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日喀则地区仲巴县】仲巴:止步三迁
2009年03月18日17:26  来源:人民网-中国西藏网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一个人、一件事,一旦走向好与坏两个极端,最易出名。这一点,仲巴集正反两个角色于一身,可谓刻骨铭心。行走于这片“野牦牛之地”,我们听到最多的是,境内的杰玛央宗冰川为雅鲁藏布江源头,仲巴是雅江源第一县;历史上,仲巴曾经因为环境恶劣、沙进人退而三迁县城。一半是赞美,一半是非议,“毁誉参半”这个词用在仲巴身上非常合适。8月底的一天,我们经萨嘎至仲巴,以自己的所见所闻记述了仲巴“弃恶从善”的历程。

  三迁往事

  从萨嘎县前往现在的仲巴县城,必须经过扎东乡。说是一个乡,其实与一般村子无异,从散落在公路两边的房子来看,你根本想象不到这就是仲巴县城以前的旧址。

被沙漠逼迫迁徙的仲巴老县城

  在仲巴三迁的进程中,扎东可谓承前启后,它的“前”就是岗久,“后”就是现在的拉让。

  1951年以前,仲巴由阿里嘎本下属的珠珠宗管辖。196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仲巴清剿叛匪,在岗久组建了中国共产党仲巴县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1962年9月4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第45次常务委员会会议决定,仲巴县从阿里专署划归日喀则专署管辖,县政府驻地为岗久。

  两年之后的1964年,中共西藏工委、西藏军区党委决定,仲巴县委、县政府驻地迁至扎东。迁址的原因,主要是岗久的风沙太大,人畜饮水无法得到有效供给。

  仲巴县城设在扎东的时间较长,一直到1986年才搬迁到现在的拉让。这一次搬迁的原因与上一次相同——沙进人退。

  我们站在扎东寺前的坡地上,仲巴县城旧址一览无余。因为许多单位已经迁走,房屋历经岁月的侵蚀而成断壁残垣;因为人烟稀少,成群的鸟雀在自由觅食,发出的“啾啾”声显得清脆而悠远;远处是一大片草场,中间散落的一个个沙丘,在太阳照耀下发出凄冷的白光。

  “扎东”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它不再有昔日的青春风光,剩下的只是一声低低的叹息。

  今年61岁的扎西老人与扎东有着不解之缘,他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

  扎西老人对于扎东的记忆是灰色的——灰色的天空、灰色的牛羊、灰色的水草,还有黄沙覆盖之下一个个灰色的人。他告诉我们,那时,老百姓的观念十分陈旧,人们惜杀、惜售牲畜的思想,导致了牲畜总量剧增,草畜矛盾严重。

  过度放牧给生态环境带来了严重的破坏,而大自然又将这种破坏“如数奉还”给人类,于是风起沙飞、遮天盖地。仲巴县城只好走为上策,另觅他处落脚。

  乔迁之喜

  见到扎西老人,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微微的风从远处吹来又向远方吹去,不带来黄沙,也不带走石砾,显得干净而清爽。

  扎西的家在拉让乡唐西村——仲巴县城边上的一个小康示范村。

  岁月可以让一个人变得衰老,环境可以使一个人脱胎换骨。年迈的扎西正在不知不觉中淡化牧民的身份——从流动帐篷到住上安居房,从骑马到坐车,从酥油灯到电灯、电话、电视机,他已经算是半个城里人了。

  扎西是扎东衰落与拉让兴盛的见证者。当年,仲巴县城不堪忍受风沙之苦而进行搬迁时,正当壮年的扎西也面临着人生中最难的抉择:留或走!

  扎西生在扎东、长在扎东,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他舍不得走,可是又不得不走。这里风大沙大,即便每次外出放牧都用纱布蒙着脸,可回到家时还是满嘴的沙子,就连吃饭、喝水都有沙子,实在令人痛苦不堪。

  全家人彻夜商量,最终决定和县城一起搬迁到拉让。

  扎西说:“真是想都不敢想啊,搬过去后我们竟然住上了好房子,全家人欣喜不已。”

  从扎东到拉让不过20多公里,然而对于扎西来说算是背井离乡了。他携儿带女、赶着牛羊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5年,仲巴县推行草场承包责任制,扎西家分到了600多亩水草丰美的草场。从生产队解体分到牛羊到如今有了自己的草场,30年的巨变让扎西心里乐开了花。

  扎西高兴地告诉我们,现在草场的草长得非常茂盛,他们家养了400多只牛羊,每年的牧业收入有3万多元;去年他家出资1.5万元、宝钢集团援藏补助3.5万元,建起了这座宽敞舒适的安居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与扎东的衰败、落寞相比,这里呈现的是勃勃生机。扎西当年的那个决定,如今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无须再迁

  扎西家的新房子窗明几净,我们的思绪不由得又飘回扎东,想象着30年前扎东百姓家里灰尘遮盖的场面。其实,这是一种惯性思维,现在的扎东已非昔日可比,这里的环境得到了一定的改善,风沙已经减小,目前缺少的只是人气而已。

  当我们说到仲巴的气候时,扎西老人说:“曾经无处不在的黄沙已经不见,现在的日子过得舒心多了。”

  “环境变好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追问。

  扎西老人回答,以前大家都在一起放牧,草被牛羊吃光了,草根也遭到破坏,来年草的长势就差,可是牲畜的数量每年都在不断增加,所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风沙自然就多了起来。现在牧民的商品意识增强了,牲畜出栏率得到提高,减小了草场的压力,草长得茂盛了,黄沙被植被覆盖了,它想飞都飞不起来。

  老人特别补充道:“以前吃大锅饭时,草场是大家的,谁都不会主动去治理、去保护。推行草场承包责任制后,自己家的草场自己管理,因此大家都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草地。”

  拉让乡乡长杨天军告诉我们,近年来,乡里大力实施人工种草、草地围栏、草场“三灭”、退牧还草等项目,有力地改变了畜牧业生产条件,促进了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的转型。今年该乡已完成人工种草300亩,群众自发组织灭鼠5000亩;第二期禁牧21万亩、休牧16600亩。

  杨天军还说,在30年的发展历程中,当地很多群众都尝过仲巴三迁的苦果,因而对草场、对环境保护有了新的认识——草场是仲巴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草场没有了,牲畜也就没有了。这是仲巴环境保护事业不断发展进步的坚实基础。
环境保护使仲巴县塔若错风光更优美

  来自仲巴县的统计显示:近年来,国家对仲巴环境保护事业的投入巨大,仅2005~2006年期间,就到位退牧还草项目资金4767万元。目前,国家对雅江源的保护工作也正在筹划之中,仲巴三迁的历史决不会重演。

  如果说30年前仲巴的漫漫黄沙让野牦牛哭泣,那么30年后的今天,这里又成了野牦牛的乐土。从仲巴县城前往隆嘎尔乡,我们随处可见黑颈鹤优雅的身姿、藏野驴奔跑的狂放,看见一群群野生动物在自由地觅食——由于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这里已经成为它们的乐园。

  相关链接:仲巴,藏语意为“野牦牛之地”,境内的杰玛央宗冰川是雅鲁藏布江的源头,219国道横穿全县境内,长400余公里,是通往阿里神山、圣湖的必经之道。这里海拔高、地域广,旅游资源和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文/肖 涛 崔士鑫 王 杰 图/王绪彬)

(责任编辑:董湘(实习))
相关专题
· 雪域边线行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