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发展好藏医药

孙开远

2017年02月21日12:04  来源:西藏日报
 
原标题:继承发展好藏医药

  藏医药是人类几千年文明的结晶,曾为人类的健康作出过巨大贡献。作为理论体系较为完善、发展较为迅速的民族医药,目前正受到全世界的普遍关注。经过漫长的历史积累与系统发掘,藏医药具有比较独特的优势,除了是卫生资源外,还是宝贵的文化资源、工业资源和旅游资源。我们一定要在扬弃中继承发展好藏医药,使其继续为人类健康发挥作用。

  数年前,藏医药“水银洗炼法” 正式成为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体现了现代科技对于这一传统技能的认可,也是对藏医药这一藏民族传统医学的再一次肯定。藏医药植根于藏文化土壤,与藏民族的宗教、哲学、天文、物候、民俗等息息相关,其理论、思维方式、技术手段、医德伦理都蕴含着藏民族文化特征,是在吸收其他民族医学的基础上,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总结而成的。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地区之一,是弥足珍贵的巨大基因库。随着科技的发展完全有可能建立起别处无法替代的实验室、试验场和某些生物产品的生产基地。目前,我们已经在这方面迈出了可喜的步伐。为藏医药注入科技含量,全面建立知识创新机制,改变过去的经验标准及手工作业方式,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加藏医药产品的竞争优势,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我们要抓好藏医药人才培养,适应现代藏医药事业对新型人才的需求。

  我区自然条件决定了环境的脆弱性。在采集药材方面应统一规划,搞好撒种补播、轮采轮挖工作,把人工栽培与天然种植、人工驯养与天然放养有机结合,为藏医药发展提供活水之源。

  藏医药学有精深的内涵,对有些疾病的疗效甚至为西医学所不及,但也有很多内容与现代科学相比较为粗糙。在发展藏医药时应该发扬优势,适度取舍。例如,藏医药的整体观、疾病观及诊治原则应当坚持并发扬,诊疗技术要适应现代科技的发展。同时,继承和发展藏医药应该在藏医药学理论的指导下开展,不可出现藏医西医化和中医化现象,应明确藏医的研究思路和现代化的真正内涵。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