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防軍人海拔6280米巡邏高原冰川:賀歲迎春在雲端

晏良 平措仁青

2019年02月12日12:51  來源:央廣網
 
原標題:邊防軍人海拔6280米巡邏高原冰川:賀歲迎春在雲端

  人工巡邏的制高點在哪,筆者沒有考証,但春節征服海拔6280米冰川,卻有幸見証。大年初一,西藏軍區崗巴“高原戍邊模范營”挑選耐力王、爬坡王等骨干破曉出征,筆者隨隊巡邏賀歲,登高迎春。

  我們從4900米的山腰向上攀爬,一捆“救命繩”將隊伍結成“命運共同體”。出發不到半小時,每個人喉嚨干得冒煙,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這裡貴為西藏名泉源頭,大家卻隻能吃雪止渴:管道在﹣26℃的低溫下“封口”,水壺變成“冰壺”。

  陡坡高高在上,令人絕望,筆者腳底打滑,摔在冰上。奇怪的是,口袋裡的雞蛋與堅冰斗而不破,仿佛練就“護體神功”,瞬間化作鉛球。筆者想拍下這神奇一幕,可笑起來臉部肌肉僵硬。更為糟糕的是,手機在極寒環境下自動關機,每次啟動都需用體溫解凍……

  老虎嘴,魚鰭山,牛角灣……我們將一個個象形地標踩在腳下,可邊關的遙遠和艱險,超出想像。遙望山重水復,后面還有無數險關要闖,筆者想打退堂鼓。“巡邏必須到點,這是對祖國最起碼的忠誠。”回味該營教導員洛鬆江措作動員的話,筆者說服自己,堅持下去……

  越往上走,風越大,雪越狂。此時,體能優勢和年齡差距顯現出來,營裡挑選的10名年輕骨干雖然呼吸急促,但說話的語速還算正常。即將奔四的筆者喘氣好比拉風箱,胸口如壓磨盤石,體能消耗影響口語表達,一句話硬生生掰成了三四句。

  “你們——你們先走,讓我——讓我——讓我休息一下。”翻越陡坡,冰湖橫在眼前,狂風貼地斬來。面對無邊蒼茫和回旋飛雪,筆者頓時泄氣,趴在一個冰窩子裡,想避避風頭。

  “我帶張少康和楊家輝去前面探路,其他人原地休息十分鐘,蔣茂柏和羅旭峰負責警戒。”張宇抬腕看表,作出部署。

  開路先鋒不好當,既要以身涉險、走在前面,還要反復折騰、找准線路。“少康是耐力王,家輝是爬坡王。”大家用服氣的語氣介紹說,“我們排長張宇和歌手同名,是個戍邊大明星,他的最大優點是找不到缺點。”

  這時,張宇向隊伍比劃了“跟我來”的手勢。不過,他通過對講機傳達的指示令人不解——“大家盡量貼著岸邊走,最好不要踩我們的腳印。”

  筆者不願照做,踏上了一個新鮮腳印,頓感周圍的冰層皴裂,想要收腿已來不及,隻能眼睜睜看著右腿下陷,冰刀剜皮刮骨……張宇真不厚道,竟然挑選相對單薄的隊員過來幫忙,自己置身事外。

  逃過一劫,筆者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和科學用兵。原來,腳下的湖僅在冬季封凍,由於測不出湖面的冰層厚度,無法估算承重能力,穩妥的做法就是不重復踩踏,減少受力面。同時,貼著岸邊走相對保險。一旦出事,必須用體重較輕的隊員參與救援,反之隻會幫倒忙。

  考驗接踵而至。鑒於積雪的地方不牢靠,張宇提醒大伙專挑冰面行走,此舉利大於弊,好處是不會下陷,問題是容易摔跤……一路跌跌撞撞,全程磕磕碰碰。

  目標就在眼前,是亙古冰川,刀插不進,鷹飛不過。

  鳥不敢來,哨兵常在。張宇對這個冰川再熟悉不過了,數度與之交手。隻見他簡單勘察地形,迅速牽繩上前,招呼隊員跟上。筆者排在墊后的下士衛生員崔元博前面,咬緊牙關跟上。

  “晏干事,小心!”伴著崔元博的驚呼,筆者已然滑落了兩三米遠。好在筆者緊急剎車,懸停崖上……到達目的地,大家紛紛在冰層上寫下名字,完成“簽到”。

  “我們在海拔6200米的西藏邊關,祝全國人民新春快樂,扎西德勒……”隊員們在雄關展示五星紅旗,驕傲宣誓:“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

  宣誓主權和拜年時,發生了一段插曲。大家提出,排序要有講究。筆者因為年齡最大、摔倒次數最多(其實每名隊員至少摔倒10次),被大家推舉站在C位。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