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霞次仁:“高原环境民工”时刻在路上

何媛

2017年05月18日11:45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原标题:尼霞次仁:“高原环境民工”时刻在路上

  “讲党恩爱核心、讲团结爱祖国、讲贡献爱家园、讲文明爱生活”——“四讲四爱”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正在我区广泛深入开展,本报经过精心策划,陆续推出“四讲四爱——高原工匠”系列报道,力求从深度、广度、维度等方面入手,展示雪域高原工匠风采。践行“四讲四爱”,请关注西藏商报,为高原工匠点赞。

  当空气质量成为我们生活在某地的考量因素甚至决定因素时,每天关注PM10、PM2.5、能见度似乎成为我们的必修课。然而我们却从未关注过,在西藏,有一群人在高寒缺氧的情况下建监测站、分析数据、每时每刻观察着西藏空气环境的变化。西藏自治区环境监测中心自动监测室副主任尼霞次仁便是其中一员。

  爽朗质朴的那曲汉子

  总能保持轻松的状态

  见到尼霞次仁时,他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挤满了监测站的工作人员,言语间都是羊卓雍措、纳木措以及各市地环境公报。“你去把这个字体换一下,换成楷体。”尼霞次仁对一位刚进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

  2007年,尼霞次仁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专业,加入了西藏地热地质大队。工作几年后,因为心心念念着与自己专业更为接近的环保部门,尼霞次仁参加了2012年的西藏自治区机关事业单位遴选工作人员考试并顺利通过。同年,他走进了自治区环境监测中心,成为一名基层工作人员,从洗瓶子到配试剂,时间一点点流逝,尼霞次仁一点点学习,一步步成长。

  与尼霞次仁并不是第一次见,这个皮肤微黑、戴着眼镜的那曲汉子,总是在与人交谈停顿的间隙发出爽朗质朴又稍显害羞的笑声。笑的时候眼睛眯起来,露出牙齿,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那种笑声会让人觉得他似乎是一个没经历过什么生活磨难并且没什么忧虑的人。但了解了他的工作之后,就会非常惊讶他会有这样轻松自在的状态。而他把这归结于自己“心态好”。

  为按时完成工作

  一个月行程超7000公里

  除了干好自己的分内工作,有时候,尼霞次仁还要身兼搬运工、安装工等多重身份。“高原环境民工”是听他讲完自己的故事后最容易让人想到的一个词汇。除了办公室工作的时间,很多时候,他都奔波在去各个市地的路上。

  2014年11月底,为了如期完成西藏各市地空气自动监测子站与国家联网,并实现全国同步实时发布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尼霞次仁穿梭于各市地之间。“除了拉萨有6个监测站,其他各市地各有2个,阿里的2个国控城市空气自动站与国家联网工作结束后,我就往回赶,结果刚下飞机又要去那曲。”

  到达那曲时已经是凌晨了,时间有限,离与国家联网的最后期限还剩4天,容不得一点耽搁。天刚蒙蒙亮,尼霞次仁就起床开始安装设备,结果设备厂家的两名工程师严重高反,无力工作,安装人员只剩下两个人——尼霞次仁与司机。

  那曲的空气自动站是全国海拔最高的城市空气自动站,时值冬季,气候恶劣,工程师无法工作,尼霞次仁既是搬运工,又是安装人员。从一楼将所有设备搬至楼顶,再开箱安装设备,在屋顶开孔、锯钢筋,尼霞次仁连续奋战4天,终于按期完成了联网工作。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人不够用的时候,都是只有我一个人和站里的司机一起去。”尼霞次仁笑呵呵地说道,仿佛这只是最平常的工作。事实上,这的确是常态,为在2016年10月31日前完成我区7市地18个国控城市环境空气自动站的事权上收工作,一个月时间,尼霞次仁的行程超过7000公里。

  2014年,国家大气背景监测站西藏纳木措站设备安装和调试,6名工作人员需要在20多天内完成工作,其中4名设备厂家工程师因高反身体不适。在海拔超过4700米的地方,尼霞次仁与同行司机需要搬运很多设备,最重的超过200斤。纳木措背景空气自动监测站填补了我区大气背景监测的空白。目前全国只有14个背景值监测子站,该站是我区唯一一个。

  与妻子两地分居8年

  感谢家人对自己的支持

  尼霞次仁的工作时常在一线现场和监测中心来回奔波,安装监测机器、分析监测数据,有时候实验室的人不够,也要去帮忙。不仅是他,在环境监测中心,他的同事们也都如此。尽管工作平凡又艰辛,但不畏艰苦,在平凡的岗位上让自己发光,不正是高原工匠精神最好的诠释吗?

  参加工作6年以来,每年虽有50天假期,但尼霞次仁只完整地休过一次,加班至凌晨是常态,出差更是常态。问他对工作有没有埋怨的时候,他的语调依然是那么轻松,“这是工作,我挺喜欢这份工作的。”在这个话题快要结束的时候,尼霞次仁却意外说道,“我与我老婆是两地分居,都快8年了。”这次的语调没有之前那么轻松了。

  说起自己的妻子,尼霞次仁抛去了之前一瞬间的落寞,语气又开始变得欢快,“我们是大学校友,她是我的学妹,在日喀则工作。”但由于两人工作都忙,他们如今一个月见面甚至不到一次。除了妻子,经常见不着的还有孩子,尽管孩子跟自己生活在一起,但忙的时候,一天也见不着一面。“孩子由我父母帮忙带着,虽然他们对我的工作很支持,但我心里确实有些内疚。”

  尽管对家人有亏欠,但他还是喜欢这份工作,就像他在自己的汇报材料上写的:“也许在同龄人的眼中,我的工作是太奔波、太忙碌,劳累又不起眼。但我喜欢站在纳木措空气监测站上感受扑面而来的新鲜空气;喜欢聆听监测机器发出的‘滋滋声’;喜欢沉浸在思考各种监测方面的疑点问题;喜欢仰望高原的蓝天白云;喜欢欣赏全国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上绿色的空气质量指数标识,那一刻我为自己和同事们感到骄傲,我为理解支持我工作的家人欣慰,为作为西藏的环保工作者而自豪。”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