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非公經濟發展綜述:高原大地春潮涌

李梅英

2019年11月08日09:34  來源:西藏日報
 
原標題:高原大地春潮涌

  非公有制經濟是穩定經濟的重要基礎,是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力量。截至2019年9月底,全區非公有制經濟市場主體達到30.65萬戶,佔全區市場主體的96.7%。非公經濟成為我區市場經濟的重要力量。

  70年前的西藏,數量極少的貿易主要掌握在以奴隸主、貴族、上層僧侶為代表的“三大領主”手中。1950年,拉薩僅有商戶1020戶。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伊始,就新增商戶530戶。

  1959年民主改革以后,西藏經濟更是獲得巨大發展,個體工商戶不斷涌現。兩年的時間裡,僅拉薩的商戶就達到1309戶。

  1978年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破開了阻礙非公經濟發展的各種障礙,從此,西藏非公經濟步入全新的發展軌道。尤其是歷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談會的召開,成為西藏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推進劑”。

  1994年,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召開,確立了“一個中心、兩件大事、三個確保”的西藏工作總方針。同年,自治區頒布《關於加快個體私營經濟發展的若干規定》,大量內地商戶開始來到西藏貿易經商,西藏本地個體私營商戶也大幅增加。1999年,自治區出台《大力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的決定》,此后,又頒發了《西藏自治區關於招商引資的若干規定》和《西藏自治區關於招商引資的補充規定》,放寬個體、私營經濟發展的政策界限,為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截至2000年底,全區登記的個體工商戶達4.23萬戶,私營企業發展到677戶,民營經濟產值超過20億元,約佔全區國內生產總值的15%,民營經濟消費品零售總額佔消費品零售總額的77.46%,民營經濟推動西藏經濟增長的作用也越來越明顯。

  進入21世紀后,隨著中央第四次、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的相繼召開,在給予西藏一系列特殊優惠政策的同時,也為西藏非公有制經濟帶來了歷史性機遇。

  截至2005年底,西藏民營經濟產值達到49.49億元,民間資本投資涵蓋民營建筑、公路工程、旅游、藏醫藏藥、高原特色生物產業、綠色食飲品業和民族手工業等多個領域。2006年,西藏非公有制經濟納稅9.75億元,納稅比重首次超過國有集體經濟,佔西藏稅收的58%。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民營經濟發展,充分肯定民營經濟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為民營經濟破解難題開出“藥方”,給民營企業家吃下了“定心丸”,為民營企業發展敲下了定音錘。

  2011年9月,我區加強和改進新時期工商聯工作暨推進非公經濟跨越式發展會議召開,提出要努力掀起新一輪非公經濟大發展、快發展的熱潮,出台了《關於加強和改進新時期工商聯工作的實施意見》《關於推進非公經濟跨越式發展的意見》和《西藏自治區非公經濟中長期(2011—2020)發展指導性規劃綱要》,對非公經濟提出了“政治上放心、思想上放開、政策上放寬、發展上放膽、工作上放手”和“低門檻、零注冊、輕稅賦、強支撐、少檢查、重激勵”的鼓勵措施。“五放、六支持”成為非公經濟企業在西藏投資興業的定心丸、護身符。

  第一次非公經濟發展大會,開啟了西藏非公經濟適應經濟新常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跨越發展的新征程。

  2017年3月,自治區非公經濟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補齊發展短板座談會召開。會議強調,自治區工商聯要積極引導民營企業適應經濟新常態,練好內功、補齊自身發展短板,圍繞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大局調整產業結構和產業發展方向,創新產品、改進服務,保障產品質量,增加有效供給。

  為此,自治區工商聯積極搭建銀企對接平台,協調出台《關於建立非公有制企業互助式融資擔保機制的意見》《西藏非公有制企業互保金管理辦法》等政策措施。不定期組織召開銀企座談會、見面會、融資服務平台推介會,解決資金短缺、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助推非公經濟邁向發展新高度。

  2017年6月5日,自治區第二次非公經濟發展大會在廣大非公經濟人士的熱切期盼中拉開帷幕。吳英杰書記在講話中提出要大力實施“八大工程”。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充分肯定我國民營經濟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表明我們黨堅持基本經濟制度、堅持“兩個毫不動搖”的堅定立場,提出有力舉措,為民營企業未來發展指明方向。

  風正揚帆正當時。非公經濟在很多方面都佔據“半壁江山”。據初步統計,截至2019年9月底,全區稅收總額為281.29億元,非公經濟稅收總額就達236.66億元,佔比為84%。

  同期,全區工商聯共有會員5445家,企業會員資產總額達161.98億元。全區非公有制經濟代表人士中擔任人大代表、政協(常)委員等重要職位達1816人,他們以赤誠之心,積極為我區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建言獻策,用企業發展壯大的實際助力繪就中國夢西藏篇章。

(責編:旦增卓色、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