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回顾 设为首页|
我眼中的西藏:访谈博客播客拍客
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班禅大师永垂不朽
杨静仁;汪锋;平杰三;阎明复;江平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989年1月9日新年刚过,班禅大师就去了西藏。大师这次进藏是为了去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大师遗体合葬灵塔祀殿——班禅东陵扎什南捷的开光典礼。这是班禅大师近年来的一大心愿。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扎什伦布寺五世至九世班禅的灵塔及祀殿全部被毁,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声誉,也伤害了广大僧俗群众的感情。班禅大师在1984年向中央提出,将被破坏的五世至九世班禅的遗体合葬,建立一座精致壮观的灵塔及祀殿。他说他的主张是经过多方考虑的。一方面历世班禅都精通显密教义,是弘扬佛法的大德高僧,是藏传佛教的两大领袖之一;另一方面,历世班禅都热爱祖国,对维护祖国统一和增强民族团结都做出了贡献。重建一座他们的遗体合葬灵塔及祀殿,无论在宗教上和政治上,都具有重大意义。他的要求得到了中央的批准,并拨出专款用于重建工程(扎什伦布寺也筹集了一笔资金)。班禅大师亲自担任班禅东陵扎什南捷重建领导小组主任,为办好这件事,倾注了很大的精力。现在这项工程落成了,他心情万分激动是理所当然的。为了使这一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开光典礼举行得隆重和圆满,班禅大师特选定1月22日这个吉祥的日子。1月7日,我们为班禅大师饯行。大师说他这次进藏主持开光典礼以后还准备同西藏有关方面再次商议成立中国佛协藏传佛教指导委员会的事宜;由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西藏刚坚发展总公司筹集经费,维修甘丹寺等寺庙,以及由扎什化布寺招收更多的喇嘛来学习佛教经典、提高佛学知识等事宜。

  1月22日,班禅大师主持了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典礼,并在庆祝大会上发表了重要的讲话。他在讲话中庄严地指出:“班禅东陵扎什南捷这座宏伟壮观的灵塔祀殿,是中国共产党民族宗教政策的正确性和真实性的象征,是藏汉两大民族团结的象征,是西藏宗教界和广大僧俗人民爱国主义的象征,是藏汉两族人民共同劳动的结晶。”这次开光典礼,在班禅大师的精心安排和指导下,取得了圆满成功,但班禅大师却因操劳过度,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而与世长辞了。噩耗传来,我们深为震惊,万分哀悼!班禅大师的逝世,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是藏族人民的重大损失,也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

  班禅大师生前多次讲过: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信仰的宗教,这是他一生坚持的四大信念,就是身陷囹圄也没有动摇过。重温大师的这些讲话,使我们思绪万千,我们的这位亲密朋友、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的音容笑貌、言论行动都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为西藏和平解放尽心竭力

  十世班禅大师降生于本世纪30年代。当时正值抗日战争的烽火燃遍祖国大地的时期。在西藏,帝国主义培植的亲帝分子,挑拨西藏同祖国的关系,企图把西藏从祖国分割出去。1949年,当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胜利的前夕,西藏的亲帝势力在拉萨制造了驱逐国民党驻藏人员的“驱汉”事件,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就在这一年,十世班禅大师在青海塔尔寺坐床。从此以后,班禅大师继承历世班禅的爱国传统,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为藏民族的解放、繁荣,奋斗不息。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宣布废除民族压迫制度,实行民族平等政策。班禅大师于是日致电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代表全藏人民“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希望西藏早日获得解放。班禅大师在电文中表达了他同藏族爱国人士和广大人民对新中国成立“同声鼓舞”的欢乐心情,以及对“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的信念。同年11月23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复电勉慰班禅大师,望大师“和全西藏爱国人士一致努力,为西藏的解放和汉藏民族的团结而奋斗”。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确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班禅大师诚心拥护,并为实现和平解放西藏、促进藏汉民族的团结和藏族内部的团结而尽心尽力。1951年3月27日,班禅大师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拥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之民族政策,誓愿在主席暨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效忠祖国,解放西藏。团结全藏人民,彻底肃清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巩固祖国西南国防,建设繁荣幸福的新西藏。1951年春,达赖喇嘛亲政,同年4月22日,达赖喇嘛派出的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全权代表的和谈代表到达北京。4月27日,班禅大师及堪布会议厅官员45人自西宁抵达北京,协商和平解放西藏问题。4月29月,中央人民政府的全权代表李维汉等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正式开始进行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谈判。5月23日,《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字。次日下午4时,班禅大师率领班禅堪厅主要负责官员,向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致敬、献礼。向毛主席献了用藏汉两种文字写着的“中国各民族人民的大救星”的锦旗等。当晚,毛泽东主席设宴庆祝协议签订,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等出席并讲话。毛泽东主席在致词中说:“现在,达赖喇嘛所领导的力量与班禅额尔德尼所领导的力量与中央人民政府之间,都团结起来了。这是中国人民打倒了帝国主义及国内反动派之后才达到的。这种团结是兄弟般的团结,不是一方面压迫另一方面。这种团结是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今后,在这一团结基础之上,我们各民族之间,将在各方面,将在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发展和进步”。5月28日,班禅大师及班禅堪布会议厅人员发表声明,表示对协议的签订欢欣鼓舞,说“我们是西藏民族,因而有着更加难以言喻的兴奋。”声明在谈到协议的意义时说,协议“宣告了帝国主义对于西藏侵略的失败,西藏民族与中国各民族团结起来,西藏民族内部团结起来,从此西藏民族开始了自己历史的新纪元。”声明对十四世达赖喇嘛于其亲政之日即响应中央人民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号召,派代表来京谈判,并签订协议,表示“深为敬重”。

  和平解放西藏办法协议的签订,是西藏民族历史发展的划时期的转折点,正如班禅大师所说:“从此西藏民族开始了自己历史的新纪元。”班禅大师为这个新纪元的到来竭尽了全力,同时也为实行协议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为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班禅大师在1951年3月间和5月底,致电达赖喇嘛,表达他“愿竭绵薄”和达赖喇嘛“精诚团结”的诚挚愿望,并诚恳地提出要协助达赖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彻底实行协议,为和平解放西藏而奋斗。同时,致电西藏扎什伦布寺政教官员和俗民众,希望他们在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领导下团结一致。他强调说:“不但达赖佛和我团结,西藏的一切地区、部落和教派的人民都要团结起来”,“为彻底实现这个协议,积极地援助人民解放军入藏部队,驱逐帝国主义在西藏的侵略势力。”1951年12月19日,班禅大师自西宁启程返藏,次年4月28日,到达拉萨,同达赖喇嘛会晤。6月23日返抵日喀则,受到西藏僧俗人民的热烈欢迎。此后,班禅大师的固有地位得以恢复。1952年10月1日,在西藏举行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庆祝国庆活动。班禅大师以喜悦的心情通过中央人民政府驻藏代表张经武向毛主席报告了日喀则庆祝国庆盛况。大师在报告中还说:“我个人为了表示对伟大祖国的忠诚拥护,为了帮助驻藏人民解放军在粮食问题上解决一部分困难,也为了推动西藏其他地区的爱国热潮,特于国庆节前夕打电报给拉萨张代表捐献粮食50万斤。此外,并给驻日喀则的人民解放军部队与机关工作人员送了些白面、酥油、牛羊等,食物数量虽不大,不过表示对他们不辞艰苦,远道前来帮助西藏人民解放事业的一点慰问之忱。”毛泽东主席接到报告后复电班禅大师,说“感谢你对人民解放军驻藏部队的帮助,并庆贺你在爱国团结工作上的成就。”

  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正确地回答了西藏历史发展所提出的问题,完全符合西藏人民的利益和愿望,也完全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和愿望。但是,实现这个协议的过程,斗争是极其复杂的。1952年3、4月间,西藏拉萨发生了由西藏地方政府两个代理司伦鲁康娃和洛桑扎西等人策动的反对和平协议的伪人民会议事件。他们包围中央代表驻地和阿沛·阿旺晋美的住宅。班禅大师得悉后甚为愤慨,于4月15日致电达赖喇嘛,严厉谴责这一事件“不仅破坏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破坏汉藏团结,破坏祖国统一,而且破坏你我之间的亲密团结,尤其是破坏了您的政教威信”。班禅大师请达赖喇嘛“以大智大勇之精神,大慈大悲之佛光”,将这种活动“迅速予以弭平,妥善处理,而安民心”。大师表示“誓以至诚”,“为全部彻底实现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而奋斗到底”。之后,达赖喇嘛出布告解散了伪人民会议,并撤销了鲁康娃和洛桑扎西两人的代理司伦职务。

  1954年9月,中央人民政府邀请达赖喇嘛、班禅大师联袂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同时按照协议共商筹备在西藏成立统一的自治区。班禅大师以大局为重,同达赖喇嘛互相尊重、互相谦让,使历史上长期形成的藏族内部不团结的问题得到解决。1956年4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宣告成立。经选举,达赖喇嘛任主任委员,班禅大师任第一副主任委员。这是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重大步骤,是经过西藏各方面人士反复酝酿、协商一致后由国务院批准的。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班禅大师应邀去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在印度各地,班禅大师旗帜鲜明地强调了中印两国和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强调了要遵守《十七条协议》,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光明磊落的爱国立场。

  为正确执行党的政策直言不讳

  经过民主改革,为发展社会生产力扫清障碍,这是各民族走向繁荣、进步的必由之路。西藏社会长期停滞,在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统治下,生产水平很低,人民生活困苦,亟须进行民族改革。但是西藏的改革不仅有待于人民的觉悟,而且要征得与人民有联系的公众领袖的同意,然后才能进行。《十七条协议》的第十一条明确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将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协商的方法解决之。”班禅大师对贯彻执行十七条协议立场坚定,态度明朗。他认为改革是必须进行的,而且是主动进行及早进行要更好些。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时,他就提出在班禅堪布会议厅管辖的地区进行改革试点,由于当时西藏内部的意见不统一,他听从了中央意见,没有进行改革试点。为了让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人士有更多的时间从容考虑,1956年9月4日,中央明确宣布了西藏“6年不改”的方针即从第一个5年计划的最后一年算起,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不进行改革。随后,中央又提出,6年过后是否即时进行改革到那时候依据实际情况再作决定。

  尽管如此,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还是于1959年3月10日,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发动了反对改革的武装叛乱。中央只能毅然决定平叛,并且决定了边平叛边改革的方针。班禅大师大义凛然地站在祖国和人民一边,同叛乱分子进行了坚决的斗争。3月28日,周恩来总理发布命令,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自治区筹委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并任命班禅大师为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3月29日,班禅大师立即致电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坚决拥护国务院的决定,并立刻从日喀则赶到拉萨,主持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的工作。此后筹委会通过了一系列有关平叛和民主改革的方针、政策,为西藏社会的根本变革和人民翻身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

  西藏的平叛和民主改革取得了重大的成绩,赢得了西藏僧俗各界人民的热烈拥护。但在改革后期发生了“左”的偏差,主要是扩大了打击面,甚至提出了“有寺无僧”的口号,强迫喇嘛还俗等。对此,班禅大师提出坦率、中肯的批评和建议。1960年10月至12月,班禅大师在李维汉、汪锋等同志的陪同下,前往内地重庆、南昌、上海等城市参观访问。这期间,他和李维汉、汪锋等同志多次交谈,就西藏出现的问题畅所欲言地谈了他个人的看法和意见。班禅大师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例如寺庙改革的五条办法,即:一是放弃剥削;二是民主管理;三是执行政府法令,宪法进庙;四是搞生产;五是对老弱和专门念经的喇嘛,生活要由政府包起来。得到李维汉同志的赞同,并对他说:“这五条好。寺庙问题,还是你内行。”这期间,党中央派杨静仁同志到西藏进行调查,帮助纠正偏差。静仁同志回到北京后还专程到上海向班禅大师作了汇报。1961年1月23日,毛主席接见了班禅大师,对他提出的一些意见给予了肯定,并鼓励他说:“你们是爱国进步人士,我们从香日德起就合作”,“我们一起搞了这样久,从1959年以来,在平叛、改革等大政方针上,我们都是一致的,始终一致合作”。毛主席还接着对班禅大师说:“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你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意见和问题,就向他们讲。听说你有这个作风,很好。你所想的他们不知道不好。工委给我们汇报说他们满意,觉得你讲真话,有时你同他们开个座谈会,把你的牢骚也发出来,双方一讲就通了。”1月24日,周总理又接见了班禅大师。班禅大师告诉总理,说他这次和李维汉、汪锋等同志去南方参观访问期间同他们进行了多次交谈。周总理说:“你们谈得好。我们相处十一年了,见面什么话都可以谈。”对此,班禅大师深受鼓舞。

  班禅大师从1961年9月来北京参加国庆节活动以后,在内地居住了半年时间。在这期间,他曾去青海等地视察工作。班禅大师由青海等地出现的情况,联系到西藏的情况,经过几个月的酝酿和思考,于1962年5月在北京给国务院写了一份题为《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后来习惯称之为《七万言书》),在这个报告中,系统地、直言不讳地提出了他对西藏及其他藏区工作的批评和建议。中央、国务院在看到大师的报告后给予了高度重视。周总理召集习仲勋、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等同志进行了研究,认为班禅大师的《七万言书》大部分意见和建议是好的,是可以采纳的,但也有些是过头的。周总理指示要诚恳的耐心同班禅大师交谈,而且要订出办法。此后,习仲勋、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平杰三、夏辅仁、刘春等同志,并请阿沛·阿旺晋美副委员长参加,同班禅大师反复进行了商谈,贯彻了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和寓批评于说理之中的方法,坦诚地交换意见,共同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经过研究产生了四个文件,即《改进合作共事关系》、《培养和教育干部》、《关于继续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几项规定》、《继续贯彻执行处理反叛分子规定的意见》。班禅大师同阿沛副委员长回到西藏后,把这四个文件提到自治区筹委会,再次进行讨论,经筹委会通过,报国务院批准,成立了执行机构。这四个文件今天看来仍然是正确的,如果当时按照这些文件的精神做下去,西藏的情况肯定会好得多。不幸的是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以后,“左”的指导思想逐步在全党占了主导地位,导致了1964年9月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对班禅大师错误地进行了点名批判,并且作了极不公正的处理。到了“文化大革命”中,班禅大师同习仲勋、李维汉等许多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一样受到了严重的迫害,身陷囹圄近九年。但是,岁寒知松柏。班禅大师即使身处逆境,仍然对党对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充满信心。当中央决定给他彻底平反时,他平静地说:“我早就坚信会有这一天。”

  爱国爱教 勤奋工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开辟了广阔的道路,拨乱反正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班禅大师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之后,政治上更加成熟了。他衷心地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正确对待自己,团结一致向前看。1980年班禅大师再次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以更加高昂的热情,努力学习,勤奋工作,他常说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十多年来,班禅大师不辞辛劳地到全国各地视察工作,他几乎走遍了整个西藏和其他各藏区,为藏族的繁荣发展和生活幸福,为维护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奔走操劳。1982年6月,班禅大师回到了阔别十多年的西藏。他满怀喜悦地说:“西藏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同许多老同志、老朋友一道曾经工作过几十年的地方。我对西藏怀有深厚的感情。”并表示将“尽自己力所能及,在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汉藏民族团结、提高各阶层人民的爱国主义觉悟等方面,做些有益的工作。”他满腔热情地支持和拥护中央为西藏工作制定的一系列方针和政策;同时,又对西藏工作提出了许多中肯的批评和建议。

  1987年9月以来,西藏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在国外分裂势力的策动下,在拉萨制造了几起骚乱事件。班禅大师多次旗帜鲜明地发表讲话,谴责分裂主义分子制造骚乱和分裂祖国的行径。去年初,班禅大师再次到西藏视察工作,在协助传昭的准备工作和对落实政策、解决“文革”中遗留问题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视察中他强调指出,近几年,西藏各项事业有了很大的发展,这是我们生活在祖国大家庭里的结果。如果离开了这个大家庭另搞一套,西藏就没有任何出路。现在,国内外的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大喊什么“西藏独立”,这是违背包括西藏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西藏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人民是祖国大家庭中的一员。凡是有历史常识的人,凡是实事求是的人都承认这一历史的事实。如果按照自己的政治需要,违背历史地讲什么“西藏独立”,是一种令人厌恶的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他还谆谆告诫喇嘛们说,佛教的宗旨:就是要普度众生,为免除人世间的一切灾难,使所有的人都和睦相处,安乐幸福。为实现这一宗旨,我们从当喇嘛那天起就起了誓:一生中办任何事都不能违背佛教教规,要做一名释迦牟尼的好信徒。去年,拉萨的少数喇嘛违背了这条教规,参与了骚乱,这在佛教的教规上是不允许的。我们必须按照佛教提倡的“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教义,遵守佛教的教规和国家的法律,使每一个僧尼都成为爱国、爱教的好信徒。去年1月26日,班禅大师在拉萨召集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三大寺的代表开座谈会,哲蚌寺有个喇嘛在会上重述分裂主义分子散布的谰言,说什么“西藏历来是一个独立国家”,公然为参加骚乱的喇嘛辩护。班禅大师义正辞严地予以驳斥,运用丰富翔实的藏、汉文史料,阐述了西藏与祖国的关系,充分说明了西藏自元代以来成为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历史事实。事后,《中国建设》记者在拉萨专题采访班禅大师。去年《中国建设》杂志第一期发表了班禅大师那篇生动的令人信服的谈话。

  班禅大师十分关心西藏的自治和发展,特别是对西藏的长治久安殚精竭虑。他去年4月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记者问时指出:“今后要达到西藏的长治久安,需要从两方面努力:一方面要坚决地、坚持不懈地反对分裂和骚乱,彻底揭露少数分裂分子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的罪行,用来教育人民,提高人民的觉悟;另一方面要彻底克服‘左’的错误倾向,改进我们的工作。”“要改进西藏的工作,必须从三个方面进行努力,一是要搞好民族区域自治,实现真正名副其实的区域自治。二是要用很大的力量医治过去‘左’的政策、‘左’的做法造成的种种创伤。也就是说要认真地落实各项政策。三是要大力发展西藏的经济文化建设,不断改善西藏人民的生活,使西藏能够逐步得到发展进步和繁荣昌盛。这三方面的工作都做好了,就从根本上解决了西藏的长治久安问题。”对这三方面的工作,他自己总是身体力行,努力推动。1987年7月他在西藏视察工作期间,同阿沛·阿旺晋美副委员长一起提出了关于学习和使用藏语文的建议,得到了自治区党、政领导同志的充分重视,并在自治区人大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学习、使用、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还成立了藏语文工作领导机构,随后又制定通过了实施细则。为了支援西藏的经济建设,班禅大师亲自筹备于1987年4月15日在北京成立了援助西藏发展基金筹委会,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副委员长担任筹委会主任。基金会的章程(草案)明确规定:“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的任务是联络国际友好人士、国际友好组织、团体、政府、国外藏胞、海外华侨以及国内各方面人士,旨在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为西藏的各项建设事业提供辅助性的援助。”在班禅大师的亲自过问下,这个筹委会成立以来,对内对外已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近年来,班禅大师致力于探讨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管理寺庙和培养僧尼等重大问题。他曾多次反复地讲,我们修复开放寺庙,主要目的是满足广大信教群众宗教生活的需要,继承和发扬佛教教义,既不是为开放寺庙而维修寺庙,更不是按旧社会的老样子去维修和开放寺庙。他多次强调,寺庙不在多少,而在于能否成为继承和发扬佛教教义的场所,能否成为按佛教教义弃恶积善、自制利他的场所;僧尼不在于人数多少,而在于素质是否纯正,在于能否严守教规教律,按照闻思修、讲辩著等基本要求,进行显密二宗的传授和修持,真正按照佛祖释迦牟尼和宗喀巴大师的教诲,把佛教教义继承下去。为此,他亲自在他的主寺扎什伦布寺进行了社会主义条件下寺庙管理的试点,总结出了一套很有价值的经验。为了“以寺养寺”,在班禅大师的倡导和亲自指导下,由扎什伦布寺投资积极筹建了刚坚发展总公司,现已初具规模,不仅对扎什伦布寺喇嘛的自养起了很大作用,而且已为西藏社会的发展做出了有益的贡献。在他倡导和主持下,在北京创办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他亲自担任院长,为培养政治上热爱祖国,宗教上有较高佛学造诣的佛教知识分子,开创了良好的范例。

  一代宗师 风范长存

  班禅大师一生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信仰的宗教。贯彻始终,坚定不渝。

  班禅大师一生热爱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正如他自己1982年7月17日在拉萨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所说的那样:“我从幼年起一直是在共产党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刘少奇主席、朱德委员长、陈毅元帅、贺龙元帅等教育、培养和关怀下长大成人的。我的一切同党的关怀是无法分开的。我对党、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怀有特殊深厚的感情。30年来,我遵照党的教导,在主观上总是要求自己对西藏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对加强汉藏民族的兄弟情谊,对维护祖国的统一做些有益的事情。”班禅大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几十年如一日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长期真诚地与党合作共事。他光明磊落,直言不讳,敢于做党的诤友。他经常向党中央就西藏和其他藏区的工作提出中肯的批评和建议。班禅大师还从几十年的切身经历和经验中悟出这样一个真理:我们每个人只有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为西藏人民服务,一切从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出发,才能成为有益于人民的人。为此,他经常教诲各界爱国人士和广大人民群众听党的话、跟党走,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班禅大师一生热爱祖国,是深受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毕生坚持爱国、团结、进步的立场,坚决反对分裂、倒退,竭诚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他多次讲:“我维护祖国统一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对于分裂祖国的行径,我过去反对,现在反对,将来也反对,我愿为维护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做出最大的牺牲。”在历次反分裂斗争中,班禅大师都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坚决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表现出了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的气魄和本色。班禅大师从历史和现实的研究中得出了如下的结论:“西藏只有统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中,才有光辉灿烂的前途,才有民族的兴旺发达;西藏人民只有维护祖国的统一,加强汉藏民族之间以及祖国各民族之间的大团结,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有真正幸福美满的未来。因此,我们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珠一样来维护祖国的统一。”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是班禅大师为之奋斗终身的神圣使命,贯穿于他终生的言行之中。邓小平同志1980年与班禅大师谈话时称大师是“我们国家一个最好的爱国者”,这是名副其实的。

  班禅大师一生热爱自己的民族,既是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中华民族的精英,又是藏族人民的优秀代表。他常说:“我们培养的民族干部要能够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政策,又能代表本民族的利益,敢于为本民族人民群众的利益说话。”班禅大师正是这样做的。他为了西藏的繁荣富裕和藏民族的发展进步,呕心沥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班禅大师热爱自己的民族的这种品德,也正是我们每个民族干部所必须具备的品德之一。我们要提倡和鼓励民族干部既要为各民族服务,又要注意密切联系本民族的广大人民群众,敢于如实反映情况,代表本民族人民讲话。绝不可把正当的民族感情、代表本民族正当的要求和“民族情绪”甚至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混同起来。爱祖国同爱民族是统一的,不应把两者分割开来,更不应把两者对立起来。

  班禅大师一生热爱自己信仰的宗教,是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他继承和发扬了历世班禅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同时顺应社会的发展而不断注入新的内容。他佛学精深、造诣高广,他经常教育广大僧众爱国爱教,既要虔诚信教,精心钻研佛经,又要热爱祖国,把爱国和爱教统一起来,为人民谋福利。他一方面积极协助党和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一方面积极推动藏传佛教的兴利除弊,探求在社会主义条年下的寺庙管理制度,为使藏传佛教逐步同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相协调作出了有益的尝试。班禅大师为藏传佛教的弘扬和光大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受到了广大信教群众的真诚崇敬和信仰。

  班禅大师去年初在西藏视察工作时曾满怀希望地说:“我们要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指引下,在经济、文化建设方面下大气力。只要全区各族干部和人民高举爱国、团结、进步的旗帜,同心协力、奋发图强,经过3年、5年或10年的努力,我们可爱的、美丽的故乡——西藏自治区,就定能建设成为世界屋脊上光辉绚丽、令人向往的乐园。让世界上的人们,包括对我们友好的,支持我们的人们,也包括少数对我们怀有恶意的以至仇恨的人们来看一看,让他们慕名而来,满意而去。”令人痛心的是班禅大师却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了。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发扬班禅大师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继承他的遗志,努力完成他未竟的事业,为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团结,为建设团结、富裕、文明的社会主义新西藏,为全国各民族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而奋斗。

  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班禅大师将永远活在藏族人民和全国各民族人民的心中!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原载于1989.02.15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常雪梅)
基础资料>>>>
视频
图片
文献资料>>>>
科研机构>>>>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