兢兢業業做好“針線活兒”(一線行走)

鄧建勝

2019年01月08日10: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繪圖:馬國英

  達娃把自己的工作定位為“做針線活兒”,體現的是責任與擔當

      

  認識達娃,一年多了。

  他是西藏隆子縣玉麥鄉黨支部書記。那次去玉麥採訪,我住了四天三夜,或許是因為彼此不熟悉,或許是他久居邊陲沒有見過“大記者”,他跟我沒說上幾句話。

  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10月底給卓嘎、央宗姐妹的回信,讓玉麥這個曾經的“三人鄉”聞名遐邇,我跟達娃的交往也因此多了起來。由於卓嘎、央宗不會說普通話,無論在拉薩還是北京,達娃自然成了姐妹倆的“代言人”。在交往中我逐漸發現,達娃其實是個見過大世面的“80后”,有閱歷,有見識,甚至“神通廣大”!

  有次他來拉薩,我約他到辦公室做客,坐下半個多小時,他接了不下5個電話。都是找他辦事的。有人問他何時回玉麥,讓他到哪個鋪子取衣服、幫著買幾個節能燈泡﹔有人詢問達娃見到她家在拉薩讀初二的孩子沒有,捎去的水果孩子喜不喜歡吃。最后一個電話,是鄉裡郵遞員打來的,他孩子讀大三了,請達娃幫忙在拉薩找家實習單位。

  “基層干部,就是群眾的服務員,我們干的全是‘針線活兒’。”達娃不好意思地解釋道,難掩滿臉的滿足和自豪。

  有一件事,他請我拿主意——次仁曲杰家的男孩快滿16周歲了,他想幫這孩子申請護林員的公益崗位。“孩子跟我最親,每次見到都追過來‘巴達娃啦,巴達娃啦(藏語,意思是達娃親叔叔)’地叫。”達娃動情地說,眼裡噙著淚水。

  達娃說,鄉裡沒有衛生院,男孩出生時難產,落下腦癱。他曾帶著孩子一起巡護邊境,全程七八十公裡全靠步行,七八天下來,回來大家都瘦了十幾斤,這孩子特別能吃苦,懂事。“隻要有人帶,他當護林員挺合適的。每年三四千元收入,多少能為家裡減輕點負擔。”達娃說。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人們常用這句話形容基層工作的復雜。達娃把自己的工作定位為“做針線活兒”,用朴素的語言道出了對“一根針”的理解、對“下足繡花功夫”的認識。去年,拉薩市康樂小區安置了25戶來自1500多公裡之外的三岩片區貧困群眾。他們很多沒有用過自來水、沒有見過紅綠燈。社區安排公寓樓內的黨員帶頭,教他們過馬路、用微波爐等。這樣的“針線活兒”,讓從大山走出來的鄉親,在都市新環境中找到親情和溫暖。

  “針線活兒”體現的是責任與擔當。正是有千萬個像達娃這樣的基層黨員干部,兢兢業業地做好手中的“針線活兒”,各族群眾才能發自內心地聽黨話,跟黨走。做好“針線活兒”,其實是一種無聲的堅守和奉獻,一步一個腳印,這是我們在追夢路上不可缺少的。

  (作者為本報西藏分社記者) 

  欄目投稿郵箱:yxxz8494@163.com


  《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08日 15 版)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