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林规院参与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

李海霞

2017年09月13日10:31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原标题:自治区林规院参与第二次青藏高原大规模综合性科考

  青藏高原,被誉为“世界屋脊”和“第三极”,在经历强烈的、大规模地壳变动后,形成了独特的气候条件、复杂的地貌,也造就了丰富多样的资源,无论是冰川河流还是高山草原,都是让科学家们热血澎湃的地方。今年6月份,由中科院牵头的第二次青藏高原大规模综合性科考启动,距离上一次大规模考察已有40余年。
距离上一次大规模考察已有40余年
       据了解,此次科考将启动4个区的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目前已经启动江湖源、河湖源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西藏作为青藏高原的主体部分,我区也派出了人员参与到此次考察中,其中就有自治区林业调查规划研究院(以下简称“自治区林规院”)的技术骨干。“我们已派出9名技术骨干参与考察,预计4个区的综合科学考察将派出技术骨干约17人。”自治区林规院负责人普布顿珠介绍,“通过派出技术人员参加青藏高原大科考,能够锻炼我院技术人员大型野外调查、科学研究的能力,为探索青藏高原‘大变化’贡献一份力量。同时,能够让林业工作者对大型科学考察的野外考察程序有清晰把握,为我院今后大型野外调查及科研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其实,参加这样大规模综合性科考,对于自治区林规院来说已不是第一次,早在40多年前第一次青藏高原大规模综合性科考中,就有该院老前辈的身影。“1973年开始第一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1976年开始进入总结阶段),当时的主题是‘大发现’,第一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涉及地质构造、古生物、地球物理、气候与动植物研究等诸多方面,科学家们获得大量一手资料,填补了对青藏高原研究中的诸多空白,摸清了西藏的地质构造、地貌、动植物家底等,探索了青藏高原的隆起及其对自然环境和人类活动的影响。”普布顿珠说。
目前已在考察中取得初步成果
       记者从自治区林规院了解到,此次科考中,该院技术骨干主要配合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4个分队(冰川与环境变化考察队、生物与生态变化考察队、湖泊与水文气象考察队、古生态与古环境考察队)开展不同目的的科学研究。那么,为参与此次科考,自治区林规院的技术骨干前期做了哪些准备呢?据记者了解,他们前期主要做了背景知识的掌握准备以及野外考察的准备。其中,背景知识主要是全球变化背景下青藏高原湖泊、冰川、生物等变化趋势,以及变化的内在机理等。
       据悉,目前综合考察第1个区的考察已经结束,第2个区的考察正在进行。“目前开展的第2个区的综合科考主要考察那曲地区的色林错——格拉丹东江湖源区域、阿里地区的河流源区域,主要涉及水、生态、人类活动等方面,调查对象以冰川、湖泊、河流、土壤、动植物、古生物等为主。”普布顿珠介绍。
       据了解,目前在已经结束的江湖源综合考察中有了一些考察的突破,科考人员们钻取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错目前最长的湖芯;获取了色林错的最新水量,40年相当于增加了一个三峡水库;钻取了4根唐古拉山脉的冰芯,在藏北发现了超级化石群和最古老的高原内部人类定居区等。
新闻+
对话科考队员

       这样大规模的科考,必然伴随着不可预知的艰辛和随时降临的危险,那么,在前期科考途中发生了哪些故事呢?记者采访了一位科考人员——罗红。
       “我参加的是第1区江湖源综合科学考察,主要负责湖泊队。记得第一天到达色林错湖边时,已经是晚上10点钟,天色漆黑一片,风吹着帐篷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就湖边的营地闪着一些灯光。先来的湖泊队队员们当天已经上湖开展了一天调查,而我们到达时,他们还未归来。我们收拾满地石子的帐篷,铺起睡袋,打点住所,过了一会儿,一名工作人员进入了帐篷,大伙赶紧招呼他换衣服、鞋子,只见他全身湿透、双手已有些僵硬、手上的皮蹭掉了好几块,他说当时差点以为自己回不来了,因为晚上10点时湖面已翻起了2米高的浪,风浪中,他们的橡皮艇就像一片小树叶一样。”罗红说,“大伙非常担心湖上到底还有多少人没有回到营地,出了帐篷才发现很多人都顶着大风在湖边等待,湖泊队的一名队员拿着对讲机不停地询问湖上的人员:‘你们在哪?安全否,请挥动头灯,让我们看到你,油够不够?’寻找了半天,在远远的湖面发现了一点若有若无的星点,那是另一个未返回的橡皮艇摇晃的灯光,由于风大浪大,橡皮艇逆浪行驶废油又提不上速度,大家只能在岸边焦急地等待,希望他们平安归来。”
       据说,当时还有一个大概20平方米的水上移动平台漂浮在湖面,上面也有考察队员。岸上的人员都为他们捏把汗,所幸橡皮艇在当天晚上12点钟左右开到了营地,而平台上的考察队员是第二天凌晨1点才返回,一名新来的女队员已经冻得四肢麻木,说不出话来,所幸送医后第二天传来了平安的消息——这就是刚到色林错时遇到的惊险事件,让所有人印象深刻,但这样的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在上湖调查的第三天,罗红和湖泊队的其余3名科考人员陈浩、小马、安迪(德国人)开了近2个小时的橡皮艇到达了色林错东南部的湖湾,在水深40多米处采集了几个湖底底泥样品和水质剖面数据,并准备换到更远处的一个湖湾。“我们盘算着到达那再取几个样就应该返回,否则天黑了湖面容易起浪。可是在出湾的途中,远处的黑云就开始向湖面靠近,没一会工夫,四周都黑了,没有一处是明亮的,出于安全考虑只能返航。返航途中雨忽大忽小,船上4个人,衣服无一处干的。可是,这个时间是下午2点,返回还似乎太早,突然不远处的一处小岛亮了。到处是黑云,只有那个小岛阳光普照,感觉平静祥和,我们决定登岛晾晒湿透的衣服。等待湖面平静了,我们再次上船,在就近的湖湾取样,回到营地时,已晚上9点。”而让罗红感受最深的是工作不会因为性别而区别对待你,科学研究真的是要经历身体、毅力、智慧的三重考验。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