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搜索    回顾 编辑信箱|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天气预报:

我眼中的西藏:论坛博客播客拍客
人民网 >> 解放西藏史
第六节  西藏局部叛乱加剧和中央的方针
2009年03月06日15:25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实行“六年不改”及地方、军队大收缩后,西藏多数上层人土对改革的疑虑和恐惧情绪得以缓和,昌都地区出现的局部叛乱活动有所收敛。但是,西藏上层反动统治集团为了永远保持其封建农奴制度,采取两面手法,一面表示欢迎中央的这一重大决策,以争取时间;一面继续进行破坏祖国统一,制造“西藏独立”的阴谋活动。他们与国外反华势力及邻省藏区窜逃来西藏的武装叛乱分子进一步勾结,互相利用,加紧策划西藏地区全面的武装叛乱。 “四水六岗”和“卫教军”的出现1957年4月,四川藏区叛乱的首领之一的恩珠仓?贡布扎西①在西藏地方政府唆使下,着手将各地分散的叛乱骨干分子纠集在一起,准备展开更大规模的武装叛乱。4月21日,恩珠仓.贡布扎西在拉萨召集各地逃来的叛乱骨干分子,酝酿筹组以实现“西藏独立”为目的的反动组织“四水六岗”(藏语“曲细岗珠”②)。西藏地方政府噶伦柳霞.土登塔巴和夏苏?居美多吉到场表态给予支持。5月20日,“四水六岗”宣告成立,并决定以给达赖献“金宝座”为由,用募捐方式筹措资金,并通过这一活动,将邻省藏区的反动上层及窜来西藏的武装叛乱分子和在印度噶伦堡的西藏分裂主义分子串连起来。7月4日,恩珠仓?贡布扎西在拉萨纠集了西藏以及甘、青、川、滇藏区叛乱分子千余人,以“四水六岗”名义,在罗布林卡向达赖敬献“金宝座”,并向达赖呈递“报告书”,请求达赖统管整个“四水六岗”地区,让这些地区也像西藏一样实行“六年不改”,进而“永远不改”。达赖接受了“金宝座”及金灯、银碗等物,并向参加献礼仪式的甘、青、川、滇藏区五百名代表挂了哈达。噶厦以达赖的名义向参加仪式的叛乱分子回送了礼品。

  1957年,以夏格巴、嘉乐顿珠为首的蛰伏在印度噶伦堡的“西藏幸福事业会”,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他们加紧同西藏上层反动统治集团秘密联系,发展反动组织成员,搜集藏族上层人士的政治情况,刺探解放军情报。他们还将在国外出版的反动刊物《西藏镜报》偷运入境,在西藏各地散发,鼓噪“西藏独立”,叫嚣“所有吃糌粑的人团结起来”,“把汉人赶出西藏”。印度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严正要求,纵容这些反动分子的罪恶活动,使噶伦堡进一步成了西藏分裂主义势力在国外活动的重要基地。

  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支持下,“四水六岗”于8月公开提出“保卫宗教”、“西藏独立”、“政教永存”等反动纲领和口号。西藏地方政府下令哲蚌、色拉、甘丹三大寺和西藏各宗支持“四水六岗”。经过秘密酝酿,“四水六岗”的头目与藏军及三大寺代表聚会,议定将所有的叛乱武装统一于“四水六岗”的组织之内,分别承担各地发动叛乱的任务。

  1957年底,噶厦背着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和中央代表,擅自调整了西藏的行政区划,大量调换官员,委任了一批反动分子担任宗本、基巧,为叛乱做组织准备。

  西藏地区的武装叛乱,一开始就得到美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华势力的支持。1957年春,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嘉乐顿珠、当才、夏格巴等人秘密勾结,从恩珠仓叛乱队伍骨干中挑选6名四川理塘的青年,送到西太平洋塞班岛的美国军事基地接受特工训练,学习跳伞、使用通讯设备、收集情报和编写报告,学习游击战术以及使用从步枪到60毫米迫击炮、57毫米无后座力炮的射击技能。在美国的当才和一位蒙古喇嘛担任顾问和翻译工作。此时,美国直接插手西藏的叛乱主要是帮助训练特工人员和提供武器装备。除塞班岛外,还在美国本土科罗拉多州高海拔地区的海尔营地分批训练了康巴“游击队员”170人,①以备长期在西藏进行破坏和颠覆活动,成为西藏叛乱的一支别动队。

  1958年春,在噶厦的支持与策划下,甘肃、青海藏族部分地区也发生了武装叛乱。四川藏区的叛乱在继续扩大。人民解放军依靠当地群众,积极平息这些地区的叛乱。叛乱武装遭到人民解放军的沉重打击后,纷纷流窜到西藏拉萨地区,人数达5000余人。其中从康区窜来的叛乱武装是主力,主要分为四大派系:一是以夏格仓?朗加多吉为首的四川德格、邓柯地区的叛乱分子;二是以恩珠仓?贡布扎西为首的四川理塘、乡城地区的叛乱分子;三是芒左桑松系统,主要成员是昌都地区南部宁静、左贡、桑昂曲宗(察隅)及四川义敦县的叛乱分子;四是直乌康巴系统,主要成员是以甘孜大金寺的吉索及甘孜县县长贡噶江村为首的四川甘孜、道孚、炉霍等地的叛乱分子。此外还有从甘、青两省窜来的叛乱武装。他们在噶厦的指使下,由“四水六岗”统一组织指挥,秘密策动扩大整个西藏的武装叛乱活动。1957年底,美国中央情报局利用外国人驾驶B-17飞机,将经过特工训练的理塘阿塔和洛孜二人空投到山南的桑日宗境内。这两人携带电台潜入拉萨,与恩珠仓?贡布扎西取得联系。1958年1月,由恩珠仓引见,在罗布林卡同达赖的副官长帕拉?土登维登进行密谈。帕拉通过他们给美国政府传递信息,要求美国对“西藏独立”事业给予“支持和援助”。

  1958年6月15日,恩珠仓?贡布扎西带着空投的两名藏籍美国特务和拉萨附近的部分叛乱武装,离开拉萨到山南地区的哲古宗(现属措美县),会合四川藏区经印度、锡金从亚东入境的一批叛乱分子,建立叛乱武装“根据地”。6月24日,恩珠仓召开有27股叛乱武装的大小首领参加的会议,成立所谓“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以下简称“卫教军”),作为“四水六岗”指挥下的武装部队,数量达3000人之多。“卫教军”由恩珠仓?贡布扎西任司令,甲马仓?桑培、夏格仓?朗加多吉、桑都仓?洛年扎等任副司令。叛乱武装总部通过美国特工阿塔、洛孜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建立了无线电通讯联系,并将“卫教军”成立的情况拍成影片带到国外交给美国中央情报局。不久,中央情报局就向叛乱武装三次空投军火、物资,还经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印度控制区从陆路运送260驮武器装备入藏。这样,山南地区就成为西藏叛乱武装的巢穴和根据地。

  1958年5、6月,在拉萨的川、青、滇、甘等地叛乱分子相继离开拉萨,向当雄、黑河、日喀则等地区流窜,胁迫群众参叛,扩大叛乱武装队伍。

  西藏地方政府对叛乱武装一直采取纵容、支持的态度。噶厦多次下令,要求各地积极为叛乱武装筹措粮秣,还在山南地区打开拉康、多宗等地的粮仓,给叛乱分子发放粮食,打开军械库为叛乱分子提供武器弹药,并听任其征收粮草,胁迫群众参加叛乱。藏军也以“成伙携枪逃跑”为借口,选派机枪手、号兵去山南,协助训练叛乱武装和直接参加叛乱活动。仅藏军第二团就以“逃跑”借口向叛乱武装输送了258人,充实“卫教军”。三大寺也允诺选派僧人参加“卫教军”。

  随着川、青、甘、滇和西藏局部地区武装叛乱的发生和发展,噶厦也暗地扩充藏军。1956年下半年,藏军第一团、第二团、第三团各增加250多人。1957年,第一、二、三、四团又各增加200多人。1958年,第五团又增加250多人。三年中总计新增藏军约2000人,比和平解放西藏后的1952年藏军实力增加了一倍。同时,大力改善藏军武器装备。这几个藏军的团共计增加山炮8门、迫击炮16门、掷弹筒22具、重机枪5挺、轻机枪124挺、冲锋枪298支、步枪625支。这是西藏地方政府为全面武装叛乱进行的军事力量准备。中共中央关于西藏局部叛乱的对策 

  针对西藏全区形势日趋紧张的情况,中共中央指示西藏工委、军区:本着加强民族团结的精神,对西藏当权的上层人士进行教育、争取,警告他们搞武装叛乱是对国家、对西藏、对人民的犯罪,要求他们认真负责地维持西藏地方治安,制止叛乱。还要求达赖责成噶厦切实负起西藏地区平息叛乱的责任。但是,西藏地方政府阳奉阴违,虚与应付。他们表面上承认叛乱是错误的,并于1958年7月2日先后向各基巧、宗、发布命令,给恩珠仓为首的叛乱武装发出信函,在拉萨市区张贴布告,明令“停止聚众集结之违法活动”;另一方面却暗中大力支持叛乱武装活动,给叛乱武装补充人员、武器,鼓励叛乱,企图以叛乱武装力量作为对抗中央的资本。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还就西藏反动分子在印度活动的问题,向印度政府提出交涉。1958年7月10日,中国外交部照会印度驻华大使馆,要求印度政府取缔在噶伦堡的美蒋特务和当地的特务以及西藏反动分子对西藏的颠覆活动。照会指出:逃亡到中国境外的西藏反动分子中,最主要的有嘉乐顿珠、夏格巴、洛桑坚赞、当才活佛、阿乐群则、鲁康娃等人。他们同美国和蒋介石的特务分子以及噶伦堡的当地的特务分子相勾结,经常在噶伦堡和噶伦堡以外的其他印度城市集会,策划对于西藏的破坏活动。他们不断向西藏派遣特务和破坏分子,同潜伏在西藏内部的反动分子取得联系。为了准备在西藏发动武装叛乱,他们曾经为此偷运武器、弹药进入西藏。照会最后说:中国政府深信,印度政府将本着它一贯地维护和平、反对侵略的政策,接受中国政府的要求,并且采取有效的措施。①

  1958年6月24日,毛泽东在批转青海省委《关于镇压叛乱问题的报告》的批语中指出:“西藏要准备对付那里的可能的全局叛乱”。“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鉴于西藏地区可能发生全面叛乱,中共中央于7月14日指示西藏工委:“你们应当对噶伦们表示严正的态度,告诉他们,他们对西藏地区的反动分子和从江东逃入西藏地区的叛乱分子采取纵容的立场是完全错误的。这些反动分子和叛乱分子,由于噶厦的纵容,认为有所恃而企图在西藏地区发动叛乱,把西藏地区搞烂,把达赖喇嘛和其他领导人员拖下水。西藏地区的反动分子,一方面与噶伦堡的叛国分子和江东的叛乱分子勾结一气,另一方面假借西藏地方政府的不明不白的纵容态度以为掩护,正在进行种种叛乱准备。他们的阴谋如果实现,那是同西藏地方政府这种不明不白的态度,实际上是纵容的态度分不开的。中央对于藏族地区的社会改革一向坚持和平改革的方针,而对于西藏地区,更把和平改革推迟到好几年以后。但是藏族的反动分子却是根本不要改革,永远不要改革”。“如果反动分子一定要武装叛乱,中央就一定坚决实行武装平息叛乱,同时根据藏族劳动人民的志愿,积极帮助他们进行解放自己的斗争”。②

  7月18日,张经武、张国华到罗布林卡会见达赖喇嘛,转达了中共中央的上述指示精神。达赖听后当即表示一定指示噶厦制止叛乱活动。但是,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无视中央的严正警告,变本加厉地支持叛乱活动。他们派出与康巴叛乱武装有密切联系的重要官员孜本朗赛林?班觉晋美,前往山南“卫教军”总部送去要叛乱武装停止活动的所谓“最后通牒”,但实际上并未采取任何制止叛乱的措施;而朗赛林?班觉晋美随即留在叛乱武装总部,担任了“卫教军”副司令,为叛乱武装出谋划策。

  在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反动统治集团的纵容支持下,叛乱武装于1958年7月21日在墨竹工卡宗格桑村以西的争莫寺,伏击解放军汽车团一辆运木料的汽车。这是在噶厦管辖区内武装叛乱行动的开始,是把西藏边远地区局部的武装叛乱扩展到西藏腹心地区的严重步骤。此后,叛乱武装多次围攻西藏各地党政机关,在主要公路干线上伏击解放军车队,攻打养路道班,抢劫运输物资。在昌都,武装叛乱扩展到大部分地区。

  这些叛乱分子,披着民族和宗教外衣,打起“卫教军”的旗号,欺骗和强迫群众参加叛乱,干尽了烧杀奸淫、掠夺财物、残害藏民群众、迫害爱国进步人士、亵渎佛教的勾当,甚至寺庙僧尼也难幸免。盘踞在浪卡子宗的叛乱头目在宗本的协同下,先是对桑顶寺不断进行骚扰打劫,由恩珠仓?贡布扎西写信进行威胁,后于1959年4月将该寺女活佛桑顶?多吉帕姆劫持去印度。①亚东东噶寺管家因抗拒叛乱分子抢劫,惨遭杀害。“卫教军”到岗巴宗,杀害了班禅堪厅派驻该地的宗本。在墨竹工卡县章多村有三个无辜群众被叛乱分子杀害,五人被砍伤。全县有84户群众被叛乱分子洗劫一空,连敬神的灯油、灯盏也被抢走。嘉黎县阿扎寺活佛及其管家叛乱后,不顾僧俗群众反对,劫走寺内金银珠宝。山南乃东宗的凯松卡是个仅有59户农奴的村庄。“卫教军”对这个村庄蹂躏达10个月之久。他们在村里设了个粮站,卡的农牧民家家被劫,共搜刮青稞1000多克,吃光了大部分面粉、清油和全部马草,牵走了所有较好的骡马,把村庄搞得一片凄凉。叛乱分子在乃东宗昌珠村奸污了绝大部分妇女。乃东宗一个名叫东达八扎的商人因不肯参加叛乱,被叛乱分子抓起来,他们杀死东达八扎,并强奸了他的妻子。乃东宗裁缝平措因大女儿德瑞仁珍参加革命工作,被叛乱分子剖腹掏心致死。穷结、白地、浪卡子等地屡屡发生叛乱分子强奸尼姑事件。那曲养护段纪路通林场的工人(原巴青宗牧民)布德因替养护段送信而被索宗绒布寺的叛乱首领剜去双目。叛乱分子残害人民的罪行,罄竹难书。叛乱分子的罪恶行径,激起了广大僧俗人民和上层爱国人士的极大愤慨,他们愤怒地谴责说:这哪里是“卫教军”,简直是“毁教军”。很多群众暗地里向各地党政机关和解放军控诉叛乱分子的罪行。有的群众主动为部队带路,对围攻党政机关的叛乱分子进行反击。浪卡子的岭溪群众自动组织起来抵抗叛乱分子的抢劫。

  叛乱分子的暴行,在西藏地方政府的档案中也有不少记载。据噶厦统计,截至1958年8月,噶厦共收到被害群众的告状案件70多起。一些地方官员也上书反映叛乱武装横行乡里的情况。山南的贡噶宗宗本给噶厦的报告中说:“本月28日从扎堆及羊卓地方来了200名康巴骑兵,强迫我们给准备住房、草料及用品等,为数甚大。”“百姓在受他们之苦。”

  在这种情况下,西藏工委、军区在对上层集团继续进行耐心教育和争取工作的同时,本着自卫原则,不得不使用部分兵力,平息直接威胁到“点”、“线”①安全的局部叛乱。

  7月24日,工委、军区就汽车团运输车辆遭受伏击一事向中央军委报告提出:“目前如不予以有力打击,此种情况将会继续发生,并会助长敌人的气焰”。报告建议,对拉萨至林芝一线在查明情况后,以适当兵力进行打击。28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8月2 日至17日,军区以驻拉萨之第一五五、第一五九团各一部兵力,对窜入拉萨至林芝公路两侧10公里以内的叛乱武装进行了清剿。这是军区部队在噶厦管辖范围内首次对叛乱武装采取的军事行动。由于叛乱武装迅速逃离公路线10公里以外,部队按规定未予追击。

  广大官兵对叛乱武装残害人民群众的罪行极为愤慨,纷纷要求上级批准予以坚决打击。但也发生了个别不坚定分子的叛逃事件。一五五团司令部炮兵主任(股长)姜华亭因与藏族妇女乱搞两性关系触犯军纪,在敌人诱逼下逃离部队,投入叛乱武装,背叛祖国。

  8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在京同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谈话时,对西藏的形势和应当采取的方针又作了重要指示。邓小平说:要巩固自己的阵地,维护交通。如果威胁交通,威胁你们,有把握的就打,没有把握的就不打;解放军不要轻易上阵,不要轻易把部队拿上去。

  此时,“卫教军”基本组建就绪。恩珠仓?贡布扎西派藏籍美国特务阿塔从山南返回印度,要求美国中央情报局空投支援。美国随即向山南哲古一带空投了武器弹药,计有:轻机枪20挺、迫击炮2门、步枪100支、手榴弹600枚、子弹近4万发。但他们认为这些武器还远远不能满足需要,还想夺取更多的武器装备。8月12日,恩珠仓?贡布扎西带领叛乱分子750余人、骡马近千匹,从山南哲古出发,在曲水以西之娘索渡口渡过雅鲁藏布江,北窜南木林宗。9月5日,该股叛乱武装进至甘丹青柯寺,取走噶厦军械库里的迫击炮6门、机枪10挺,冲锋枪17支、步枪340支、子弹10万发。15日,该股叛乱武装离开南木林宗企图取原路返回山南,于9月17日在乌郁宗(现南木林县乌郁乡)以东马所拉,伏击了西藏军区门诊部前往日喀则为部队体检的汽车,将16名医护人员全部残酷杀害。

  对此,军区不得不给予坚决打击,遂令驻拉萨的两个团各抽出一部,对恩珠仓部进行堵截。9月20日,第一五五团一、三营、第一五九团三营在尼木宗阻击该股叛乱武装,毙、伤和俘虏一部,其主力折向东北逃窜。第一五五团二营跟踪尾追了14个昼夜,追得叛乱分子人困马乏。10月9日,叛乱武装窜至墨竹工卡东北的旦竹松多,企图跨越川藏公路,南渡雅鲁藏布江返回山南。军区以第一五五团、第一五九团、炮兵第三○八团各一部兵力,由军区参谋长王亢① 现地指挥,围歼这股叛乱武装。

  王亢率领部队到达松多地区,在恩珠仓南窜必经之地根朗沟设伏。10日,叛乱武装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时,发现设伏部队,即展开战斗。其主力掉头向东北方向逃窜。第一五五团、第一五九团一营当即跟踪追击。13日,第一五五团在郭浪沟追上这股叛乱武装。第一营教导员王汉亭迅速指挥二、三连从左右两翼展开进攻,第三营营长杜效模亲自用重机枪向敌群射击,无后座力炮、迫击炮同时猛烈开火,当即毙、伤和俘虏一部。叛首恩珠仓?贡布扎西负重伤。这次战斗,共歼灭叛乱分子40余人。恩珠仓率残部向东逃窜,于10月27日到达边坝。 经过尼木、根朗沟、郭朗沟等几次平叛战斗,共毙、伤和俘虏叛乱武装分子500余人,缴获迫击炮1门、长短枪253支。解放军阵亡官兵134名、负伤111名。通过平叛,军区初步摸索了对叛乱武装作战的特点,锻炼了部队,积累了初步经验。

  在前藏地区打击叛乱武装的同时,昌都警备区在昌都南部地区也进行了局部平叛作战。 7月23日,昌都地区部队第一五七团、一五三团、一五六团、一五八团各一部,在警备区参谋长赵衍祥的指挥下,配合云南丽江军分区副司令员余辅坤所率边防部队,歼灭了从云南迪庆藏族地区窜入的桑树林、吉如松、董小狗部叛乱武装,支援了滇西北藏族地区的民主改革。9月20日至12月5日,由昌都警备区副司令员杨永恩指挥的警备区13个连的部队,在成都军区一个营的配合下,对宁静地区普巴本部展开围剿,经过数十次战斗,毙伤俘其大部,缴枪1100支,使昌南地区的局势得以暂时稳定。漏歼的叛首普巴本于第二年被击毙。

  这几次局部的小规模平叛战斗,对保点保线起了积极作用,但并没有遏止住正在发展的叛乱势头。

  10月11日,中共中央在分析西藏全区的形势后指出:“西藏和昌都地区的形势,有由局部性叛乱发展成全面性叛乱的可能,也有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继续像现在这样只是存在局部性叛乱的可能”。“但无论形势怎样发展,我们都必须在政治和军事各方面作充分的准备,以便在局部性叛乱发展成为全面性的叛乱时,坚决平息叛乱,彻底解放西藏的劳动人民。”在当前只是局部叛乱的情况下,应如何使用部队主动去消灭叛乱武装的问题,“应当按照中央9月10日指示的‘只在叛军直接威胁我军和主要交通线的时候才上马,而且要在有把握的时候才上马’的方针办事。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在军事上采取这样的方针,就更主动,更有利于巩固自己的阵地和最后消灭敌人。”① 西藏工委、西藏军区坚决执行中共中央的指示,在某一工作点被叛乱武装围攻时,只是坚守,没有再组织部队对叛乱武装实施主动进剿。这样作虽然不能制止局部叛乱的继续与扩大,但在军事上却处于主动地位。叛乱武装对藏族人民的抢劫、迫害、奸淫烧杀,进一步激化了西藏社会的各种矛盾,使人民群众逐渐看清了西藏上层反动分子打着民族、宗教的旗帜进行欺骗的面目,剥掉了他们企图用民族矛盾掩盖阶级矛盾的政治资本,进一步唤起了西藏人民长期被禁锢思想的觉醒。武装叛乱规模逐步扩大升级

  1958年秋冬,执迷不悟的西藏地方政府及上层反动统治集团,继续加紧策划和煽动各地叛乱的步伐,叛乱武装的气焰更加嚣张。

  10月22日,甲马仓?桑培的叛乱武装700余人攻击驻守泽当的山南地区工作队和驻军第一五五团九连。经过3日战斗,这股叛乱武装被九连击退。

  12月18日,叛乱武装在贡噶伏击第一五五团三营营长杜效模率一个连护送山南工作队副书记张增文和向泽当运送物资的车队。次日,又在扎囊伏击第一五五团从泽当来接应该车队的分队。叛乱武装的这两次伏击均得逞。第一五五团遭受重大损失,牺牲了副团长殷春和、营长杜效模以及原山南分工委副部长沈凤楼等军队、地方干部、工作人员共93人,负伤35人。

  西藏工委、军区总结近期叛乱武装行动特点,令各点部队保持高度戒备。驻拉萨和各地地方机关、企事业单位加强了必要的防卫措施,成立民兵组织,分别编成排、连、营、团,配备武器,构筑工事,储备粮弹,囤积柴草、饮水,随时准备进行自卫。

  达赖喇嘛在中央代表和西藏工委负责人的多次提醒和劝导下,于1958年11月2日在罗布林卡召集噶厦官员会议,就西藏地区发生的叛乱,讲述了中央对叛乱问题的方针以及噶厦应负的责任。达赖要求到会的全体噶伦、包括藏军马基在内的僧俗官员以及三大寺的全体堪布、堪苏等,拿出一个既能使中央谅解又能使康巴的叛乱武装(指“卫教军”)平息下去的办法,要求噶厦对平叛采取积极态度,认真负起平叛的责任。这次会议由于噶厦当权者漠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12月17日,中央驻西藏代理代表、军区政委谭冠三到罗布林卡会见达赖喇嘛,传达中央指示精神,肯定了达赖喇嘛要求噶厦对平叛采取积极态度的做法是正确的,并传达了中央希望达赖于1959年春赴京出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达赖当即向谭冠三表示,一定要去参加这次重要会议。

  12月5日至20日,噶厦在罗布林卡召开“仲孜会议”①。依照惯例,噶伦是不参加“仲孜会议”的。可是,这次会议却在噶伦索康?旺清格勒的主持下,以传达达赖喇嘛的训示、研究平叛措施为名,实际上开成了一个组织动员全面武装叛乱的会议。分裂主义分子在会上狂噪:“为了宗教和民族,要与中央战斗到底”,坚决实现“西藏独立”。藏军代表发誓要为维护西藏政教制度而牺牲。索康公开反对达赖喇嘛去北京出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做出决定:“要把达赖喇嘛请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同他们(中央)战斗”。

  1959年1月22日,毛泽东指出:“在西藏地区,现在及今后几年内,是敌我双方争夺群众和锻炼武装能力的时间。几年之后,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后,总要来一次总决战,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西藏统治者原有兵力很弱,现在他们有了一支斗志较强的万人叛乱武装,这是我们的严重敌人。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有可能最后用战争解决问题。但是(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这两件事,都要在我军同叛乱武装的斗争中予以完成。”①这是中央如何对待西藏武装叛乱问题的一个重要批示。进入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活动更加猖獗,已发展到对远离中心区的、驻军较少的波密、丁青、泽当等地工作点的大规模围攻。窜至边坝的叛乱首领恩珠仓?贡布扎西于1958年11月初以后召集边坝、洛隆、硕般多、沙丁、八宿等几个宗的寺庙上层和头人开会,鼓噪“西藏自三世法王以来就是独立的”,“我们吃糌粑的人,要团结起来”。②他还要求到会者人人宣誓,每一个宗出一二百人,由他带着去打解放军。

  1959年1月4日拂晓,恩珠仓?贡布扎西带着硕般多、边坝、洛隆等地被胁迫参加叛乱的人,以及波密地区松宗叛首蔡刀等部共计1600余人,突然向中共扎木中心县委发动攻击。中心县委副书记孟宪民带领县委机关工作人员和第一五八团1个加强排共60人英勇奋战,连续击退叛乱武装的3次进攻,保卫了县委机关的安全,一直坚守战斗到1月24日,第一五七团一、二营由昌都、第一五九团一营由拉萨前来增援而解围。恩珠仓?贡布扎西率部窜入八宿,取走了95支步枪和50箱子弹,继续指挥叛乱。

  在此同时,丁青头人、昌都解委会第一办事处科长呷日本率叛乱武装800余人,于1月24日突然向丁青中心县委和守备分队第一五八团二连发起攻击。中心县委副书记王正廷、李茂斋组织指挥二连和县委工作人员固守县委大院。呷日本迫使该地区所有大小头人全部叛乱,使叛乱武装迅速增至3000余人,将县委大院长期围困,并切断水源。围困历时90多天,直到4月中旬,昌都地区全面开始平叛后,叛乱武装才撤离。

  扎木、丁青党政机关和驻军分队在敌众己寡的形势下顽强坚守,受到了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的通报表扬。

  1月25日,甲马仓?桑培率2000多名叛乱武装,再次围攻中共山南党的机关和驻军,并于2月8日和18日发起两次猛烈攻击。山南工作队负责人王运祥指挥机关工作人员和第一五五团三营击退了进攻的叛乱武装,社会部副部长赵克俭、财经部副部长王一平等汉、藏族干部以及解放军战士数十人光荣牺牲。但大家英勇战斗,顽强坚守泽当达74天之久。 这个时期,许多藏族群众和爱国上层人士已经和共产党、解放军站在一起,肩并肩地同叛乱武装作斗争。在叛乱武装包围扎木中心县委的前夕,波密许木宗头人江村、普救寺代表扎西群培、活佛饶赛、民间艺人旺姆等人都搬进了县委大院,同解放军和地方干部职工一道参加了扎木保卫战。战前,群众纷纷前来县委报信;战中,白玛扎西等人深入到叛乱武装巢穴,侦察情况;当叛乱武装以迫击炮轰击县委时,江村头人的家人举枪将该炮手击毙。“卫教军”包围泽当山南分工委驻地期间,爱国人士噶炯?次仁顿珠一家四口与分工委机关干部和解放军官兵生活在一起,同生死共患难,一直坚持到平叛大军来到泽当。叛乱武装围攻丁青时,当地党政机关藏汉族干部都拿起武器进行自卫,比如的千户、昌都解委会成员达珠本就一直住在丁青解委会院里。他给群众宣传:“叛乱是没有出路的”。叛乱武装进攻索宗时,机关人员和公路道班藏族职工都拿起武器,配合解放军作战。这些情况说明,经过八年深入地开展上层统战工作和影响群众工作,共产党、解放军已经深深地扎根于西藏人民之中,并预示着西藏的全面武装叛乱必然彻底失败。

  2月初,拉萨传召期间,西藏地方政府又在拉萨制造了一连串的挑衅事件。他们指使藏军在大街上绑架青藏公路管理局的两名汉族工人,由达赖姐夫、藏军第一团(即达赖警卫团)代本彭措扎西进行非法审讯,随即制造“汉人行刺达赖,凶手被当场抓获”的离奇谣言,蛊惑人心。传召的最后一天,他们取消了达赖对僧众讲经的惯例,并造谣说,贸易公司楼上架有机枪,正对着讲经台,要谋害达赖。藏军还企图对贸易公司进行搜查,蓄意制造紧张局势。在整个传召期间,分裂主义分子散发大量传单,反对《十七条协议》,叫嚣“西藏独立”,加紧制造全面叛乱的舆论。

  从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到“六年不改” 方针的实施,西藏进入了一个斗争更加复杂尖锐的时期。“六年不改”方针得到了西藏爱国人士的拥护,上层中的不安情绪有所缓和。但是,上层反动集团策动的叛乱活动正在不断扩大,并迅速波及广大农牧区。到1958年底,全区叛乱武装已发展到2.3万多人,仅拉萨市区的叛乱武装就有7000多人。市区居民家中,几乎都涌进了叛乱分子。叛乱分子控制了拉萨的制高点,在主要街口要道构筑工事,布置了岗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他们在西藏进行全面武装叛乱并取胜的时机已经到来。

  尽管中国共产党在西藏民主革命中采取了温和、慎重和尽可能照顾上层利益的作法,但为了解放陷于水深火热的百万农奴,最终不能不触及到封建农奴主阶级的根本利益。反动的封建农奴主们是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当他们还掌握着政权、军权,还可以打着宗教、民族旗帜欺骗人民的时候,最后的挣扎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为着永远保持其“美妙”的封建农奴社会制度,不惜孤注一掷,悍然发动全面武装叛乱。

(责任编辑:董湘(实习))
相关专题
· 解放西藏史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24小时
热点关键词
专题推荐>>>>

西藏民主改革50年展览  民主改革废除了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开创了西藏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

每天学藏语
·汉语意思:电话 藏语发音:喀吧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