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達老人的藏戲人生

王超

2019年02月12日11:13  來源:拉薩日報
 
原標題:旦達老人的藏戲人生

  西藏拉薩堆龍德慶區素有“藏戲之鄉”的美稱,經過長期的傳承發展,覺木隆藏戲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表演風格,深受觀眾喜愛。這也造就了覺木隆藏戲極其廣泛的影響,也造就了一大批優秀的藏戲人才,73歲的旦達就是其中一位。

  小時候,他是藏戲“朗讀者”

  1945年旦達出生,那個沒有手機、沒有互聯網的年代,大人小孩最大的娛樂莫過於看藏戲,但藏戲不常有,所以每一次的演出大家都會很珍惜。

  回憶起當時看藏戲的場景,旦達老人仍是一臉享受:“無論看多少次都會覺得意猶未盡,看得入神了就會跟著人物一起哭。”

  當時,村裡的老師將藏戲讀給正在上學的小朋友聽,當時年僅13歲酷愛藏戲的旦達,自然成為其中的一名。

  “雖然現在很多年輕人眼中讀故事書是很煩躁的,但在那時候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而且大家都很願意讀。”

  因為讀的次數太多,13歲的旦達幾乎能把裡面的情景倒背如流,甚至到現在,作為紀念,老人還保存著當時經常讀的那本《卓瓦桑姆》。

  旦達的母親也是一位藏戲迷,同時也是覺木隆藏戲團的演員。受母親影響,又經常擔任朗讀者,年輕的旦達不僅對藏戲有了深厚的感情,更熱切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名藏戲演員。

  成年后,他成為了一名藏戲演員

  后來,藏戲團重新開始招收學員,重組民間覺木隆藏戲團。這對旦達而言是天大的喜訊,旦達特別希望有一天能加入藏戲團並系統的學習藏戲表演。

  選拔那天,老師們讓旦達唱了一小段藏戲曲目,因為表現出眾,成功的加入了覺木隆藏戲團,開始了他50多年的藏戲生涯。

  剛開始,覺木隆藏戲團只是民間團體,沒有固定的時間和場地,多數是在村子裡的林間排練,演出也很少,自然也沒有可觀的收入。

  “那是一段艱難時光,不僅戲服是自己的便衣,而且在唱戲的學習傳授方面也難以持續。但這一切在大家看來都是小事。”旦達以及覺木隆藏戲團成員們並沒有因此而心灰意冷,反而越挫越勇。

  隨后,改革開放的大好背景下,人們的文化需求多了,市場、觀念也轉變了。旦達他們也開始改變策略,一方面通過流動演出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擴大自身影響力,傳播藏戲、推廣藏戲。

  年老后,他成為了藏戲的傳承人

  到了2000年左右,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覺木隆藏戲得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歡,而此時,雖然旦達自身的生活條件大大改善,但他卻最在乎的是覺木隆藏戲的未來。

  想到自己的“藏戲人生”,他覺得自己一定要做一些有價值的事情。於是,他與團友們商量后,決定成立一支專業的藏戲團隊。在演出的同時,開班教授藏戲。

  后來,隨著國家對傳統文化的重視和保護,自治區、拉薩市、堆龍德慶區積極響應國家政策,大力實施和推行了保護傳統文化的工作。

  覺木隆藏戲也得到了各級部門的高度重視,得到了各方的支持。“政府給我們專門訂制了戲服並且鼓勵我們要繼續發揚傳統文化,做好繼承。”旦達感激地說。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63歲的旦達受邀前往北京進行了演出。隨后,他還獲得了一大批榮譽稱號,他成為了覺木隆藏戲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這一切讓旦達十分感激,也十分欣慰。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旦達進入了暮年,他感到自己身體對於藏戲表演很吃力了,但他始終還是不願離開藏戲,於是又轉到幕后,主要負責指導、傳承。

  “國家如此重視我們的民族文化藝術,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將覺木隆藏戲發揚光大。”旦達說。

  而今,覺木隆藏戲團不僅有寬敞明亮的排練室還有嶄新的戲服、設備,收入也比過去更加可觀。每年覺木隆藏戲團在村裡演出時旦達老人都會到現場觀看,他也經常對大家鼓勵說:“比起剛開始成立那會兒,無論是基本功還是對藏戲的理解,大家都有了很大的進步,希望大家能繼續傳承下去。我們能發展的這麼好,要感恩這樣的好時代。”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