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

胡祖义

2019年02月22日11: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真没想到,我会在幽深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欣赏到如此优美的田园风光。我记得,下车伊始,我的镜头只对准峡谷中湍急的水流。那会儿,太阳朗照在峡谷,积雪即将消融殆尽,镜头下,大峡谷就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一钻出来就恣肆狂奔倾泄。河谷中有险滩,河水绕过险滩向下游奔去,在浅滩激起雪白的浪花。移动的云雾在河谷和河坎上留下暗影,如同绣在河坎上的一朵暗花。

  紧靠河谷的是一片灌木,挨近高山陡坎的是参差错落的藏族民居,离镜头最近的是葱绿的丛林,很像江南的橘园,色彩浓绿而厚重。最让人激动的是这幅画面:一片青葱的青稞被圈在坪坝中间,坪坝地势低洼,被群山环抱,太阳一出,大把大把的阳光泻向坪坝。于是,覆盖在青稞上的白雪悄悄隐退,只在田埂上残留下一些积雪,残留的积雪像是特意给青稞田画上的框框,我们看见的青稞田便成了一方方磨去棱角的小块,洁白的积雪勾勒出田块的大小方圆。青稞那样绿,绿得晃人的眼,你完全可以把它们想象成地毯,想象成大块的翡翠,还可以想象成一团团流泻在坪坝上的浓绿颜料。

  青稞田高低参差错落,随地势起伏蜿蜒,让人想到初学画画的孩子,他们任凭自己的兴趣,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怎么弯曲就怎么弯曲,想涂多少颜料就涂多少颜料。

  当我们跟大峡谷正面相对的时候,田埂的框框模糊了许多,也平整了许多,村庄、田野和树木有机地组合在一起,让人觉得这不是一片青稞田,分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要不是下雪,青稞田边的桃花会开得姹紫嫣红,若在傍晚,我们眼前必然是“依依墟里烟”了,狗是不是在深巷中吠叫?鸡是不是在桑树梢上啼鸣?

(责编:吴雨仁、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