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白瑞雪:寻找香格里拉
新华社记者  白瑞雪
2010年05月21日17:20  来源:人民网-中国西藏网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接到采访任务奔赴迪庆,是在春寒料峭的二月。迎着梅里雪山吹来的风,我和我的同事们爬上烈士陵园的小山坡,向着静静躺在这里的龚曲此里深深地鞠躬。

  墓碑上没有照片,只有一颗鲜艳的红星。正前方那片宁静的高原,就是全世界各种文字都曾描绘过的美丽的香格里拉。

  一年前的2月8日,正是在我们祭拜烈士的那条路上,在仅有4万人口的香格里拉小城,汽车停止行驶,商家中断营业,来自13个民族的两万多人为龚曲此里送行。蜿蜒几公里的送葬队伍中有军人,有僧侣,有他曾帮助过的人们,更多的,还是与他素不相识的老百姓。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为这位藏族军人的离去而恸哭?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人们不约而同地,把他称为“穿军装的菩萨”?带着凝重的问号,我们踏上了寻访之旅。

  位于澜沧江畔的德钦县佛山乡纳古村,是龚曲此里生命的起点。1970年冬天,就是在这个与西藏一江之隔的小山村里,龚曲此里参军入伍。父母打心眼里高兴:儿子终于走出了祖祖辈辈生活的穷山沟。没想到,15年后,当龚曲此里可以到海拔更低、气候更温暖的省城安家,他却回到了高原。在此后的24年里,面对一次又一次调离高原的机会,他做出的,仍然是同一个选择。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一双儿女留在了高原。

  2008年3月,同样是在这个小山村,龚曲此里刚刚赶回家为母亲奔丧,就得知拉萨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按照家乡的风俗,守灵最短也要7天7夜。更何况,龚曲此里是母亲一生最为疼爱的孩子。就在临终前,老人还一遍遍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却不让家人打电话——不要告诉龚曲了,到明天,我这病说不定就好了。天平的一端是龚曲此里深爱的亲人,另一端是他必赴的使命。龚曲此里双膝跪下,向着阿妈的遗体磕了三个头,随即赶回工作岗位,深入群众做维稳工作……

  那天,我们的采访车刚驶出纳古村,就遇到了塌方。大大小小的石块从车头前方掠过,轰隆隆地滚进了江水中。凝视着这条一面是悬崖、一面是深渊的路,我多想问问龚曲此里,在那个披星戴月的清晨,他是如何怀着难言的悲,离开需要他的家,奔向另一个更需要他的地方?我更想问问他,多少年来,他是怎样在这些危险重重的小路以及更多没有路的路上,走遍了迪庆的每一个乡镇,丈量了高原的每一寸土地?

  刹那间,龚曲此里曾对吉心梅说过的那句话,跃入我的脑海——

  “一个人心里只要有阳光,在哪里都不会觉得苦;心里只要有爱,就要把爱传递给更多的人。”是的,正是爱。只有大爱的人,才能这般心底无私,才能这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这份爱,是军人爱党忠诚、爱民为民、爱岗敬业而发自内心的对党和人民的真爱。

  他的爱,像高原的天地一样博大而旷远。在龚曲此里的家里,我们看到,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至今用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冰箱和电视机。然而,一旦听说有人需要帮助,他会毫不犹豫送去全家存了好久的旅游经费、甚至是准备为母亲买棺木的钱。他的妻子说,龚曲此里就像电视剧里的“石光荣”,有些霸道,有些固执。当家人忍不住责怪他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他会反问说,如果有困难的是你,没人愿意帮忙的话,你该怎么办?

  他的爱,像高原的阳光一样明媚而清澈。这些年来,每一个遇到龚曲此里的贫困孩子,都因为他而重返校园。直到龚曲此里去世,他的儿子龚建平才得知,这些年从未参加过亲生儿女家长会、从没在家里吃过年夜饭的父亲,会特意穿上军装去学校看望他资助的孩子们;从生病到去世没有喊过一声痛的父亲,会常常为贫困群众的疾苦心疼落泪……

  他的爱,像高原汉子的性格一样,至刚而又至柔。在抗击冰雪灾害的2008年初春,当他发现几名留守战士吃的是方便面,立即让妻子每天顶着风雪送去热腾腾的酥油茶和糌粑。排除哑弹,他会让别人躲开:“我是指挥员,危险时刻,哪能让我的部属去冒险?”

  在军分区,在纳帕海边,在龚曲此里生命中的每一个驿站,来自汉族、藏族、彝族、纳西族、傈僳族的官兵和群众,向我讲述着他们记忆中的龚曲此里。帮困难户盖房子,手把手地教村民种植葡萄和蔬菜,拖着病体转移被洪水围困的群众……爱的故事,讲也讲不完。

  “龚曲此里”——我记住了他的藏语发音。这个优美的音节,伴着采访对象的泪水与笑容,写进了我的心里。

  作为一名军事记者,与优秀的中国军人对话,是一件最惬意的事。然而,斯人已逝,与龚曲此里从未谋面的我们,不得不从人们点点滴滴的回忆里、从他留下的日记里,还原那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藏族军人。每一次的还原,都让我们感动、震撼而又心痛——老天怎么舍得让他这样匆匆离开?

  采访中的一幕,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天,途经奔子栏镇的书松村,我们拜访了65岁的藏族老人次忠里。这是一位聋哑人,膝下无儿无女。过去十几年里,龚曲此里每次经过这里,总要陪他坐一坐,为他捎来衣物和米面。像这样的穷朋友,龚曲此里结识了200多位。当我们走进小院,老人步履蹒跚地迎了上来。很快,我发现,他的笑容越过了我们,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快速地跳跃。显然,他在寻找那张熟悉的面孔。直到村干部用手语告诉他,龚曲司令这些日子太忙、不能来看他了,老人才安静地坐了下来。

  就在这一刻,就是这个善意的谎言,让几天来淤积在我心里的痛惜,突然释怀。其实,龚曲此里并没有离开。他的名字,依然是刻在高原各族人民心中的一方高地,让人安心,让人温暖;他的力量,正在更多的金珠玛米和高原群众中传递、延续;他的爱山高水长,一如香格里拉不老的蓝天,不倒的雪山,不枯的花海。

  人们都说,走进香格里拉,就到了天堂。在这里,雪山与湖泊相映,草甸与花海共荣,经幡与国旗共同构成了雪山下最美的色彩;在这里,多种宗教、多元文化并肩延续千年,13个民族亲如兄弟,不断丰富着香格里拉文化的内涵。

  这和谐的人间风景让我顿悟,香格里拉之美,美在和谐。从放牛娃到少数民族副司令,和谐,是龚曲此里成长路上最为丰厚的滋养;从澜沧江畔到金沙江边,和谐,是龚曲此里穷其一生的追求。他深深地爱着这片和谐的土地,并为之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在追寻绿色的这些年里,我到过喀喇昆仑,到过西藏那曲,到过青海玉树。每一回刚走下高原,我就开始期盼下一次的重逢。我问自己,在那片土地上,究竟是什么吸引着我?

  ——是他们,那些守护高原的人们,那些写满大爱的美丽心灵。在那没有高楼、没有霓虹灯、甚至没有绿色的高原上,孔繁森、龚曲此里以及更多的共产党人选择了同样的坚守。植物可以逐水而生,动物可以选择在阳光和氧气充足的地方栖息。然而,即使在最荒芜的天边,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不可离弃的神圣疆域;即使在最偏远的山村,老百姓的冷暖永远是共产党人最重的挂牵。他们用青春和生命凝聚而成的爱,就是高原社会发展、民族团结、政通人和的不竭源泉!

  藏传佛教的经文里,“香格里拉”是一个和平宁静的理想国。它仅仅是传说中的乐土,还是某个真实存在的地方?多少年来,人们苦苦寻找。在追寻龚曲此里人生故事的路上,我渐渐明白,香格里拉不仅仅是一个城市一方山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这样一片梦一般的净土。那是真善美的故乡,那是爱的家园!

  ——这份爱,因为纯净而崇高,因为无私而永恒。

  



  雪山赤子大爱存天地——龚曲此里先进事迹报告会侧记

  齐扎拉:生前留口碑 身后树丰碑

  刘云宏:他时刻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

  龚建平:阿爸,我们为您骄傲

  吉心梅:谆谆教诲 无尽追思

  

(责任编辑:汪东亚)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