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实录:诺布旺丹博士谈《格萨尔》的传承与保护

    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副研究员、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诺布旺丹博士做客人民网·中国西藏网,以“正在走向世界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格萨尔》的传承与保护”为主题进行了视频访谈。
  在谈到《格萨尔》的继承和保护中遇到困难时,诺布旺丹博士说,怎样协调现代化对艺人灵感的冲击和影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面对现代物质文明,我们不能把艺人隔离开来,但是一旦让他进入城市化的范畴,说唱的灵感就没有了,怎么样既要保护他的文化环境,又要让他们享受现代文明的文化成果,这之间产生了一个悖论……[详细]
诺布旺丹:保护<格萨尔> 一定要保护它的文化环境
诺布旺丹:《格萨尔》的人才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
诺布旺丹:《格萨尔》是流传在世界上的活性态史诗
 
 
 人民网·西藏频道独家访谈

诺布旺丹

  现在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从事藏族文化与史诗《格萨尔》的研究工作,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详细]
  诺布旺丹博士不无骄傲的说,经过20多年的努力,《格萨尔》的人才建设、艺人保护、搜集、整理、抢救、出版、翻译、与国外的学术交流,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到目前为止,我们搜集来的文本,大概有289种,120多卷。同时,还有5000多个小时的磁带和录像带。已经出版了50多部《格萨尔》研究著作(不算论文)。还有将近200人的研究队伍。[详细]

尼玛泽仁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已故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亲赐的班禅画师。[详细]
  尼玛泽仁说,我感觉民族文化的发展,和我们今天强大的国家是分不开的。一个强大的国家,它的经济发展伴随着文化的传播。我们今天紧紧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克服历史从没有过的困难,增添信心,让我们走过这个艰难的道路,继续保持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每个文化人重新冷静下来,沉思我们心里的浮躁,打造精品力作。[详细]

降边嘉措

  藏族,1938年藏历土虎年10月出生,曾为达赖喇嘛、十世班禅担任翻译,现为《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详细]
  降边嘉措说,“我自己觉得,假如把我们西藏民族比做一个行进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只航船的话,在封建农奴制度的驾驭之下,这艘航船无可挽回地在沉没。只有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经过和平解放、民主改革拯救了西藏民族,才使这艘航船沿着正确的航道破浪前进,使西藏人民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创造美好幸福的新生活。[详细]
 

王玉虎

  2009年3月12日,记者采访了来自玉树歌舞之乡的全国人大代表、玉树藏族自治州州长王玉虎。[详细]
  王玉虎代表说,“玉树将主要从以下几方面着手解决:改善农牧区基础设施建设和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突出解决“三贫”问题;促进民族团结,创造和谐稳定的良好局面。我们深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有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经过一个时期的努力,三江源必将生机勃勃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建设一个和谐、稳定的新玉树!”[详细]

诺尔德

  藏学研究专家,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指导建立了格萨尔狮龙宫殿等7处活动基地。[详细]
  诺尔德提出,“双语教育是一条藏族特色的教育路子,学生既能传承本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又能学到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应严抓不放,目前的问题是要搞好基础教育”。面色黝黑、身段魁梧、穿着一身贴身藏装,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写满了信心和希望,诺尔德代表告诉记者,“这需要政府加大对其的投资力度,改善藏区学生的学习条件。”[详细]

熊坤新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是我国民族伦理学学科开创人。[详细]
  熊坤新说,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年来最大的变革是制度变革,这种制度性的超越,在人类历史上也是一个堪称范例的变革。人类文明除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其实还应包括制度文明。制度文明就是制度文化,对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发展不容低估。民主改革后,国家对西藏的扶持力度非常巨大。众多的援藏项目,都是靠内地以汉族为主的各兄弟民族建设完成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