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看沧桑巨变 见证雪域新生

2019年04月25日09:57  来源:人民网-西藏频道
 

       我在西藏工作25年,亲眼见证了西藏的变迁,并直接参与了西藏的建设,经历了跨越式发展的历程。我深深体会到,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祖国大家庭各民族兄弟的支持,就没有农牧民们的幸福生活。

       从自治区首府拉萨到牧民毡房,从产业经济到具体民生,从经济开发到环境保护,每一个了解西藏的人都不能不为西藏的发展速度之快而赞叹。青藏高原地域辽阔,气候独特,导致信息闭塞,科学技术、文化教育很难与外界充分交流,严重阻滞了地域生产力的发展和西藏社会的全面进步。

       我是1994年毕业分配到西藏林芝工作的,首次进藏的经历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当时,我和同时进藏的同学们一样,怀着对美好理想前途的无限憧憬,踏上了奔赴雪域高原的旅程,这也是我第一次搭乘飞机。因为当时成都至拉萨的飞机只有一班到两班,机票大约要600多元,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几经周折,最终花了300元钱搭乘部队运送货物的运输机到了拉萨。第二天,忍受着强烈的高原反应,坐了12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跋山涉水,一路尘土飞扬,终于从拉萨来到了被称为“雪域江南”的林芝八一镇(现称巴宜区)。

       从此,我以一个普通毕业生的身份,成为西藏建设者的一员,见证并参与西藏的建设与发展。就在我上班第一年的7月20日,以西藏持续发展稳定为主题的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从此,有关全国援藏工作,特别是广东、福建援建林芝的各种消息很快就从四面八方传来,也正式拉开了西藏大发展的序幕。

       25年间,我目睹了许多振奋人心的瞬间,见证了数不清的奇迹在雪域高原产生:被称为“兰—西—拉”工程的第一根通信光纤从兰州经西宁铺设到了拉萨;可以与美国66号公路相媲美的318线全面进入国家标准级公路改造;具有“天路”美誉的青藏铁路胜利竣工;除了贡嘎机场之外,日喀则、昌都、米林、阿里四个地级行政区域相继都拥有了自己的机场。如今,西藏的出行问题已经得到根本解决,无论是区内的孩子到内地求知上学,还内地游客来雪域高原领略千古风情,对出行的选择都已经是非常宽松便捷。每到夏季,望着拉萨街头摩肩接踵的游人,不得不为眼前的沧桑巨变思绪万千,心潮澎湃。

       2016年,我有幸作为一名驻村人员参与到了如火如荼的精准扶贫工作当中。

       拉萨市空港管委会甲日普行政村人口超过1500人,这样规模村落在西藏可不算小,所辖六个村民小组零星散落在甲日沟最上游左、右两个陡峭的山谷,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地区。不仅耕地稀少,而且土地沙化非常严重。这里的乡亲们不得不世世代代以牧业为主,兼顾农耕,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被自治区党委、政府列为亟需扶贫开发的重点地区。离甲日普村委会最远的人家,需要步行4个小时的沙石路和山路。爬上村口高耸的山顶,就可以遥望贡嘎机场和贡嘎县城。然而老乡们如果想去趟县城, 就必须通过这段崎岖的路途,村里面富力强的小伙子也常常是望而却步。

       夏天是拉萨最富魅力的季节,然而一件突发事件却打破了驻村队员少有的闲适:两个居民组的集体羊圈被山里野狗袭击,当我们和老乡们赶到现场时,只看到地面上一滩一滩殷红的血迹,几十只新生的羔羊横七竖八的惨死在羊圈中。身边村民们满脸呆滞的目光和凄苦的表情,让我当时真的有一种想痛哭出来的感觉。我第一次强烈的感觉到了,我们的驻村工作不是搞形式走过场,而是要怀揣着对藏族同胞深厚的感情,动真情、扶真贫、真扶贫。他们有很多困难需要我们去帮助解决,村里有很多事情在等待我们实实在在的去想去做。

       在接下来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当地连续发生两次大洪水。只见道路被冲毁,山体在坍塌,农田被淹没,房屋涌进水。四个组的一千多人因交通中断不能出山。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上下游几千名农牧群众赖以维生的饮水管道多处被毁,一时间几千人基本生活都成了问题。我们每天和村两委人员一起普查上报灾情,一起协调抢修道路恢复交通,一起组织当地群众进行生产自救。

       在灾难面前,我们经历了人生的一次次考验。在救灾过程中,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农村基层干部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的感人画面。灾情一经发生,他们总是第一时间冲锋在现场,哪里有危险哪里有需要,他们总是穿着一双胶鞋早出晚归,总是那么不知疲倦和无怨无悔。通过和他们一起抗灾,朝夕相处相共同渡过那艰难困苦的岁月,我被他们的以身作则、身体力行的工作作风所感动。让我认识到,在基层这些看似极为平凡的岗位并不是谁都能够胜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洪灾还没有结束,三组、四组又出状况了,牲畜中出现了传染病疫情,已经出现成批死亡的现象,进一步蔓延的态势非常严重。从没有见过这种“世面”的我们,一时间如临大敌。市、县、镇三级政府的相关部门和畜牧兽医专家们与我们一起进入临战状态,对所有的牲畜进行现场诊断、现场隔离、现场医治、现场清理。根据专家的分析与诊断,这场突如其来的名叫“羊快疫”的疫情,与当地牧场的牧舍长期失修,加之雨多气候潮湿等因素有关。

      村里的灾情,得到驻村单位拉萨城投公司党委高度重视,公司决定立即拿出60万元专项扶贫资金,由工作队和村两委班子组织村民,对六个村民小组的集体羊舍进行全面的设计修建。新购捐赠了一台价值70万元的大型装载机交付村委会管理使用,帮助村里抢修受损的道路渠沟。

       在我们完成驻村任务离开甲日普村几个月以后,村第一支部书记洛珠见参传来好消息:政府新规划的一条从贡嘎县到浪卡子县的地方等级公路已经开工建设,新的规划贯穿覆盖了村里1-6组的全部村居范围。目前这条道路正在加紧施工,将在2019年年底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历史上一直困扰着当地藏族农牧民群众祖祖辈辈的出行难问题,将永远地成为历史过往。

       我记得西藏自治区出版过一本名叫《跨越》图书,拉萨市城投公司也编制过一个名叫《跨越》的内部刊物。与其说这是一种思维的巧合,不如说是西藏社会各界、各阶层对西藏跨越性发展历程的集体认同。

       抚今追昔,让人热泪盈眶;饮水思源,让人信心百倍。当我们将自己置身在甲日普村村民中,凭心而问,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关怀,如果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庄严承诺,花钱投资在这里修渠筑路,防疫防灾只是天方夜谭。展望未来,在党的光辉照耀下,新的“治边稳藏”方略鼓舞着像甲日普村一样的全西藏的农牧民群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再接再厉,撸起袖子加油干,实现自身的跨越式发展,脱贫致富奔小康。(作者:刘国栋 单位:拉萨城投公司)

(责编:吴雨仁、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