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天路”铁军——武警交通八支队投身西部大开发纪实
记者 苏银成
2010年06月04日07:5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天边边有条路,新疆和西藏各族人民称它为“铺在云端的路”。

  天边边有支高原兵,他们用汗水和智慧、牺牲和奉献守护着祖国西部大动脉的畅通。

  这支部队就是武警交通八支队。他们先后被国家交通部和西藏自治区评为“交通战备先进单位”、“养护保通先进单位”、“民族团结先进单位”和“双拥工作先进单位”,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武警部队评为“支援西部大开发先进单位”,荣立集体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被边疆各族人民称为“西部大开发的护路铁军”。

  攻克17项世界高原公路养护难题,促进当地经济增长4倍——

  他们用汗水和智慧筑起了西部边疆各族人民的发展路

  新藏公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冰山公路,北起新疆叶城县,南止珠穆朗玛峰山下的西藏拉孜县,全长2000多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新疆、西藏边疆地区经济发展和各族群众安居乐业的交通命脉。

  八支队担负养护的界山大坂至萨嘎1375公里的公路,有900公里处于平均海拔4600多米的永冻地带,横跨3大水系、8座高山,穿越500多公里的无人区,是新藏公路海拔最高、环境最恶劣、地质最复杂、养护最艰巨的路段,人称“世界公路病害百科全书”。

  2002年4月,八支队奉命,翻越10多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达坂、21道冰河险滩,经过18个昼夜开进阿里高原,担负起新藏公路的养护保通任务。

  界山达坂路段高原冻土翻浆一直是困扰养护保通的瓶颈。为了攻克这道难题,重庆交通大学毕业的支队总工程师郭枝明领衔技术攻关小组,为每一处公路病害“巡诊问切”。

  工程师何进大学毕业时,放弃了留在重庆的机会,选择了阿里高原。在女朋友的强烈催促下,他几次递交了转业报告。一次死亡经历却把他的心留在了无人区。

  那年他和另外一名技术员从“死人沟”返回营地时,雪越下越大,汽车抛了锚。天色渐渐黑了,野狼的叫声此起彼伏,让人毛骨悚然。他们躲进车里,把大衣里的棉花掏出来,用火点着往车外扔,以此与狼群展开拉锯战,终因精疲力竭,冻僵在驾驶室。

  路过的牧民罗布把他们背回家,用雪坨子搓脚,放在心窝里暖,整整三天三夜,何进才恢复知觉。面对何进的感激,罗布却说:“是武警给我们修好了致富路,这是我应该做的。”老藏民殷切期盼深深刺痛了何进的心:“一定要把路修好、养护好,让沿线群众早日富起来!”

  8年里,八支队在千里新藏线积极开展技术革新,研究探索出高原路基通风、保温材料应用等17项科研成果,义务修筑乡村道路260多公里,使养护的路段好路率从过去的零提高到62.3%。过去只能7、8两个月正常通车,现在已实现全年畅通。

  据阿里地区行署统计,与8年前相比,新藏公路行车时速平均提高40公里,日均车流量增长5倍,各类交通事故降低76%,新疆叶城到西藏阿里的运费增幅同比降低55%,货运总量增加4倍,工业生产总值增加3倍,阿里地区GDP增长4倍,人均收入翻了一番。

  抢险救灾3000多次,出资200多万元帮助群众发展生产和教育——

  他们用真情和挚爱筑起了西部边疆各族人民的幸福路

  新藏公路高原恶劣的地理环境,频发的自然灾害,经常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武警交通二总队政治委员张国华说:“保护新藏公路沿线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就是保护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建设成果,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2009年10月6日,普兰县地域突降大雪,贡孜村53户210多人、1000多头牛羊在转移途中被困两昼夜。八支队迅疾组织36名官兵、10台机械车辆,沿着崎岖的道路,顶风冒雪赶到封堵路段,经昼夜奋战,打通了一条60公里生命通道。

  半夜里,官兵们又听说有3户牧民被困在40公里外的山沟里,代理大队长李孔明带领官兵,不顾饥饿、严寒、疲劳,边开路边搜寻,在次日凌晨2点,终于找到了被困的17位牧民。获救牧民边鞠躬边说:“金珠玛米亚古都!(感谢亲人解放军)”。

  叶城县拜西热可乡维族老汉买买提一家三代13口人,主要靠种植庄稼、果树和圈养牛羊为生,经济条件十分艰苦。八支队四级士官徐华彬得知后,就与几个战友一道,经常帮助他家翻地、料理果树,有时还捐款相助。每到此时,买买提都双手伸出大拇指,表示“我们维族汉族一家亲”。

  8年里,他们先后参加抢险救援3000多次,抢救遇险和被困车辆2400多辆,解救遇险和被困群众7200多人。他们还积极开展助民爱民活动,先后拿出200多万元帮助群众发展生产;同沿线9所学校建立共建关系,为中小学捐款20多万元,资助160多名学生上学;组织医疗小分队巡诊送药400多次,救治各族群众1300多人。

  闯“鬼门关”、跨“死人沟”,40%官兵患高原疾病,4名官兵英勇献身——

  他们用牺牲和奉献筑起了党和西部边疆各族人民的连心路

  在这条平均海拔4600米、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一半的高原公路上,人躺着不动心肺负荷量就相当于在内地负重45公斤,随时面临高原肺水肿和脑水肿等疾病的生死考验。

  2008年冬天,支队政委张智双到海拔5100多米的喀喇昆仑山路段进行道路勘查,途经“死人沟”时汽车滑进1米多深的雪沟里。“死人沟”山高路险,氧气稀薄,最低温度零下40多摄氏度,过去常有人因汽车抛锚被活活冻死。

  张智双和司机被困已20多个小时,夜里用火把打退雪狼的多次攻击。第二天中午,他俩被冻得快要支撑不住时,被赶来的战友从“死人沟”里救了出来。

  八支队在担负新藏公路养护保通任务中,先后有4名官兵光荣牺牲,12人致残,40%的官兵患上了高原疾病。保障中队二班班长黄帅,新婚不久,在被称为“鬼门关”的海拔5200多米的黑卡孜达坂上执勤时,他因劳累过度引发严重脑水肿,献出了年仅25岁的生命。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说:“我站着要做一个路标,倒下也要做铺路石,请把我埋在高原上,永远守护新藏线。”

  八支队的热血男儿守天路报国奉献,巾帼儿女献身高原不让须眉。8年前,潘俊红、董芳芳、郁静静、夏诗仙4位女兵和男兵一样勇敢地踏上雪域天路,征战在千里新藏线上。至今,仍有张毓育、曹翠莲、李蕾、李微等4名女军人战斗在新藏线上。

  “没有那英雄志,你莫翻这昆仑山;受不了冷和寒,你莫来这天边边……”

  8年前,八支队官兵唱着这首歌踏上了雪域天路。如今,他们的歌声更嘹亮,他们的脚步更坚定,誓为祖国西部大动脉的畅通创造新的战绩。

(责任编辑:常雪梅)
人民日报藏文版 >>>>

《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人民日报》(藏文版)2009年8月1日创刊 每天出四个版,发行范围为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的藏族聚居区。

新闻排行榜 48小时
最新专题>>>>

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 1951—2011 幸福歌声永传承

图片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