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他们创造了“西藏班现象”
肖静芳
2010年04月23日09:44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4月15日起,2010年内地西藏初中班招生报名工作开始。在这里,我们要关注一所创造了“西藏班现象”的学校——合肥市第三十五中学。

  这所远离城区的非重点中学,没有雄厚师资,没有美丽校园,但不到9年,培养的西藏学生却连续5年中考在全国名列前茅,令教育部和藏族家长们称奇。

  “洼地”里铸就辉煌

  提起合肥三十五中,很多合肥人都摇头表示不知——这所离“名校”名头甚远的普通中学位于城郊,几年前从合肥市里乘车到学校要1个多钟头,现在也要半个小时。

  “那时的校舍只有几栋平房,周围全是农田和村庄。”赵峰回忆道。2001年,年仅22岁的赵峰从安徽师大毕业后到合肥三十五中,成为第一批因接受“特殊任务”而受聘在此工作的大学生。

  这个“特殊任务”,就是执教西藏班。2001年,因教育布局调整,原来设在安徽省重点中学合肥六中的西藏初中班被整体迁至三十五中。

  从城区到郊区,从重点中学到普通中学,从设施齐全的校园到破烂不堪的校舍,西藏班孩子的家长一时间无法接受。他们纷纷向教育部反映情况,要求上面“给个说法”。

  合肥三十五中副校长杨荣胜还记得当初的艰难和压力——校园的基础建设、师资建设刚刚起步,家长们的不信任如潮水压顶。2002年,由西藏教育厅组织人员成立考察组,到三十五中驻点1个月,详细考察学校的办学状况。

  1个月的“大考”,三十五中顺利过关。像赵峰这样的一批年轻老师虽然尚欠教学经验,但他们与学生同吃同住,对学生呵护备至,让督查组成员没有理由相信西藏班办不好。回到西藏后,再有家长反映情况,他们都如实回答:三十五中的基础条件是不好,但正在积极改善,而老师们尽职尽责,可以担负起培养西藏学生的重任。

  2005年6月,合肥三十五中自己培养的第一批西藏班初中生(含预科培养,共4年)参加了全国西藏班统一中考。老师们紧张不安,而比他们更紧张的是学生家长——在这么一所“农村学校”读了4年的孩子,还怎么与其他重点中学培养的西藏班学生竞争啊?

  考试结果却让所有家长大喜过望:在全国20个设有西藏初中班的学校中,合肥三十五中的总成绩排名第三!有的家长甚至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要求教育部门重新核算成绩。就在那时,西藏自治区教育厅专门给安徽省教育厅发来了贺电。

  2006年中考,三十五中又获得第三名;2007年获第一名,2008年获第一名……连续5年成绩名列前茅,合肥三十五中西藏班创造了令教育部和家长们称奇的“西藏班现象”。为此,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号召全国西藏班教师到合肥三十五中考察“取经”。

  “代理父母”的苦与乐

  叠得方方正正的被子,摆得整整齐齐的书籍,扫得干干静静的地面,每件衣服都有序叠放在衣柜里……如果不是床头的装饰物,很难想象这是十三四岁孩子的宿舍。

  合肥三十五中西藏班8个班350多名学生的宿舍,不管男生女生,每间都是这样。成功始于良好的习惯,而培养西藏班孩子的好习惯,却非一朝一夕之功。

  副校长杨荣胜说,最难的是头几年。孩子们从高原上来,有的家在偏远牧区,没有洗衣服、洗澡、晾晒衣物的习惯,席地而坐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有个别孩子会随地大小便。

  老师们得从最细小的洗脸、刷牙、铺床叠被教起。为此,每位老师都“认领”了八九个孩子,成为孩子们的“代理家长”。

  “就拿洗衣服来说吧,老师会教我放多少洗衣粉、泡多长时间。”12岁的格央说。

  “代理家长”整天和孩子们在一起,不仅提高他们生活自理的能力,也给他们课后“开小灶”。大多数藏族孩子学数学吃力,学英语更是费劲,加之汉语不流畅,需要记忆的东西很多,老师们课后总是要花更多的时间陪孩子们反复训练。

  “学生们说我是只啄木鸟,改作文时找错别字就像找虫子一样。”赵峰笑着说。由于刚进校,藏族学生的汉语只相当于汉族学生小学三四年级的水平,老师们批改四五十本作文是十分辛苦的事。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西藏班学生毕业时,汉语水平大多能达到同龄汉族孩子的水平。

  为了丰富孩子们的课余生活,学校发掘藏族孩子能歌善舞的特长,成立了格桑花艺术团,100多名孩子加入其中。艺术团的指导老师王赟是孩子们的最爱,他懂藏语,懂藏族音乐,还编排了很多藏族歌舞节目,让孩子们在一次次参加省、市的文艺演出中获得快乐与自信。

  “我的父亲是援藏干部,我在西藏待到读高一。现在,我又带这些藏族孩子,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与西藏有着不解之缘。”王赟说。说这话时,他用手抵着自己的左肋。不久前,他两根左肋骨被摔断。但是,为了不耽误孩子们一周仅有一次的音乐课,他坚持到学校上课。

  其实,作为安徽省音乐家协会的常务理事,王赟有好多次机会调到市里的重点中学,但他都放弃了。他说,藏族孩子有文艺天赋,自己最欣慰的事莫过于培养的学生在进入高中、大学后成为文艺骨干。直到今天,他对他的得意门生仍念兹在兹。

  一切源于爱

  带西藏班8年多来,赵峰没有一个春节是与家人一起过的,尽管他的老家离合肥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赵峰记得,他刚到学校时,几个年轻老师住一间平房,紧挨着学生宿舍,学生有什么事,他们马上就能知道。后来老师多了,20多个老师就挤在一间大教室里,一直住到2008年。

  那时,赵峰最担心的是孩子们生病,因为自己还是个毛头小伙儿,不太会照顾人。2003年的一个冬夜,一个女孩生病吐出血来,吓得他赶紧向校长报告。校长范德标一听,急得连袜子都没穿,光脚穿上鞋就从家里跑出来。由于学校偏远,怕120救护车找不到路,赵峰连忙跑到路口去等救护车,而范校长怕耽搁时间,和几个老师摸黑将小女孩一直背到路口,送到医院。

  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回。学生生病住院了,总是老师们来轮流陪护照料,以至医院的医生都被感动了:这些老师对学生好得很哪!

  “孩子们在合肥一呆就是4年,中途不能回家,在这里我们就是父母啊。”副校长杨荣胜感慨地说。

  正是为了这“父母”的责任,包括赵峰在内的很多老师都把婚期一推再推,他们平均30岁才结婚,而且基本没有婚假;正是为了这“父母”的责任,他们每个春节都陪在孩子们身边,虽然看着漫天的烟花也会有些伤感,但他们并不后悔。

  范德标校长,33岁时作为最年轻的校长接手西藏班,仅仅几年间,他的头发基本上全白了。

  老师们点点滴滴的付出,孩子们都铭记在心里。在三十五中,带西藏班的老师有汉族班老师享受不到的待遇:每天早晨,孩子们会把他们的办公桌擦得干干静静,帮他们把教案拿到讲台上;食堂里,只要看到老师吃饭,他们马上去给老师盛汤,有时一端就是四五碗;下晚自习后,他们会叮嘱走夜路回家的老师:慢点走、小心点……

  2007年,赵峰去了趟西藏。下火车时正是夕阳西下,他看到学生家长们在余晖中整齐地列着队,手捧着哈达与酥油茶,热切而恭敬地迎接他,他们中有的甚至是骑马赶来的。他说,那一刻,他感到了将军般的光荣与自豪。

(责任编辑:常雪梅)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