排我们住在村委会,衣食都有着落。”次仁旺久告诉记者,“2006年政府补助1.5万元,帮家里建了安居房。”

  “虽然房子和过去一样都是5间,但是房子却发生了大变化,新房子采光好,住得舒服。”最令次仁旺久满意的是,安居房里有了“暖房”。

  次仁旺久所说的“暖房”,是屋顶为有机玻璃的房子,这种房子采光特别好,冬天在里面也特别保暖。

  初春,记者来到次仁旺久家时,外面下着小雨,天气寒冷;室内却温暖如春,花草青翠。次仁旺久告诉记者,花是女儿种的,虽然女儿已经去世,但看到这些花,他就仿佛看到了女儿。闲暇时他会给花浇浇水、施施肥。

  “现在生活好啊,种地有‘粮补’,在草原生活有‘草补’,此外还有寿星补贴、‘三老’补贴等各种补贴。”次仁旺久细算了一下,自己一年领到各类补贴共计2223元,这令他很是感慨,他说:“过去是还不完的债,现在是年纪大了还能领到这么多补贴,你说现在的日子好不好?”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次仁旺久并没有闲着。“四讲四爱”群众教育实践活动开展后,他经常给群众讲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教育大伙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记者 段敏 刘枫 马静 巴桑旺姆)

(责编:聂蓉蓉、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