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教师回乡过年:多搜集些教材带回西藏

2017年02月13日10:18  来源:中安在线
 
原标题:援藏教师回乡过年:多搜集些教材带回西藏

  “回来以后头一直昏沉沉的,老想睡觉。”在蚌埠家中,我省首批组团式援藏教师孟庆斌笑着对记者说,这两天自己的血氧测量一直是最高值,终于体验到传说中的“醉氧”了。

  孟庆斌这次回来要比原计划的早几天,原因在于他感冒了。在西藏,感冒可是件大事,因为担心发展为肺水肿,孟庆斌被医生要求提前回内地。“高三要多补一个月的课,当时一栋楼里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五位高三老师。我一开始想挺过去,但那天上完四节课就不行了。”孟庆斌说,当时躺在病床上,感觉人真是非常脆弱,回来见到家人,觉得分外的亲切,“所以今年也不想到处乱跑了,就想在家里多陪陪家人。”

  蚌埠九中是孟庆斌的工作单位,回到蚌埠,他首先就想着回学校看看,“我一毕业就在这里任教,20年来从没间断过,这是我离开最长的一段时间。”孟庆斌说,其他老师见到他,都非常惊喜,围着他问这问那,“在西藏半年,回来见到家人、同事、朋友都是格外的亲,这就是家乡的感觉。”

  和内地相比,西藏的条件要艰苦得多。孟庆斌说,因为缺氧,刚到西藏时,他经常会觉得头要炸掉,有高血压的孟庆斌也将服药的剂量从一粒增加到两粒。“在内地,我们老师上三四节课,就跟玩一样,但在西藏,就会觉得吃不消。”孟庆斌说,自己上课属于激情派,很容易忘情,“在西藏,一激动,动作幅度一大,就会头晕,很多老师都出现过上着课头晕的情况,就扶着讲台站一会平复一下。”极度干燥,也是西藏的一大特点,孟庆斌说,自己经常晚上干的睡不着,早上鼻子堵得厉害,在原本缺氧的环境下,呼吸就更加困难了。

  虽然说起来各种艰苦,但孟庆斌却从来没想过退缩,相反他打算向学校申请,在一年的援藏期结束后继续留下来。“这一年真的体会很深,虽说我们是援藏,但我不认为这是单向的,在援藏的过程中,我们也学到很多东西。”孟庆斌说,藏族学生、藏族老师非常尊重知识、懂得感恩。比如让学生上黑板解题,他们都是双手举过头顶,捧着从老师手里接过粉笔。孟庆斌说,自己第一次见到真的非常震撼,“藏族学生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们没有因为环境艰苦就放松学习,相反他们非常刻苦,学校天不亮就到处是早读的声音。他们渴望走出西藏,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我希望自己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让孟庆斌没想到的是,家里人都很支持他的想法,“今年是我父亲70岁生日,他年纪大了,我一直犹豫怎么跟他说,反而老爷子自己过年的时候主动提出来,如果能坚持,最好在西藏多待两年,多为党和国家做些事。”

  这次回来过年,孟庆斌也没闲着,而是抓紧时间搜集资料。“西藏教学资源匮乏,我们这边有的很多网络资源那边都没有,我准备多带些资料回去。”孟庆斌说,由于是首批组团式教育援藏,一开始大家并不清楚西藏的教学情况和环境,经过一个学期了解,他们已经非常熟悉那里的学生缺什么,需要什么,“我带的班物理原本是弱项,我是物理老师,上学期班里物理成绩上升到年级第二。这次多带些资料回去,再给他们加把劲!”

  负责援藏教师信息简报工作的孟庆斌还打算编撰一份资料留给以后的援藏教师,“我们是第一批,以后还有很多安徽援藏教师会源源不断来到西藏,我们把西藏每个月的气候特点,注意事项集结在一起,同时把西藏的教学情况也整理成册,希望为以后的援藏教师积累一些经验,让他们做好更充分的心理和物质准备。”

  (责编: 央卓)

(责编:吴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