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語文老師宋冬:藏族學生眼裡的“宋阿媽”

2019年02月04日13:51  來源:浙江在線
 
原標題:援藏語文老師宋冬:藏族學生眼裡的“宋阿媽”

援藏語文老師宋冬:藏族學生眼裡的“宋阿媽”

援藏語文老師宋冬:藏族學生眼裡的“宋阿媽”

援藏語文老師宋冬:藏族學生眼裡的“宋阿媽”

  雪白的哈達、聖潔的雪山,在許多人心裡,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是一塊瑰寶,也是旅游最好的目的地。不過,讓海邊人長期在這裡工作生活,就少了游玩時的愜意,而多的則是付出和堅守。

  宋冬,仙居縣橫溪中學語文老師,她和來自浙江各地的40多位優秀的高中老師一起,組成援藏教師團,自去年3月遠赴千裡之外的拉薩,扎根拉薩那曲高級中學,將在那裡支教一年半,以幫助提高當地學生的學習成績。

  雪域高原上首位台州班主任

  從1999年台州學院畢業參加教學工作算起,宋冬教齡已經20年,她是仙居的橫溪中學語文老師,目前已是一名中學高級老師。

  2016年偶然的一個機會,宋冬獲知浙江省教育廳正在選拔一批中學老師,組成教師團隊,遠赴西藏對當地的學校進行組團式支教。她第一時間選擇了報名參加,並且在全市的3位報名者中脫穎而出。

  “當時也沒想那麼多,覺得如果有這樣一次支教經歷,對我教書育人的生涯,非常有意義。”宋冬說,順利通過體檢后,她就一直在網上查找各種西藏生活的攻略,惶恐而又憧憬地等待著自己的支教生涯。

  去年3月8日,宋冬收拾行李和其他老師一起,踏上了杭州飛往拉薩的班機。經歷了六七個小時的飛行,一行人終於踏上了青藏高原。沒有一分鐘停留,老師們立即前往此次支教的目的地:拉薩那曲高級中學。

  “西藏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他們選擇了異地辦學,把那曲市的學生集中到拉薩來上學,這所學校是由我們浙江省援建的,教學設施跟浙江當地的學校區別不大。”宋冬說,看到學校的時候,她發現條件並沒有她想象中糟糕。

  不過,進藏的第一關——高原反應卻讓她差點倒下了,也就是到達學校的第二天凌晨,宋冬出現了上吐下瀉,甚至呼吸困難的情況,她隻能在醫生的安排下進行了吸氧和休息。

  “我還算好的,一起的一位杭州的老師,一米八的大高個,出現肺水腫,被緊急送回了浙江,休養了一個半月才回到拉薩。”宋冬說。

  到達學校的第三天,新學期的教學任務就分配下來了,宋冬所負責教學的班級是高一(14)班浙江實驗班,而且是第一位當班主任的浙江老師。接下來的一年半時間,她要陪伴著50位來自那曲的孩子,一起學習和成長。

  學生眼裡最愛的“宋阿媽”

  那曲市離拉薩非常遠,開車需要七八個小時,學生們來學校后遠離親人,身為班主任的宋冬不僅在學習上是他們的老師,生活中還要像媽媽一樣照顧孩子們的生活。

  接手班級后,宋冬的第一個任務是輔導高一(6)班的學生洛桑赤列參加主題是“中國夢·羌塘夢·我的夢”的演講比賽。為了了解藏北草原的風土人情,她找了幾位同學促膝長談,最終完成演講初稿,接下來一個星期,每天她都和洛桑赤列進行3個小時的示范演講、調整等訓練。

  最終在演講比賽上,洛桑赤列以比第二名高出0.9分的成績,榮獲那曲市教育系統紀念五四運動99周年暨學生演講比賽一等獎。

  在進一步的教學中,宋冬發現,西藏的孩子們非常的天真和純潔,但他們也存在注意力很難集中,不愛做筆記、習慣死記硬背、學習底子比較差等問題。“他們的漢語水平,差不多隻有浙江這邊初一的水平,提高的空間很大。”

  在教學中,宋冬不厭其煩,一遍一遍地講解,慢慢地培養他們的學習習慣,漸漸地,同學們中文的閱讀、寫作等能力日漸提高。在宋冬等援藏浙江老師團的努力下,高一(14)班各科成績進步明顯,2018年期末考,全班平均分遙遙領先其他班級。

  在生活中,宋冬是這些離家求學的孩子們的家長,孩子一生病,她就會全程陪護照看。去年10月初,班上一位名叫羅央措的同學,在夜自習的時候突然胸口痛,昏倒在地上。

  宋冬第一時間將她送往校醫室,醫生說病情比較嚴重要送醫院,立即聯系校車把她送往西藏第三人民醫院。“孩子是孤兒,在拉薩沒有親戚,我一直陪著她完成檢查,並且聯系那曲孤兒院,等他們那邊人來了才放心。”

  而這種學生突發疾病的情況,在宋冬當班主任的1年時間裡,發生了三四起,好在最終學生們都有驚無險。宋冬的付出,天真純潔的藏族學生們也看在眼裡,她們親切地叫宋冬為“宋阿媽”。

  學生益西卓瑪在她的日記裡這樣寫道:我們的班主任,如同我們父母一般一直陪在我們的身邊,不離不棄地跟在我們后面,宋老師,您是我們班堅硬的后盾,這一年辛苦您了!

  女兒心中偉大的援藏老師

  雖然已經過去近一年,但宋冬還記得去年離家時,母親抹著眼淚,塞給她的泥土谷米包,讓她在西藏一定要注意身體。一向長期在外奔波出差、不怎麼言語的老公也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選擇遠赴西藏支教,我唯一愧疚的是我的家人,沒法陪伴家人照顧女兒。”宋冬說,在西藏拉薩的第一個學期,她和其他老師一步步地克服了飲食、飲水的不習慣,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

  學校每個星期上課6天,隻有在星期天才會有班車到拉薩,採購一些生活用品。也隻有在這時,宋冬才有時間拿起電話,跟遠在千裡之外的家人打上一通電話,互報平安,聊一些生活近況。

  去年學校放暑假,宋冬回到家,短短地待了十多天就回到西藏去了,正在讀初三的女兒偷偷地給她塞了一封信,信封上寫著《我眼裡的援藏媽媽》,讀完女兒的信,她不禁默默地流下了眼淚。

  信中,女兒寫道:“母親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去援藏,她並沒有一絲絲的后悔,只是對我抱有愧疚。我會有失落,但是我沒有埋怨的理由,我也學不會怎麼去埋怨一位偉大的母親。我隻想說,每一位援藏老師都很偉大,他們都為國家而付出,而不是單單為了自己,這種精神,是難能可貴的,作為家人,我們隻能支持他們的選擇,無關榮譽。”

  也正是宋冬進藏的這段時間,女兒的學習成績快速下滑。有一天,女兒在電話裡對她說:“媽媽,重點中學我怕是考不上了,我想考藝術類專業。”聽到女兒的話,宋冬徹夜難眠,她想了很多,也覺得虧欠孩子太多。

  完成了2018學年的支教任務,回到老家的宋冬,第一時間選擇去陪半年沒見的女兒。她在微信上這樣寫道: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去接夜自習放學的女兒,深感慚愧。

  當雪域高原迎來春天的時候,宋冬將再次離開家人,踏上援藏的路途,那裡有她可愛的學生。“為了藏區的孩子們,我不后悔,‘淡泊明志,寧靜致遠,奉獻教育,一生無悔’,是我一生的堅守。”宋冬說。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