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为我的好奇心奋斗 真心热爱上综艺

2017年03月01日10:38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宁静:为我的好奇心奋斗

  《大秦帝国》系列剧三部,宁静饰演的芈八子是后两部中的核心人物,在2012年的第二部《大秦帝国之纵横》里,芈八子从天真烂漫的乡野丫头成长为宫廷中的铁腕政治家,眼下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热播的第三部《大秦帝国之崛起》中,芈八子已是辅佐儿子治理国家的宣太后。这部剧拍摄完成后五年才播,于是宁静饰演的秦宣太后和此前热播剧《芈月传》中孙俪饰演的芈八子便有了对比,从性情到举止都差别很大。接受采访时宁静表示,拍戏时根本不知道八子还有芈月这个名字,而所谓的史料也不过是人物的另一种演绎方式,“我更多的是在用情感去体会,她就是一个想把国家搞好,想让自己儿子的江山坐得更稳的女人。”

  此八子非彼芈月

  历史上的芈八子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手腕强硬,她以太后身份执掌朝纲,是秦史研究中绕不过的人物。孙俪饰演的芈月,展现了一个女人以柔弱之质,聪慧之心炼化为刚强女政治家的全过程,而宁静的表演则放大芈八子身上的“野”,个性放浪洒脱,是见解和手腕都能匹敌男性的女政治家。生活中的宁静性情耿直,自由潇洒,芈八子这一角色最吸引她的便是她着力表现的一面,在她看来,芈八子生在一个好的年代,“春秋战国时期,虽然有战乱,但她这么开放的行为都在当时人的情理之中,虽然是王族,并不让人觉得大逆不道。比如芈八子做任何事情都不尴尬,放到现在,一个二婚女人带着孩子再嫁都很有话题,但那个时候不是这样的,芈八子她嫁给嬴驷的时候,据说是已经有两三个孩子了,然后过来又生了两三个孩子,她完全不觉得尴尬,嬴驷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他娶的是这个女人。我最佩服的还有后来她的儿子和她的芥蒂已经解除了,然后孩子非常孝顺,还给她找了个男朋友,我觉得这都是我们现在做不到的,完全做不到的,母子关系处成这样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体验。我还很羡慕那个时候可以乱穿衣,说一些现代人不敢说的话,有时候就在想,现代人过得退化了。”

  演执掌大权的太后,宁静不陌生,《孝庄秘史》曾是她的代表作,《大秦帝国之崛起》一出场,一个为国,为家,为儿子,为自己,为天下而奋斗一生的霸气人物就活脱走到观众面前。对宁静来说,这部剧的难度在于与上部相区别,演出一个人物阶段性的不同。宁静说:“这种阶段性的东西很不容易表现。不光是年龄段的问题,我们多少知道这个年龄人的思维模式,主要是因为我们都没有在皇家生活过,真不知道人家格局有多大,我们格局有多小,所以只能是摸索。她这辈子太累了,太不容易了,如果要说从中学到什么,我觉得就是‘磅礴’,一个有磅礴气质的王族势必要统一中国。”

  真心热爱上综艺

  这几年,宁静的剧作屈指可数,观众时常在综艺节目中看到她。最初,她的火爆脾气曾引发过不少争议,但随着亮相的机会越来越多,观众发现宁静直脾气的背后也有着“综艺咖”的娱乐精神。也有人为她惋惜,早年拍电影出身的好演员怎么就沦落到综艺节目里耍宝了。接受采访时,宁静流露出对电视剧“耗时较长、结果神秘莫测、普及面不如综艺广”的些许失望,直截了当表示,近期将会参与更多综艺节目,理由一句话:“我觉得现在一些综艺节目做得不错、真人秀做得不错。”

  宁静并非不清楚行业内对演员变成综艺明星有诸多非议,但她不在乎,还没等记者拐弯抹角得把问题婉转地组织成句,她先直截了当地自己说出来了:“最早我是拍电影出身的,拍电视剧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都说,‘哦,都沦落到拍电视了’,然后我做一些综艺节目,拍一些真人秀,又有人说,‘哦,都混到综艺去了’,你看我们都在拍电视剧。我觉得时代在不断的进步,应该与时俱进,我永远是那个先锋,我要活成我想要的样子。”很多演员解释不拍戏上综艺的理由时,会感慨对行业未来失去信心,深恶痛绝受电视剧被资本操纵,气氛浮躁,没有好剧本等等,但宁静强调热衷综艺节目完全出于真心,她说:“我不会对行业缺乏信心,因为我们缺不缺乏信心,我们都要在这个圈子里面一直坚持下去,因为就是干这一行的。只不过我比较好奇、比较贪玩,想到处去看看。只要是艺人可以把握住的范围,我应该在哪儿都可以……用一个比较夸张的词叫‘大放异彩’,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做到,但是我会继续为我的好奇心奋斗。”

  伴读

  《大秦帝国》中的宣太后

  宣太后亲身经历过“车裂商君”事件,对于秦惠文王处死商鞅但坚持贯彻“商君法”的政策把握有较深层次的理解。在一代雄主秦昭襄王尚显稚嫩的岁月里,宣太后负重致远,一心为秦,临朝称制四十一年。如宣太后所言,诚然王族之家,家事国事勿论,都是国事。

  轻重说

  剧中,一是嬴稷软禁楚王,宣太后出面调停,楚王无理提出,让秦国割让旧都新都之地给楚国,宣太后拒绝;二是嬴稷欲用城池换和氏璧献于太后被太后拒绝;三是泾阳君欲谋反另立新君被太后断然拒绝。三处拒绝,体现了宣太后在大是大非的关键问题上,处处为秦国利益着想,绝不为一己之私,损国之分毫的决绝立场。

  识人说

  嬴稷不愿意任用魏冉为相,恰齐国孟尝君田文名满天下,私以为具有大才,背着太后遣韩聂出使齐国并伺机邀田文入秦为相。宣太后认为田文名过其实,无强国大才且难以一心为秦,嬴稷不信,太后施小计尽现田文本性,并向嬴稷道出,娘不在乎天下人如何评价于我,娘只在乎稷儿和秦国的好坏。嬴稷内心倾轧但仍抱有幻想。后田文返齐举合纵之兵伐秦并一举攻入函谷,嬴稷才明白太后的一番苦心。

  情义说

  义渠骇是宣太后的第一个男人,两人还育有一子。但得知义渠骇灭秦复国之心未死,设计困杀之,为秦国除掉了北疆的忧患。为王者,不可有被他人拿捏牵制之软处。希望嬴稷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为了秦国,克一己之私欲,斩断与魏伶优的旧情。为此,宁愿在稷儿心中埋下一颗狼心。

  功劳说

  嬴稷下诏,将魏冉和芈戎逐出咸阳,魏冉内心不忿,在其姐宣太后面前又提嬴稷为王实乃其拥立之功,宣太后驳之,功劳这东西王说得,臣说不得,王说有便有,说没有就没有。让魏冉、芈戎明白自己身为臣子应该如何对待功劳和权力,急流勇退落得自在又有何不可,自认为功高盖主是身为人臣的大忌。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