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教、談、創”四位一體,北京市文聯創新文藝援藏形式——

讓文藝的種子生長在雪域高原

2019年10月26日14:38  來源:人民網-西藏頻道
 

人民網拉薩10月26日電(徐馭堯)在表演的舞台下,孩子們隨著歌聲起舞,大人們掏出手機不停地拍著﹔在學校的課堂裡,學生們隨著旋律歌唱,時不時發出陣陣笑聲﹔在攝影的課堂上,愛好者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幻燈片,一邊認真地記下筆記……這一幕幕,都發生在北京市文聯文藝志願服務隊在西藏活動的現場。

一改“文藝慰問就是匯報演出”的傳統形式,北京文聯試水“演、教、談、創”四位一體的新型文藝慰問形式。在文藝演出之外,以教學促傳承、以交流促創作,北京市文聯文藝志願服務隊打破“慰問表演”的單一模式,走出了一條文藝表演隊向文藝服務隊轉型的探索之路。

高原,表演不容易

高原缺氧,藝術表演更要氧氣支持才情的燃燒和揮洒,有時候正常的表演就需要“花光力氣”。一走下表演舞台,雜技演員趙晗龍就一頭趴在了地上,周圍的人立馬圍了上來,詢問著、關心著……趙晗龍想回答一些什麼,張了張嘴,卻也什麼也說不出來。“在台上時已經精神恍惚,憑著一股子表演的勁兒咬牙撐。下了舞台,勁兒散了,就撐不住了。”趙晗龍回憶。

哪怕辛苦,隻要觀眾們看得高興,演員們亦足以安慰感情。在女中音歌唱家陳冠馥的形容裡,高原歌唱仿佛“邊跑邊唱”。同時也是歌劇演員的她對此頗有經驗,因為有著“邊跑邊唱”底子,她的高原表演相對順利。登上舞台、聚光燈合攏、背景音樂響起,陳冠馥環視台下,西藏群眾明亮的眸子給了她全新的表演沖動﹔收拾心情、提起一口氣、一段藏語唱腔流淌而出,這是她為這次西藏之行專門准備的一首藏漢雙語歌曲《一個媽媽的女兒》。

來西藏前,陳冠馥對藏語一竅不通。臨行前,她專門找到好友降央卓瑪,一字字請教、一句句琢磨,終於把這首非母語歌曲打磨得純熟流暢、圓潤如意。“這是我全場反響最熱烈的一首歌,下來有藏族朋友告訴我,能聽懂。”提起這茬,陳冠馥嘴角微微上揚,贊了一句,“這就值了!”

傳唱,留下文藝的種子

表演,並不是這次首都文藝服務隊工作的全部——藝術家們走下舞台、走上講台,他們不僅僅要給西藏留下一台歌舞,更要給西藏播撒下一把文藝的種子。通過一系列教學、講座活動,文藝服務隊突破“文藝服務就是舞台表演”的刻板印象,讓服務扎進群眾心坎裡、深入人民生活中。

拉薩實驗小學,一群四年級孩子搬起墩子,圍坐在陳冠馥周圍,聽她一句句講解歌唱的奧秘,而在孩子后面,則坐著來自拉薩市城關區的五十多個中學教師。“孩子們,咱們先學貓叫”、“接下來是老虎”、“熊的聲音呢?”、“好,大家分別學這些動物……對啦,這就是和聲。”借用不同動物的發聲,陳冠馥以最通俗移動地方式向孩子們講解音樂背后的奧秘,她說著、糾正著,孩子們聽著、笑著,也把這些高深的音樂知識記到了腦袋裡。陳冠馥和孩子交流中,時不時會停下來和后排的老師們交流,講解授課的用意、詢問西藏的教學特點。

四十五分鐘的授課時間裡,一名拉薩實驗小學教師始終舉著手機,一點不差地將老師授課內容拍了下來。“這種高水平的授課很少見,我不希望錯過任何一點學習的機會。”她說。

“從2012年起,北京文聯開始不斷向西藏地區派遣文藝志願服務隊。此前,服務隊大多是‘表演隊’:走到哪裡演到哪裡,一台節目接著一個節目。后來,我們意識到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通過參與教學、科普講座,我們希望能把藝術的種子留在西藏,打造一隻帶不走的文藝骨干隊伍。”北京文聯文藝指導和維權部白洪遠告訴記者。“我們一直在找‘新玩法’,讓我們的服務隊成為雪域高原的‘烏蘭牧騎’。”

藝術,在交流中創新

首都文藝服務隊的進藏之路,不僅僅是服務之路、傳道之路,更是學習之路、創作之路。從單方面的輸出,到交流學習、創新創作,文藝服務從單向輸出變成了雙向流動。看演出的群眾享受了文藝服務、西藏藝術家收獲了新鮮知識,而首都的藝術家則扛起了沉甸甸的鄉土情懷,有了新的創作熱情。

和西藏本土藝術團體交流是本次北京文聯文藝志願服務隊的新嘗試。談及在藏幾天的所見所聞,每一個藝術家都會激動地提到一個名字——“娘熱鄉民間藝術團”。一家三代自費建團、三種藏族特色文化傳承、五個各具特色的藏族節目……提起娘熱鄉民間藝術團,不同的首都藝術家有不同的印象,但其中貫穿的是“傳承文化,傳遞藝術”的共同記憶。

在娘熱鄉民間藝術團參訪期間,首都藝術家和娘熱鄉民間藝術團相互獻上了自己的出色表演,也就對方的表演內容進行了點評和交流。“藝術在交流中成長與進步,相互學習、相互促進,我們覺得彼此表演的內容都是對自己藝術修養的充實和提高。”白洪遠說。

文化因交流而創新,在藏的學習交流,也給首都藝術家們的再創作提供了素材。來自北京的書法家趙志清在和西藏書法家的交流中受到啟發——雖然此前在碑刻中多次見過藏文,但是看到藏族藝術家在宣紙上創作書法,還是讓趙志清感受到了藝術的沖擊。受此啟發,他希望能創作結合漢藏雙語的書法作品——“兩種藝術形式的融合,既使得作品因融合而層次更加豐富,也使得作品具有民族團結的政治意義。”趙志清說。

而在西藏表演、教學、交流的經歷,也讓陳冠馥對於一些藝術形象的把握也更加深刻。“我在國家大劇院的格局《金沙江畔》中飾演一名藏族同胞,來到了西藏,我才知道曾經的演繹更多是一種想象。今后,我在表演時會讓這個角色更貼近高原同胞的精神特質。”陳冠馥對未來的藝術創新充滿信心。

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陳國華曾先后六次赴西藏參參與文化慰問活動,他說:“這次活動與以往不一樣:雖然人少了,但是活動多了、形式也更豐富。在西藏期間,我與藏族書法家深入切磋交流藏漢書藝,汲取藏族文化營養,增加了自己的中國傳統文化和高雅的書法藝術創作和素質有了大大提升。”

從表演隊到服務隊,首都北京市文聯文藝志願服務隊走出了一條文藝服務的新道路。表演、教學、訪談、創作融為一體,參加文藝服務的藝術家們不但給高原帶來了文藝服務、留下了文藝種子,也帶走了文藝創作的熱情和新鮮感。

“總書記說,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這次我們從北京來到西藏,真正接了地氣。”白洪遠說,“通過深入人民、扎根人民,我們要做到面向人民表演、替人民育才、與人民交流、為人民創新,讓首都的藝術在西藏生根發芽。”

(責編:廉夢歌、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