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西藏頻道

色務,不再遙遠

2024年06月23日12:28 | 來源:西藏日報
小字號

  出了安多縣城,快到唐古拉山口便轉頭向西,一路沿著唐古拉山脈,在陰沉的天氣裡,在瑟瑟的寒風中,在平均海拔5000米的地表之上。

  色務鄉很遠,離縣城有333公裡,而土路就有200公裡。偶遇了岩山上的盤羊群,看到了遷徙中的藏羚羊,走到了唐古拉山脈的盡頭,仍未見鄉政府所在地——這幾乎是那曲市離縣城最遠的鄉了。

  又過了赤布張錯湖,在中午1點左右,北部的草地和天空連接處,出現了一抹紅,那是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目的地終於到了。

  “色務太遠了!”一見到色務鄉人大主席拉杰和鄉干部達瓦,記者發出感慨。

  拉杰和達瓦微笑著,不以為然地說:“這還不是最遠的哩,巴姆多宗村更遠。”

  坐下來一聊:最遠的巴姆多宗村距鄉政府140公裡,最遠的牧戶格果家距巴姆多宗120公裡,最遠的雪娜野保站距鄉政府170公裡……好一個安多色務,好一個地廣人稀。

  說起色務的遠、色務的路,拉杰信手拈來講了一個新近發生的故事——

  就在記者來採訪的前一天,鄉黨委書記貢曲桑珠准備前往山南市的森布日生態搬遷安置點看望搬遷群眾,車子壞在了半路。前不著村后不著戶,路上也沒有信號,徒步走了3個小時找到最近的一家牧戶,借了皮卡車才返回到鄉裡。從早上8點出發,到下午5點回到鄉裡,9個小時還沒有走出色務鄉。之后,貢曲桑珠匆匆吃了口飯,再次上路,到安多縣城已經是半夜3點了。

  對偏遠帶來的種種不便、“小插曲”和“特殊狀況”,色務的干部們都習以為常。幾乎每個干部都有當過“團長”(藏北草原上,經常把因汽車拋錨、被困野外稱之為當“團長”,意指凍得縮成一團)的經歷。

  但就是在這種極其艱苦的環境裡,色務鄉廣大黨員干部沒有退縮,沒有“躺平”,而是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把群眾當親人,與群眾打成一片,著力為群眾解決更多的困難和問題。用鄉干部曲旦次仁的話說:“群眾在這裡,我們就得堅守在這裡。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曲旦次仁今年32歲,在色務鄉已經工作了9年。

  安多縣,管轄地域橫跨唐古拉山脈南北,海拔高、地域大,典型的地廣人稀、居住分散。為做到“村裡的戶有人包、群眾的話有人聽、百姓的事有人管”,近年來,安多縣認真落實“四下基層”工作法,深入開展黨員干部“包村聯戶”品牌創建工作,進一步拉近干群關系、彰顯愛民情懷。

  像最遠的村,巴姆多宗村就由鄉黨委書記和副書記來包村。“水管凍了呀,洗衣機壞了呀,不管大事小情,隻要群眾有需要,我們干部就要有所為。”鄉黨委副書記李鑫虎,湖南人,在色務鄉工作了四個年頭,在安多工作了十二個年頭。

  回程的路上,經過嘎曲河,恰遇因公外出的李鑫虎正在當“團長”——下午河水上漲,鄉裡外出購買物資的車輛被困河中。一時救援不了,大家都在岸邊等待河水回落。

  李鑫虎每個月都要來到群眾多東家走親戚。“親戚”家裡哪裡需要維修,李鑫虎就親自上手幫忙解決。忙活完,還要給“親戚”做上一桌拿手的湖南菜,邊吃邊聊邊溝通感情。“包村聯戶”讓群眾的心裡話更願意和黨員干部說了,黨員干部服務群眾更得心應手、做好群眾工作的能力本領更強了。

  去年,“親戚”多東不幸去世。李鑫虎拿著哈達、酥油、現金前去慰問,心裡還難過了好一陣。

  攀談中,記者了解到,色務鄉雖然離縣城遙遠,村落雖然離鄉政府遙遠,但通過黨員干部“包村聯戶”,干群關系卻更緊密、更親近了。安多縣通過“包村聯戶”及時幫助群眾解決生產生活中的各類煩心事、鬧心事,累計幫助群眾辦實事、解難題3600余件。

  漸漸,日已西沉,氣溫開始下降。看著河水沖刷著被困的車輛,一會兒淹沒車牌,一會兒露出車牌,我們被困在嘎曲河已經5個多小時了。

  “再等幾個小時,水位就會下降,我下河把牽引繩挂上,就能把車救援出去了。”李鑫虎一如既往地保持著樂觀。

  旁邊去年動工的橋梁,已經修了一半,整體框架已經完工,就差橋面鋪設。好消息是,眼前的水位一定會下降,今年下半年橋梁就會通車,嘎曲河陷車的情況將一去不復返,進色務、出色務也不再“談虎色變”、擔心重重。

  安多色務,不再遙遠。遙遠的,也從來不是距離。當心與心相近,總會激發出心動與希望。(趙書彬 萬靖)

(責編:旦增卓色、吳雨仁)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