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娘容辖:名噪一时的“私立学校”
2009年08月17日13:33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娘容辖的入口处显得狭长幽深。
娘容辖的入口处显得狭长幽深。

  位于玛吉阿米的东侧、八廓街东孜苏路81号的老大院叫“娘容辖”。这座年代久远的藏式楼房里住着数十户藏族居民,这里是拉萨市文物管理局1988年登记、挂牌的92处“拉萨古建筑保护院”之一,这座建筑占地300平方米,是曾名噪一时的“娘容辖私塾”旧址。

  结构:呈“日”字型

  清晨,八廓街上的商贩们正在忙碌地往自家店铺上添置货物。娘容辖入口处的巷道狭长幽深,墙上斑驳的七彩光点是门外货摊上的人造水晶折射太阳光而成。院子里没什么声响,除了这些七彩光斑来回闪烁,娘容辖静谧得就像一座古旧的城堡。

  与之前在八廓街上采访的很多老大院相同,娘容辖的大门隐藏在拥挤的货摊之后,而与之不同的是,进门处那条幽深的巷子着实有些深长,宽约1.5米,长10余米。一眼望去,便知道娘容辖的整体结构呈一个“日”字,上、中、下以及左右共计五栋住房,而这些住房目前都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阿妈家所有,其余人家均为租住户,他们大都在八廓街附近有着自己的生意。

  既呈“日”字型,说明娘容辖在结构上应该有两个宽敞的天井。但当我走进娘容辖时,第一个天井却因为连着老墙加盖了一小幢二层小楼,显得有些拥挤,小楼用木板和铁皮构成,早晨时分,楼上房门紧闭,不知这个狭窄而简易的“房子”里面究竟承载了多少人的重量。院子中唯一一口水井便在这个天井中,这是数十户租住户的唯一水源。我两次来到这里,都看到两位阿佳正在用塑料桶接水,有时候还需排队,一个塑料桶一次大概只能接10升水,每天,她们都一次次地将水提上楼,又一次次地拎着桶下来取水。

  第二个天井原本就很窄,此处是公共厕所的所在,厕所外放着一个超大的铁皮桶,为冲厕之用,我清晨到达这里,一条来向不明的长管子正在往铁皮桶里放水,估计一桶水刚好够用一天。

  历史:规模最大的私塾

  尽管目前显得有些凌乱,但它的前身可是近代西藏著名的私人学馆——娘容辖私塾,是20世纪30年代由西藏著名的医学家和民间教育家仁增班觉创办的。索穷编著的《拉萨老城区八廓游中国藏学版》中对这段历史有记录:

  仁增班觉是尼木县人,出生于藏医家庭,从18岁起就在拉萨跟十三世达赖的御医欧席·强巴土旺学习藏医。出师后,渐有名气,于1929年始办私塾。他把家搬到娘容辖大院东幢,在那里开办私塾和诊所。楼下是课堂,楼上是诊所,楼顶上晒药。他的事业从这里走向兴盛。

  和平解放前的西藏教育是寺院教育、官办教育和私塾教育三足并立的格局。私塾教育又有家塾和私人学馆之分。前者是领主、贵族、官员或富商聘请有学问的老师在自己家中为子女授课,后者则是设立在主要城镇的私立学校。1959年以前,拉萨有大小十多家私塾,主要有达布林私塾、电报局私塾、娘容辖私塾,而娘容辖私塾规模最大、名气最响。

  鼎盛时期的娘容辖私塾有四个年级,200多名学生,学校教学以藏文书法为主,摹本是藏族传统文学名著《萨迦格言》等,到高年级教授文法、筹算等。

  所谓“筹算”,实际上是珠算的雏形,用小石子、小贝壳作筹码计数。娘容辖私塾的特色教学是学习地方政府通告、契约等应用文体的写作。

  学校每月23日、28日进行会考。考试成绩公布后,学生按照分数高低排队,由高分者依次向低分者鼓起的腮帮子上弹竹签作为惩罚。但低分者也有撒气的对象,即用竹签抽打挂在立柱上的一块生牛皮,以求得到心理平衡。

  解放后,政府在原“娘容辖诊所”的基础上创建了八廓街藏医院,娘容辖的后代多被安置在这里工作,现在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还在行医。

  租住民:喜欢说“一点一点”的扎西

  站在娘容辖的天井里,遥想当年私塾中的热闹景象,仿佛立刻就有琅琅的读书声从各个窗口传来。但如今的娘容辖在八廓街的熙来攘往中变得沉默,犹如一位年迈的老人,悠闲地坐在墙角,静观世态之变。唯独这里的租住户,还为这座老大院带来或者说增添了一丝市井气息。

  扎西一家即是例证。当我想通过他家走上房顶看看时,扎西的妻子曲吉显得很惊慌,她支支吾吾和丈夫说着什么,看样子是不让我上去,扎西解释说:“这个不去嘛,上去的话,楼上下雨,这里一点一点出来嘛。”扎西指着房顶,他很喜欢说“一点一点”。

  “现在生意一点一点没有。”

  扎西家在曲水,在拉萨做“乙普”(藏语音译,指用羊毛、羊皮做的衣服),现在为夏秋季节,他的生意不多,他说:“11、12号生意有嘛。”“号”应该是“月”才对。

  从2003年搬到娘容辖,住在这里已经6年了,6年间,每个月扎西都要交纳150元租金,大概30平方米的房子,进门处被他隔出一片做“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台缝纫机。

  “曲吉做‘乙普’,您去卖?”我问。

  “不,她照顾两个小孩,我缝我剪我造,我造‘乙普’。”扎西把做乙普说成“造乙普”,一个“造”字仿佛能为他带来不小的成就感。

  我问他八廓街上是否也有属于他的货摊,他摇头说:“我这里一点一点做,他们卖完了就到这里买。”没想到,那个狭窄的“办公室”里还诞生了一位批发商呢。

  我又问扎西这里总共住了多少户人家,曲吉似乎听明白了,赶紧掰起指头算起来,“吉,尼,松,西(藏语音译,意思是1、2、3、4)……五个。”她斩钉截铁地说。

  五个?怎么可能?

  于是扎西又扬起手补充说明,“上面一个,中间一个,我们这个,这边这个,那边那个。”原来他们是在说这座老宅总共由五栋组成。

  看着他俩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曲吉并不明白我笑什么,只是愣愣地盯着我看,倒是扎西,以为我对他们的答案很满意,自顾自地抽起鼻烟来。

  “住在这里舒服吗?”

  “住这里好不好?”见扎西不明白,我又补充了一下。

  “好。”

  “为什么?”

  “我在这里卖‘乙普’,能一点一点去八廓街,马上马上过来嘛。”(文/记者 沈未兰 图/实习记者 卢明文)

  来源:西藏商报

娘容辖的大门就隐藏在热闹的货摊后面。
娘容辖的大门就隐藏在热闹的货摊后面。
淘米、洗菜、洗衣服……院内居民的所有用水都来自这口井。
淘米、洗菜、洗衣服……院内居民的所有用水都来自这口井。
(责任编辑:常雪梅)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