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70年·中國的故事——

林芝市魯朗鎮:生態立鎮 端起旅游金飯碗

吳雨仁

2019年09月20日08:49  來源:人民網-西藏頻道
 

編者按: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全國人民銳意進取、自強不息,一路砥礪前行,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中國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歲月都留下了動人的歷史印記,每座城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策劃推出“跨越70年·國的故事”系列報道,記者通過視頻、圖片、文字記錄下各地70年間的發展變化,以小見大,展現國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圖景,在生動的歷史變遷中感受新中國奮進的磅礡力量。

林海腳下的魯朗鎮。魯朗景區管理委員會提供

做旅游,就是做生態經濟。

藍天、碧水、青山、綠地是旅游發展的本錢和家底。

從318國道翻越色季拉山,眼前,盛夏的魯朗鎮被浩瀚的林海包裹,滿目郁郁蔥蔥,天空一碧如洗。1911年,清軍軍官陳渠珍的《艽野塵夢》中,魯朗一帶是“山中皆千年古樹,大樹十圍,高數十丈,直矗霄漢,蔭蔽不見天日”。如今,這塊隨“綠”而動的土地勢頭正猛,旌旗正盛。

魯朗鎮位於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巴宜區,以“雪山林海、雲濤彩霞、一嶺四季、十裡九景”著稱。在青山綠水的滋養下,魯朗鎮的老百姓依靠生態旅游捧上了“金飯碗”,通過不斷發展“生態+”旅游業,走上了今天生態立鎮、旅游活鎮的生態旅游經濟之路,繪就了“生態美、百姓富”的魯朗幸福畫卷。

巧打生態牌,青山成“金山”

“40多年前,這裡老百姓的收入主要靠砍樹和打獵,隻要有困難,就到木頭上打主意,一年到頭隻有2000多元的收入。”魯朗鎮扎西崗村團支部書記扎西次仁說,那會兒,有些本來茂密的原始森林沒過幾年就不見了。

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追求一時的經濟增長的結果就是森林面積的銳減和生態質量的下降,隨著林木的減少,魯朗的經濟也漸漸陷入困境。

痛定思痛。當地重新審視資源,優化生態環境,讓青山換“金山”。1998年,西藏自治區對林區全面實施禁伐,中央和自治區不斷加大對藏東林區森林保護與建設力度﹔昔日以販賣木材為生的“木頭財政”開始淡出這個藏東南小鎮。

禁伐以來,魯朗鎮積極轉變林區經濟發展方式,大力倡導生態經濟。20多年過去,靠林吃林的當地農牧民走上了生態旅游發展經濟的道路。

盛夏時分,走進位於318國道上的魯朗鎮扎西崗村,一排排兩層藏式庭院在高高飄揚的國旗下顯得格外漂亮氣派。家家戶戶的房前屋后都種滿了花草樹木,點綴著美麗的家園。

平措家庭旅館。柴濟東 攝

步入平措的家庭旅館,眼前,繪有藏式花紋的牆壁和家具、做石鍋雞用的大石鍋、懸挂在房梁上的藏香豬肉、小袋青稞等,都透露出濃郁的藏家氛圍。

“1998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在給旅客當向導的時候萌生了開家庭旅館的想法。”出生在西藏和平解放前、做過奴隸的魯朗鎮扎西崗村村民平措告訴記者。1998年當年,平措靠家庭旅館收入就有2萬多元,成了村裡“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平措介紹,當初縣裡給村裡80萬元貼息貸款,一戶4萬元,首批扶持20戶發展家庭旅游業,3年內還款。“我的家庭旅館就是靠著黨和國家的政策好,不斷擴大規模,床位從最初的8張增加到了53張﹔從年收入兩三萬元躍升到現在的40萬元。”

看到平措家實實在在的變化,魯朗鎮周邊村民也紛紛經營起了家庭旅館,戶均收入每年10萬余元。相比靠種地、放牛一年掙的幾千塊錢,這幾乎不敢想象。數據顯示,魯朗鎮8個行政村的272戶農牧民,目前開起了116家家庭旅館,去年共接待游客7.08萬人次,收入803.72萬元。

“俗話說靠山吃山,過去村裡人是上山伐木養家,現在我們是保護生態,隻要保護好這兒的天,就有飯吃。”平措自信地說。

魯朗鎮護林員在魯朗林海景區進行巡山作業。劉東君 攝

在魯朗,生態保護的觀念已經深入到農牧民心裡。

曾經的“砍伐者”也成了今日的護林員。“我們通過做好生態護林員這個工作,不僅解決了就業,還保護了環境。”扎西崗村村委會副主任尼瑪次仁說,“現在我們國家給公益林補貼一畝是5元,魯朗鎮公益林管護面積是180多萬畝,受益特別大。”

如今,西藏自治區建立了完善的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森林生態效益補償、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濕地生態效益補償等生態補償機制,至今累計落實各類生態補償資金316億元,讓全區近70萬農牧民穩穩地吃上了“生態飯”。

事實証明,靠生態環境保護帶來經濟蓬勃發展,讓青山綠水釋放紅利,才是百姓富裕的康庄大道。

(責編:廉夢歌、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