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前行

西藏构筑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纪实

段芝璞、罗布次仁、高敬、张京品

2017年06月05日10:54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沿着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前行——西藏构筑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纪实

沿着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前行——西藏构筑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纪实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青藏高原生态保护。西藏自治区以前所未有的力度筑牢地球之巅上这一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生态文明建设取得大幅进步。

  如今的西藏,山川秀美,河流清澈,动物多样,植物繁茂,仍是世界上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经济社会正循着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奋进前行。

  严守“底线红线”,绝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

  作为青藏高原的主体,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生态环境脆弱敏感。这里的天然湖泊和江河星罗棋布,对全球气候具有重要影响。

  “西藏要保护生态,要把中华水塔守好,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生态出问题得不偿失。”

  2015年1月,在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与时任西藏自治区双湖县县委书记南培交流时,对西藏的生态环境保护提出这样的要求。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说:“对西藏而言,落实总书记的指示,就要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确保西藏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

  羊卓雍错是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湖波荡漾,风景如画,每年都吸引着众多游客。2012年,曾有开发商想在湖上开通游艇观光项目。山南市委、政府调查核实后,不仅停止了相关项目开发,还下了死命令:今后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羊卓雍错湖面进行任何旅游开发和商业经营活动。

  “为了西藏生态环境保护,哪怕是挖金子,我们也不要。”西藏自治区环保厅党组书记胡为民说,“铁杠杠”摆在那儿,就要严格落实,从源头上掐断污染物排放高、耗能消耗大、资源利用率低下、生态破坏严重项目进藏的任何机会。

  近年来,西藏先后制定出台30多部地方性法规,严禁钢铁、冶炼、化工、造纸等环境污染风险大的项目进入西藏,严格落实矿产资源开发政府“一支笔”审批制度、环境保护“一票否决”制度,对全区74个县(区)政府开展环境保护考核,为雪域高原良好生态撑起“法律保护伞”。

  目前,西藏禁止开发和限制开发区域面积超过8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区国土面积的70%。全区建立了47个各类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近42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区国土面积的34%。

  千方百计“添绿”,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山南市乃东区扎西曲登村的山坡上,1300亩新栽下的树苗正孕育着新绿。

  穿行在这个小村庄,道路两边的柳树已枝繁叶茂,像绿色士兵一样守卫着房屋和农田。蜿蜒流淌的雅鲁藏布江和两岸的农田、绿树,仿佛嵌在山里的一条绿腰带。

  但在以前,这里却看不到这样的美景。山南、日喀则两地的河谷地带,一度是西藏风沙最严重的地方。

  风沙大到什么程度?

  ——“举目远望一片沙,大风一起不见家”,曾是雅鲁藏布江两岸冬春季节的写照。

  ——途经雅江南岸的101省道常常出现车辆陷入沙地无法行驶的现象。

  ——位于雅江南岸的拉萨贡嘎国际机场,一年里有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受到灾害性风沙的侵扰,对航班的安全正点起降造成极大影响。

  人们渴望绿色了。

  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生态保护第一,采取综合举措,加大对青藏高原空气污染源、土地荒漠化的控制和治理,加大草地、湿地、天然林保护力度。

  自2009年实施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至今,西藏已落实投资71.2亿元,3大类10项工程全面启动,其中包括天然草地保护、重要湿地保护、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安全屏障监测等。

  45岁的山南市扎囊县林业局副局长西洛桑珠,是位“老林业”,也是雅江造林工程的见证者。他说,雅江山南段江北比江南沙化严重,过去这一带雅江上还没有大桥,主要靠轮渡将树苗运送到江北。因为车辆无法过去,“船运人背”,场面壮观。

  一代接着一代的绿色接力,如今,一道长达160多公里、平均宽1.8公里的“绿色长城”崛起在雅江沿岸,“沙进人退”变成了“林进沙退”。

  人们的感受更直观——贡嘎机场航班起降受灾害性风沙影响降低到了每年10多天,101省道多年未发生因沙堵路现象。

  绿树成林,草场也在恢复。近年来,西藏通过禁牧封育、休牧轮牧等措施,将退牧还草工程区植被覆盖度平均提高了10多个百分点。

  被誉为“地球之肺”的湿地,在西藏生态安全屏障建设中备受青睐。“十二五”期间西藏已实施各类湿地保护与恢复工程38项,湿地面积达652万公顷。

  共享“绿水青山”,良好生态就是金山银山

  藏羚羊,青藏高原上的精灵。由于盗猎猖獗,藏羚羊种群数量一度急剧下降。

  海拔4500多米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国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这里栖息着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多种国家保护动物。

  为更好地保护这些高原精灵,西藏自治区专门安排3亿元经费,组建起73支管护队伍,聘用了780名农牧民管护员,在羌塘草原上扎起一道“移动篱笆”。

  几年功夫,羌塘草原上的藏羚羊由过去的5万只左右增加到近20万只,摘掉了“濒危物种”的帽子。

  其他动物的种群数量也都在增加:

  ——藏野驴由3万头增加到8万多头;

  ——滇金丝猴数量增加到约1000只;

  ——黑颈鹤数量增加到8000只左右;

  ——雪豹频繁出没雪域高原。

  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扎篱笆工程”也让当地贫困牧民分享到生态红利。那曲地区尼玛县罗布玉杰管理站的格桑伦珠就是其中的一员,每个月有了2000元工资。

  如今,在财政资金的支持下,30多万名农牧民变身野生动物保护员,成为雪域高原的“生态卫士”。

  坚持绿色发展,向良好生态要效益。这一理念不仅深深扎根在西藏各级领导干部心中,也扎根在普通群众的心里。

  58岁的藏族群众边久,是山南市扎囊县一个苗圃基地的负责人。十几年来,边久培育的数百万株树苗,从雅江两岸种到山南市12个县,种到阿里、日喀则等地,不仅为青藏高原带去了一片片绿色,也为他和家人带来每年几十万元收入。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良好的生态环境极大促进了西藏生态旅游业的发展,一大批农牧民吃上“生态旅游饭”。

  拉萨市达东村村民次仁旺堆,一家3口曾经靠种地为生,守着家门口丰富的旅游资源却收入微薄。他说,村里开发乡村旅游后,村容村貌更好了,一家人都投入旅游服务中,旺季的时候每月收入接近8000元。

  西藏大学理学院高原生态研究专家钟扬说:“西藏大部分区域仍处于原生状态,这离不开中央对西藏生态保护的重视,离不开国家和内地省市对西藏的支援。”

  数据显示,西藏和平解放以来,中央政府对西藏的各项财政补助约占西藏地方公共财政支出的95%。仅“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下达西藏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累计超过100亿元。

  1994年,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作出“分片负责、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重大决策,至今共有18个省市、70个中央和国家机关、17家中央企业先后选派八批7000余名干部进藏工作,8000多个援藏项目落户高原,其中不少是生态环保项目。陕西援藏工作队帮助阿里实现人工种草的新突破,山东援藏工作队接力实施日喀则南木林县雅江北岸生态示范区项目……为西藏生态环境保护注入了持续的动力。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完)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