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访易贡茶场

张文恒

2018年11月06日11:13  来源:西藏日报
 
原标题:踏访易贡茶场

  十多年前,因工作需要,在泥泞路上颠颠簸簸,好不容易到了位于易贡茶场的将军楼下,肃然起敬的感触一番红色文化后,浮现在眼前的是零零散散、稀稀疏疏的一丛丛茶树,放眼望去是其貌不扬的片片茶山。

  ——这就是易贡茶场,西藏唯一的茶场。

  2018年秋分这天,我又一次来到这里,所闻所见,内心涌动着许多感想。

  一切都在发展中,一切都在变化中。当年苦不堪言、险象环生的那条土路已经变成了由多个隧道连接,时而一马平川、时而弯弯拐拐通行顺畅的柏油路,沿途景色怡人,青山绿水尽收眼底。

  从通麦大桥进入易贡地界后,公路两旁便是翠绿油润、嫩香高长的茶树。秋风吹拂,绿浪翻滚,令人喜溢眉宇。

  或许是对茶树的外观形状比对茶叶本身的价值兴趣更浓厚,关键时刻让利珠师傅停下车,我们硬是靠近那一抹抹绿,抚摸那一簇簇嫩,用心去感触大自然的馈赠、用情去领略西藏山川的秀美。海拔不到2000米,绿树丛中尽情享受富氧的滋味,久久不愿离开。

  然而,为了赶时间,只有依依不舍登车上路。向前走,我们首先走进易贡的第一个村庄——茶叶三队。

  第一站来到占堆大哥家里。也许是占堆大哥当警察的女儿旺姆通报了信息,一进门,一串串山野里生长的黑色小葡萄、高山上采摘的成块蜂蜜、自家种植的苹果和梨子,还有酥油茶,已经摆满了桌子。

  就坐藏式沙发,但见果盘上的小葡萄黑里透亮,大碗盛装的成块蜂蜜浸透着金黄色的蜜汁,令人垂涎欲滴。主人的热情好客迎合了客人的饥渴口馋。香甜可口的山果和蜜汁下肚片刻,主人就端上烤大饼、青椒炒牛肉、土豆炖排骨、凉拌削皮老黄瓜、煮鸡蛋。这些原汁原味的生态食品,和着木楼里的热情洋溢,其乐融融。

  占堆大哥不停地为我们介绍茶叶三队的地理位置、基本情况,饭后,专门为我沏上一杯易贡红茶,我们的话题继而转移到了易贡茶。

  为了更多地了解易贡茶场的规模和茶叶的生产、经营状况,当过赤脚医生的占堆大哥领着我们驱车3公里找到了易贡茶场原副场长普布次仁。

  精神焕发的普布次仁首先主动为我们讲解将军楼的历史背景,他手里提着一串钥匙,一一打开房门引导我们参观红色易贡、触摸历史文物、声情并茂诉说历史文化。

  此刻的我,再次聆听这堂传统教育课,心生崇敬。

  普布次仁以他流利的口齿和对易贡茶场的熟知,滔滔不绝地介绍说,易贡茶场始建于1960年,现有茶地6000多亩,已投产3000多亩,每年4月中旬至9月中旬为采茶期,年产茶5万多公斤,产值900万元左右。

  这一连串数字,是多还是少?是高还是低?

  这样的丰收成果,得益于来自印度洋亚热带湿润气候沿着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河谷通道长驱直入,使这里雨水充沛,阳光充足,气温适宜,为茶树生长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为茶场1500余人带来殷实的生活保障。

  这里空气清新,水源洁净,茶农采用冰雪融水和自然降水浇灌茶园,无农残、无化肥、无污染,产量虽低,但品质极好,人们都说“品藏茶看易贡”。

  举步茶园,似在绿水青山间穿行,又像游走在蓝天白云下,轻松愉快,心情爽朗。远处的易贡湖碧波荡漾,星光闪烁。茶场周边森林茂密,云雾环绕,空气清新。茶场院内花香鸟语,芳香四溢。

  普布次仁还说,现在易贡茶场的一些零星土地基本不再种植其他农产品,茶场人以茶为主,靠茶为生,茶场人乐于种茶,乐于采茶,乐于制茶,是名副其实的西藏茶农。

  尽管这里曾经是原十八军军部所在地、西藏自治区党校校址。但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在自问:这是西藏吗?

  没有到过西藏的人无法想象西藏的神奇和美丽,一旦走进西藏,一切迷惑都会释然,易贡茶场只是一个缩影。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茶场的时候,茶叶二队的一群男女老少正向茶园走去,他们有的手拿镰刀、铲子,有的拎着小箩筐、背着小背篓,是去茶园除草。

  二十四节气分明,秋分过后气温逐渐下降,一天比一天冷,逐渐步入深秋、寒露、霜降、入冬季节,他们将在这一天把茶树林里的最后一批杂草拔掉并将其覆盖在茶树根部,以让茶树过一个暖冬。同样在东边、南边的一座座茶山上,茶农人头攒动,集体劳作的场面热火朝天。

  当然,最热闹的无疑是将军楼,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车辆、人员一拨接着一拨,纷至沓来,络绎不绝,在我们停留的两个多小时里就没有间断过。

  品读红色经典,书写精彩人生。或许这就是红色文化的时代魅力。

  返回的路上,我在车上思索。其实,茶叶没什么了不起,它只是一种饮品,人们喝茶,喝的是一种口感,是一种尝试。有些只不过是商业包装和文化渲染给茶叶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令普通消费者难以辨识一款真正的好茶。

  真正的好茶,不需要包装,不追求产量,无需过分修辞,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天然本色,只需要守好它作为入口之物的“健康本分”足矣。

  也许是占堆大哥看出了我的心事,硬是要带我们到茶场机关附近、坐落在公路旁的他妹妹家里去一趟。

  车子开到一个院落边上停下,推开围栏中间的一扇铁门,里面一个宽大的院子,离地三尺的全木质吊脚楼矗立在眼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热闹场面又一次上演。酥油茶、易贡绿茶齐上阵。只见绿茶经过开水的冲洗后,在杯中慢慢泡开,叶片鲜嫩,汤色明亮,端在手上香气持久,味醇回甘。

  易贡茶场,是塑造纯香茶叶的生产基地,这个茶场没有人为打造茶树生长的整齐划一,没有炫弄规划茶树的美观悦目,而是让普通茶树生长在高度渐进的坡地,使地面热流随坡上升而逐渐减弱,让茶叶在这样的小气候区域中热度不减,与易贡铁山漂流过来的冷气流交替循环,茶叶片通过暖气流与冷气流的拍打,频繁骤变的温差促使易贡茶叶的儿茶素、咖啡因、矿物质、维生素和其他机能成份更为丰富,呈现出藏地甲红(红茶)、藏地乌金(黑茶)、藏地青绿(绿茶)以及传统藏茶、砖茶等茶韵品牌。

  当一切回归本真,你才能辨清好坏。包装就是浮躁,茶叶是用来喝的,一尝便知,只有那些不切实际追求利益最大化、爱慕虚荣故弄玄虚的人,热衷包装。

  离开了易贡茶场,我一直在回味着易贡茶的纯正,揣想着人们喝茶的初衷。

  车越跑越远,人距离易贡茶场越来越远,心却仍停留在易贡茶场的山水间。

  期待着与易贡茶场再次相会的那一天。

(责编:吴雨仁、柴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