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戰線是西藏民主改革成功的重要法寶

王耀強

2019年04月22日10:17  來源:西藏日報
 
原標題:統一戰線是西藏民主改革成功的重要法寶

  1959年3月,轟轟烈烈的西藏民主改革拉開序幕。至1961年春,西藏民主改革基本完成,徹底推翻了落后、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實現了西藏歷史上劃時代的偉大變革。回顧歷史,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我們當時在面臨如此艱難的形勢、如此艱巨的任務的情況下,僅用兩年多的時間就能夠取得如此了不起的成就?大量歷史事實表明,在西藏民主改革開始初期,正是在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正確領導下,西藏工委堅決貫徹執行黨的統一戰線理論和路線,在統戰領域制定了一系列符合當時實際的方針和政策,如“三反雙減”(反叛亂、反烏拉差役、反人身奴役,減租、減息)、團結中等奴隸、與愛國進步上層人士“要商量辦事”、對未叛亂農奴主的生產資料實行和平贖買,等等。通過統戰領域這一系列靈活的方針政策的貫徹落實,幫助我們爭取到了最廣泛的支持、獲得了最廣大的力量,進而推動民主改革在短期內取得巨大成就。所以,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正是由於有了黨的統一戰線理論的成功運用才有了西藏民主改革的非凡成就,也可以說,統一戰線是西藏民主改革成功的重要法寶。

  統一戰線需要解決的是力量的來源問題,即如何擴大群眾基礎的問題。實踐中,我們發展總結出了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重要策略,最大范圍地擴大群眾基礎,最大限度地壯大自身力量。

  馬克思指出,無產階級隻有解放全人類最后才能解放自己。同時,無產階級運動是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運動,絕大多數人的運動理應由絕大多數人共同參與。因而,在偉大的社會革命浪潮中,無產階級隻有爭取到絕大多數人的支持才能最終獲得解放。然而,在特定的社會結構中,由於利益主張不同,並不是每個階級、每股力量都是革命的、進步的,依據其對革命的擁護程度,在一定時期內,我們可以把社會中的各種勢力分為進步勢力、中間勢力和頑固勢力三個基本范疇。為了有效擴大我們的群眾基礎以壯大自身力量,就必須主動發展進步勢力,積極爭取中間勢力,堅決孤立頑固勢力。

  早在民主改革前夕,毛澤東同志在關於西藏工作方針的指示中就曾指出,我們要用一切努力和適當辦法,爭取十四世達賴及其上層集團的多數,孤立少數壞分子,達到不流血地在多年內逐步改革西藏經濟政治的目的。按照這一最初的設想並加上后來的實踐,我們逐步在西藏民主改革中摸索出了一條獨特、有效的路子。當時,改革面臨的是一個十分黑暗的封建農奴制社會,農奴主階級(包括農奴主代理人)僅佔總人數的不到5%,而廣大的農奴階級卻超過95%以上。鑒於當時社會階級剝削和受剝削程度不同,我們對當時的社會勢力作了進一步的劃分:在當時的總人口中,農奴主佔2%,農奴主代理人不到3%,合計剝削階級佔總人口不到5%﹔富裕農奴3%,中等農奴17%,貧苦農奴70%,奴隸5%,這些是被剝削階級,超過總人口的95%。面對這一層次分明的社會結構,為了有效壯大民主改革的支持和推動力量,我們在當時採取了一條“依靠貧苦農奴和奴隸,團結中等農奴(包括富裕農奴),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打擊叛亂的和最反動的農奴主和農奴主代理人,徹底消滅農奴制度,消滅農奴主階級”的政治路線。通過這樣一條政治路線的確立,我們不難發現,民主改革中我們依靠的中堅力量即進步勢力達到總人口的75%,我們爭取的中間力量即中間勢力達到總人口的20%,而我們堅決打擊的力量即頑固勢力不到總人口的5%,這就為西藏民主改革的推進獲得了最大范圍的支持,有效凝聚了改革的力量,大大減少了改革的阻力,進而推動了整個民主改革的快速發展。

  統一戰線需要解決的是力量的凝聚問題,即同盟的鞏固問題。實踐中,我們發展總結出爭取團結不同的同盟者,照顧同盟者的利益,同時給予其教育提高同盟者的基本方針,即從滿足物質利益和加強思想教育入手來打造堅固的統一戰線同盟。

  唯物史觀認為,追求利益是人類一切社會活動的動因,人們奮斗所爭取的一切都同他們的利益有關。共產黨人在整個無產階級運動中沒有同整個無產階級利益不同的利益,以實現最廣大人民的利益為旨歸。因而,黨在建立統一戰線同盟的過程中就必須全心全意維護好廣大同盟者的利益。同時,馬克思也進一步指出,利益是思想的基礎,但世界上既不存在脫離利益基礎的人類的純粹思想,也不存在完全抽象的“普遍利益”論。因而,在滿足同盟者利益的同時,還必須以無產階級特定的思想理論對同盟者給予相應的思想政治教育,以提高同盟者的無產階級覺悟,結成堅固的同盟來實現共同的利益。

  西藏民主改革期間,在物質利益方面,當時改革貫徹的原則就是盡可能滿足貧苦農奴和奴隸的要求,適當照顧中等農奴的利益。在民主改革的先后兩個步驟中,提出“三反雙減”,大幅減輕受剝削程度最深的農奴和奴隸的經濟、社會負擔。同時,將沒收的農奴主及其代理人的土地及其他生產資料一律分給受剝削的農奴和奴隸。據統計,截至1960年10月25日,共沒收和贖買了農奴主階級的土地280多萬克(一克相當於一市畝),分給了20多萬戶、80多萬名無地的農奴和奴隸。廣大的農奴階級在民主改革中獲得了巨大的實惠,革命熱情被充分激發。為了進一步激發廣大農奴階級的斗爭精神,提高他們的階級覺悟,我們在民主改革的進程中實行的是一邊平叛、一邊派工作組深入群眾、組織和發動群眾的政策。工作組充分深入群眾中,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建立起和群眾之間的深厚感情,向群眾宣傳黨在平叛和民主改革中的方針和政策,通過訪貧問苦、以苦引苦等方式,發動群眾深刻揭露封建農奴制度的黑暗、落后、反動的本質,控訴農奴主及其代理人的滔天罪行。通過這些行動,讓群眾吐苦水、挖窮根,在和反動勢力作斗爭的過程中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不斷提高他們的階級覺悟,增強斗爭的決心和信心。正是通過這兩方面措施的雙管齊下,使得我們廣大的農奴階級在整個民主改革的進程中都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與黨結成了最堅固的向反動勢力作斗爭的同盟,進而保証了整個民主改革的有效推進。

  統一戰線需要解決的是力量的運用問題,即方法策略問題。實踐中,我們發展總結出堅持無產階級原則的堅定性和策略的靈活性相結合的重要原則,保証了黨的統戰工作始終沿著正確的軌道順利進行。

  馬克思主義認為,無產階級的領導權是民主革命徹底勝利以及統一戰線取得成功的決定性條件和根本保証。一方面,作為無產階級的集中代表,無產階級政黨要始終掌握好統一戰線的領導權,就必須始終堅持自己的綱領、路線和戰略目標,以堅決的態度和堅定的立場率領同盟者前進並取得勝利,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改變﹔另一方面,根據不同的環境和條件,無產階級及其政黨需要靈活運用不同的手段,適當改變自己的策略,在特定的情況下善於與同盟者達成必要的妥協和讓步,以這種策略上暫時的退讓換來總的戰略目標的順利實現。以上就是對無產階級在統一戰線事業中保持原則的堅定性和策略的靈活性的要求。

  在整個民主改革的過程中,西藏工委大力發揚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工作路線,十分注重調查研究,根據西藏的特殊情況和當時的具體實際制定了一系列靈活的改革措施,同時又堅持根本原則不動搖,在統一戰線理論的運用方面真正做到了原則的堅定性與策略的靈活性的高度統一。在原則的堅定性方面,整個民主改革過程中,我們始終依靠的主要力量就是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受剝削和壓迫最深的農奴和奴隸,要達到的目的就是徹底消滅封建農奴制度、消滅農奴主階級,這是我們在整個民主改革過程中始終堅持的根本原則,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發生動搖,這也就保証了西藏民主改革能夠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實現了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因而能獲得最廣泛的支持。同時,為了整個民主改革能夠更順利地得以推行,我們在民主改革過程中也做到了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針對不同情況採取了不同措施,對爭取對象做了適當讓步。對於農奴主及其代理人的土地及其他生產資料,我們不是一律沒收,而是根據其是否參加叛亂採取區別對待政策。對於參與叛亂的,一律沒收其生產資料,但也分給其一份與農奴同等的生產資料以留活路﹔對於未參與叛亂的,生產資料一律不動,后由國家進行贖買,並在政治上給予一定關照。在土地分配過程中,對於富裕農奴的多余土地一般不予變動,仍屬其所有。另外,基於當時西藏農村、牧區、寺廟的不同情況,在改革過程中也採取了不同政策,以爭取到更多的支持。在農村實行的是“三反雙減”,更多照顧的是廣大農奴的利益﹔在牧區實行的是“三反兩利”(反叛亂、反烏拉差役、反奴役,牧工、牧主兩利),照顧到牧工利益的同時,也適當照顧了牧主的利益,以調動牧主的積極性發展生產﹔在寺廟實行的是“三反三算”(反叛亂、反封建特權、反剝削,算政治迫害、算等級壓迫、算經濟賬),照顧到受剝削農奴利益的同時,也適當照顧到了愛國守法宗教人士的利益,有利於對他們的團結。正是由於我們在整個民主改革過程中對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地區針對不同的情況採取了不同的策略,才使得改革的阻力大大減少,進而保証了整個民主改革的順利進行。

  西藏民主改革的巨大成功進一步啟示我們,無論是在哪個歷史時期,統一戰線始終都是中國共產黨凝聚人心、匯聚力量的政治優勢和戰略方針,是增強黨的階級基礎、擴大黨的群眾基礎、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的重要法寶,是黨奪取一系列事業成功和勝利的重要法寶。今天,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的偉大征程中,我們依然要運用好黨的統一戰線這個大法寶,善於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化解一切消極因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實現西藏的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增添新的更大的活力。

  (作者單位:自治區黨委黨校)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