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攻堅,摘帽不摘幫扶——

“不獲全勝決不收兵”(政策解讀·摘帽之后)

 張  棖  瓊達卓嘎

2019年07月15日10: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7月,內蒙古赤峰林西縣一年中最炎熱的時節,十二吐村村民王華正滿頭大汗地拾掇著自家大棚,有駐村工作隊幫忙協調貸款、聯系客商,他心底很踏實。

  西藏拉薩城關區,維巴村村民強巴扎西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做起了小買賣,再加上村裡的分紅,年底收入有保障。

  “扶貧工作隊不能撤,做到摘帽不摘幫扶。”貧困縣摘帽后,脫貧成果如何鞏固?剩余貧困人口如何脫貧?駐村工作隊的工作重點發生了哪些變化?記者在內蒙古、西藏兩地進行了採訪。

  吃在村 住在村

  持續落實責任

  王華曾是駐村工作隊的重點關照對象。2017年度林西縣退出國貧縣,在內蒙古自治區第一個脫貧摘帽。縣裡摘了帽,可王華家沒脫貧。

  “患病10多年,每年光醫藥費就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在駐村第一書記和幫扶干部的幫助下,他免費申請到一座設施大棚,一年純收入3萬多元,還享受了健康扶貧政策,醫療費最多自付3000元。2018年11月,王華家也脫了貧。

  “現在各駐村工作隊和第一書記還是吃在村、住在村、干在村,持續落實幫扶責任。”林西縣扶貧辦主任趙光明說,“隊伍不撤、力度不減、標准不降、干勁不鬆。”

  城關區2016年度脫貧摘帽,強巴扎西在駐村工作隊的幫扶下脫了貧。

  如今,還是在工作隊的幫助下,他在家門口實現了就業。“現在駐村干部還經常主動到家來了解情況,幫忙解決家裡困難,還給我們提供免費的崗前培訓。”強巴扎西說。

  “每月都要監測貧困動態,持續關注脫貧戶和相對困難戶的經濟生活狀況。”城關區扶貧辦主任索朗次仁介紹,要對可能存在返貧隱患的脫貧戶提出切實可行的鞏固措施,確保脫貧戶不返貧。

  摘帽不摘幫扶,扶貧干部繼續堅守崗位,保持了工作的連續性和有效性。

  “今年全縣按照因村選派、按需選派原則調整了駐村工作隊,規范數量、保証質量。”林西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董德華說,目前全縣104個村共選派第一書記101人、駐村工作隊員394人。

  城關區區長劉亮介紹,城關區12個鄉(街道)、51個村(社區),目前在崗駐村干部達204人,其中第一書記36人,第一書記兼駐村工作隊隊長30人。

  定制度 強保障

  激勵扎根基層

  摘帽不摘幫扶,不僅要保証幫扶力量不能撤,還要通過一系列制度壓實責任,推動駐村工作隊在鞏固脫貧成果的工作中履職盡責。

  今年3月,林西縣水利局的楊卓成為西山根村的新任第一書記,通過駐村干部業務培訓以及每月三次的走訪入戶,如今已做到了村情、貧困戶和脫貧攻堅相關情況“一口清”。

  “按規定,我們駐村干部必須與原單位工作全脫鉤,每年在村工作不能少於200天,還要半年一述職,一年一總結。”楊卓說。

  “組織部門會抽調人員組成專項督查組,對駐村干部在崗、進村入戶了解情況等方面進行全面實地督查,發現問題及時向鄉鎮黨委反饋並責令整改。”董德華介紹,當地修訂完善了駐村干部日常管理和考評辦法,對駐村工作隊和第一書記職責、駐村要求等做出了明確規定。

  “在城關區,駐村成員一月一考核、工作隊一季度一考核、派駐單位一年一考核,對駐村工作隊所駐村居未按時序完成年度脫貧攻堅計劃任務的‘一票否決’。”劉亮說,以上考核結果還與干部年度考核相挂鉤,並成為組織人事部門干部提拔使用的依據。

  關愛廣大駐村干部,各地也一直在激勵保障上下功夫。

  城關區每季度召開一次駐村工作隊例會,參會人員互相學習、交流經驗,探討解決工作中存在的困難和問題。

  林西縣每年安排專項資金50萬元為駐村干部改善食宿條件,按照縣直派出駐村干部每人每天100元、鄉鎮派出駐村干部每人每年5000元的標准發放駐村補助,讓干部願意扎根基層,做好脫貧摘帽后的工作。

  近期,根據干部隊伍建設需要,林西縣調整使用部分干部,34名提拔人選中有駐村干部23名,佔提拔人選總數的67.6%。從2015年4月至今年4月一直擔任統部鎮水泉村第一書記的楊海龍,由於扶貧成績突出、群眾認可、考核結果優秀,不久前被提拔為縣網信辦主任。

  促脫貧 防返貧

  仍要爬坡闖關

  脫貧攻堅本身就是場持久戰。說起當前和接下來面臨的挑戰,不少干部坦言,擔子不輕。

  貧困家庭脫貧,消除絕對貧困,是林西縣接下來一段時間幫扶工作的重點。趙光明表示,駐村工作隊還有許多難關要闖、陡坡要爬。對於未脫貧的,要抓緊脫貧﹔對於已脫貧的,要防止返貧﹔對於非貧困戶的“邊緣戶”,還要防止致貧。

  “比如一些邊緣戶,對照脫貧標准有所欠缺的,就要本著缺什麼補什麼的原則予以解決。”趙光明說。

  “我們家已經脫了貧,幫扶干部也沒有放手,仍然定期上門入戶。”今年王華又貸款購買了一座大棚,收入越來越多,心裡也越來越有底氣。

  “做好不摘幫扶工作,要鞏固思想認識,決不能緩口氣鬆點勁。”趙光明說。“還要鞏固脫貧責任,切實落實好目標分解、定期督察、考核獎懲等行之有效的制度,不獲全勝決不收兵。”董德華補充道。

  實際工作中,摘帽后的幫扶工作也面臨一些難題。維巴村駐村工作隊隊長達瓦旦增說:“政府專門設置了一些公益性崗位,很多崗位需要具備一定的文化水平,但許多人都達不到基本要求。”他在基層感受最深的是建檔立卡貧困戶文化水平普遍偏低,希望未來繼續加強文化培訓和技術培訓。

  “我自己就是例子。”強巴扎西深有感觸,“本來工作隊想給我和妻子安排公益性崗位,但是文化水平太低,根本做不了。”

  “目前,極少數群眾‘等靠要’的思想嚴重,比如一些貧困戶能夠穩定達到脫貧標准線,但為了得到更多幫扶,刻意隱瞞收入,缺乏自我奮斗、主動發展意識。”拉薩市市長、城關區委書記果果表示,還是要發揮整村推進、結對幫扶的引領作用,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真正激發群眾的內生動力。

  “同時,我們也會加強精准培訓,針對貧困戶發展產業需求,避免形式化,增強實用性。”果果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5日 02 版)

(責編:聶蓉蓉、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