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第三部 雄狮归天
故事:辛巴归天
2009年09月10日13:51  来源:人民网-中国西藏网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初春时节,格萨尔君臣一行终于回到了岭国的边界。

  先是山神前来迎接,呈上山中的珍宝。然后,专程到边界来迎候国王的将军与大臣也来到了。他们说:“王子扎拉与珠牡王后早已经望眼欲穿了。”他们还捎给国王一件珠牡与梅萨亲手绣制的衣衫。

  “这是一个让人高兴的消息。”

  “首席大臣也还康健。”

  “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王子扎拉处事稳重。”

  “这个消息让我心宽。那么,坏消息呢?”

  “岭国有上天护佑,国王离国的三年,没有发生大的灾害,无论是风灾雪灾,还是虫灾。”

  “那么坏消息呢?”

  “首席大臣嘱咐过,不要一见面就告诉让国王忧心的消息。”

  “我已经忧心忡忡了。”

  “禀告国王,老将军辛巴麦汝泽快要不行了。王子扎拉早把他从霍尔接到王城医治,却不见好转。他也捎来口信,盼望国王早日回国,唯愿临死之前能见上一面。”

  格萨尔知道,辛巴早些年就该战死于征服赤丹王的阵中,幸得嘉察协噶英灵护佑才得幸免,又多活了这么些年。但是老将军受愧悔之情的折磨,这些年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早些结束阳寿对他未尝不是彻底的解脱。这时,天上有仙鹤飞来,落脚在营地之中,发出悲凄的鸣叫。大臣们从仙鹤脖子上解下书信,呈于国王面前。这信是辛巴麦汝泽写来的,他听说国王已经回到岭国,怕自己支撑不到国王回到王城的时候,便请求国王允许他从王城起程,以期在半路遇到国王作最后的告别。格萨尔当即修书一封,命王子扎拉陪伴老将军顺官道前来,希望君臣能够在半途相见。

  王子扎拉收到回信,当即率领一支队伍,护送气息奄奄的辛巴麦汝泽上路了。

  见王子护送在病榻之旁,老将军吐出了第一口鲜血。他由衷赞叹:“嘉察协噶的儿子,在马背之上是多么英武啊!”

  辛巴麦汝泽终于在半路上望见了招展的旗幡和国王的身影。

  他吐出了第二口鲜血,说:“有幸追随如此英雄的国王建功立业,我是多么荣幸啊!”

  在国王没有催马来到面前的时候,他命人擦干净了血迹,替他梳理失去生命力滋养而显得干枯的银须,自己拼命从病榻上坐直了身子。这时,国王已从马背上翻身而下,急步来到他的跟前。辛巴麦汝泽悲喜交加:“我尊敬的国王啊,我是岭国的罪人,但国王还在临死之前满足老臣最后的心愿,可是我已经没有气力起来施礼了。”

  格萨尔听了这番倾诉,内心痛如刀绞:“辛巴啊,你最初虽对岭国犯下罪过,后来却对岭国的事业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闻听此言,辛巴吐出了郁结于心的第三口鲜血,微微一笑便耗尽了所有的气力,他恋恋不舍盯着国王的目光渐渐涣散,失去了神采。国王替他轻轻合上了双眼。因为伤心,格萨尔在路上停留了一天。第二天,火化了老将军,格萨尔又命人将骨灰送回霍尔建塔安葬,一行人才继续上路。

  王子扎拉、首席大臣和众位王妃率众出王城几十里,扎下大帐迎接国王归来。酒宴上,格萨尔接受了太多的祝酒,脑子不禁有些昏昏然,他想闭上眼睛清醒一下,首席大臣又亲自前来请他,让他高居于大帐中央的宝座之上,接受人们的朝贺。如今的岭国是如此强大,不要说帐外云集的百姓,光是有名有姓的大臣、将军、万户长、千户长,有品级的内宫侍应,到他座前献礼,同时求他祝福,就足足用了三四个时辰。这情景自然让格萨尔喜不自胜。但到后来,悲伤慢慢袭上了心头。珠牡问国王为何锁起了愁眉。

  格萨尔轻轻敲击被酒弄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我在想,有哪一张熟悉的面孔我未曾看见?”

  珠牡跪下来:“大王是在想念嘉察协噶吧,岭国人都知道,王兄捐躯有我珠牡的过错,但我已经……”

  格萨尔举起手,制止了她:“你起来说话,岭国人都知道他已成为天上的战神,你就忘记了曾经的过错吧。”

  珠牡起来,说:“我知道了,国王是没有看见老将军辛巴。”

  “他已经往生了。”

  “那么……”

  “对了,是我勇敢的妃子阿达娜姆。珠牡啊,你是岭国众妃之首,她替岭国征伐四方,独自领军镇守边关,难道你就没有想起她?”

  珠牡垂首,沉默不语。

  “女人啊,我以为嫉妒之火已经在你心中熄灭了。”

  “阿达娜姆捎来过书信,说她过去杀孽太重,在遥远边城重病缠身,所以,我才没有告知她国王归来的消息。”

  格萨尔叹息一声,找来首席大臣,要他禀告阿达娜姆的消息。首席大臣马上找来阿达娜姆手下做事的人。首席大臣是这么说的,“来一个在阿达娜姆将军手下做事的吧。”

  格萨尔说:“我听见你不叫她王妃,叫她将军。”

  “我的国王,这表示我对她无比的尊敬。她有王妃的美丽,更有将军的正直与勇敢。”

  格萨尔问首席大臣叫来的那个脸膛白净、双眼聪慧的人:“你在王妃手下做什么事情?”

  “翻译,图画边疆的山川地形。阿达娜姆将军还有一封信捎给你。”

  “呈上信来。”

  “将军知道国王不识文字,临行之前,将军一字一句告知,小臣全都记在心上。”

  阿达娜姆一封信字字深深情,说她不悔为了众生福祉背叛了自己的魔国王兄。说她与国王虽然相聚日少,分别苦多,但男欢女爱,一刻千金,值得终生庆幸。更庆幸自己虽为女身,但一身武艺,跃马疆场。如今岭国声名远播,大业垂成,想到自己追随国王,也有尺寸之功,深感荣幸。可怜自己出身魔国,未曾归附时也曾食肉寝皮,作恶多端,所以才正当盛年而染上重病。病中格外思念夫君,渴求恩爱,但知国王去异国除妖,山高水长,自己的阳寿已经是以天以时辰计算。如果再不能面见夫君,就以此信泣血作别。

  这封书信由那白面小臣字字念来,首席大臣和国王眼里都沁出了滴滴泪珠。

  珠牡也惭愧地低下头来,泪湿衣衫。

  格萨尔高叫一声:“江噶佩布!”

  神马备着全套鞍鞯,闪电一样飞奔到主人面前。

  格萨尔翻身上马,那神马便腾空而起,向着阿达娜姆镇守的边关腾云而去。没有凡人随行,一人一马,一主一仆,不需半日便来到了阿达娜姆镇守的边城。但是,格萨尔来晚了。阿达娜姆已经死去多日了。格萨尔去得也正是时候,阿达娜姆麾下的士兵与百姓正为她举哀之时,却从王城传来消息,那里正在为国王归来举行盛大的庆典。酿酒汲干了一个湖泊的水,薰香采净了九座山上的香柏树。正当所有人汹汹然深感不平的时候,格萨尔驾着神马从云端降落了。他站在城头:“你们不为王妃举哀,反倒怨愤冲天,是什么道理!”

  人们都跪下了,为了国王的降临,为了女将军的死而哭出声来。

  格萨尔感到奇怪:“为何不为她举行超度法事?”

  “国王有所不知,临终之前,将军就嘱咐不要举行法事。”

  原来,阿达娜姆病重的时候,除了服一点草药,拒绝了喇嘛来为她念经祛病。她说:“念经好像召鬼祟。”喇嘛却摇头说,格萨尔收服这女魔头时,百密一疏,没有把她的魔性彻底祛除。阿达娜姆却不为所动,临终之时,除了派手下去王城,献上边关图形与捎去口信,又向身边人交代后事:“现在的佛僧,不要请来作我枕边的上师,他口中念着超度经,心中念着马和银。他说要超度亡魂,却是无识无见的空论。待雄狮大王从伽国归来,请把我的几件随身物品送给他!”

  岭国的女将军死后,灵魂飘飘悠悠,七七四十九天后,被小鬼引到了阎罗殿前。

  阎王惊异道:“你这女人真不一般,脸上部是少女相,脸下部却是个男子汉,口不净冒着腥臭气,手不净血迹未曾干。上身仿佛乌云遮,下身还有黑雾盘。”

  阿达娜姆感到十分惊异,自从脱离了肉身,自己只是感到自己的存在,却未曾看见或感到自己有具体的存在。

  阎王喝道:“你还敢怀疑我的眼光,你是谁?快快报上名来。”

  “阿达娜姆,岭国王妃,镇边大将。”

  阎王大笑:“原来是你!看来你在人间并未做多少善事,所以死后才露出原来的妖魔之身!”

  “斩妖除魔不是善事?”

  “修建铺路才更有功业。”

  “镇守边关、庇护百姓不是善事?”

  “你所做的尽是杀戮之事,何不生时多多听闻佛法,供奉上师?”

  这时,阿达娜姆的右肩上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白色小人,开口说话:“有威力的阎王,分辨善恶的法王,我是这女人的同来神,她的情形我知晓,她是岭国女英雄,肉食空行所化身,格萨尔神王的妃子,做过许多大善事,请把她向极乐世界来接引。”

  白色小孩刚说完,阿达娜姆的左肩上冒出一个黑色的小孩:“我也是她的同来神,所有底细我知情,她是九头妖魔的后代,三岁之时就有杀心,杀过多少飞鸟与畜生,杀过权势崇高的长官,杀过马上英雄汉,杀过长发之妇人,如此魔女怎超度,应该堕入地狱遭报应!”

  阎罗听了两人的话,一时难做决断,便叫小鬼把上善恶秤来,那把秤的小鬼上来,附耳问阿达娜姆可有礼物奉上,阿达娜姆说自己连身体皆已失去,一魂飘荡,哪还能有礼物携带在身。结果,连称了十八次,小鬼报给阎王的结果都是此女恶行重于善行。

  阎王说:“虽然你也在岭国做过些善事,但究竟是为魔之时罪孽太重,归附岭国入了正道,却又不尊佛法,轻慢上师,只好判你下地狱去了,等你苦熬五百年,再作区处!”

  于是,阿达娜姆的魂魄就被下到地狱去了!

(责任编辑:常雪梅)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