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曼尼窮盡一生畫出西藏美

裴聰

2019年01月04日11:27  來源:西藏日報
 
原標題:索曼尼窮盡一生畫出西藏美

1.jpg

索曼尼在繪畫。

2.jpg

索曼尼的作品《洗衣歌》。

3.jpg

索曼尼背著相機採風。

4.jpg

索曼尼的作品《天籟之音》。

5.jpg

圖為拉薩市文聯、拉薩市美術家協會的會員們向索曼尼(右二)等藝術家獻哈達,慶祝2018年拉薩市美術家協會索曼尼、張德才和次格等藝術家的作品畫展成功舉辦。

6.jpg

索曼尼的作品《永遠的懷念》。

7.jpg

索曼尼的作品《你拍我,我拍你 》。

  高天厚土,雲山千裡,淳朴民風,萬物生靈……西藏的美是無窮的。

  “作為一個繪畫愛好者,我的夢想就是窮盡一生畫出西藏美。”今年40多歲的索曼尼是一個業余畫家,卻把畫畫當作一番事業來做。

  索曼尼出生在八廓街,生長在八廓街,父親是西藏著名作曲家羅念一。小的時候,索曼尼就展現出了繪畫的天賦。索曼尼7、8歲的時候,由於父親常年出差在外,無暇照顧家中的兒女,便提出把他送到老家四川合江。拉薩到合江路途漫漫,第一次接觸飛機、火車、輪船,讓小索曼尼興奮不已,他拿起手中的畫筆,造型迥異、充滿童趣的飛機、火車、輪船躍然紙上。

  索曼尼小的時候,正流行看連環畫。母親是新華書店的員工,索曼尼便總跟著媽媽一起去上班,然后泡在書店裡看一整天的書。長大后頂替母親的工作一度成為了他的夢想。“那時候,看完一本連環畫,自己就要照著畫一本。特別喜歡看武俠小說,一本武俠小說一晚上就可以一口氣讀完。”興趣愛好成了索曼尼最好的老師。

  除了畫畫,索曼尼還喜歡書法、攝影和踢足球等。繪畫和足球算是最愛。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父親語重心長地對他說,馬上就要高考了,你自己選擇是去學體育還是繪畫專業,你自己考慮好。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裡,認真考慮后,他選擇了繪畫,並在1991年如願考上了西藏大學藝術系,學習美術專業。

  大學畢業后,索曼尼分配到拉薩晚報社工作。他用自己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錢,加上從家裡借的錢,花費了8000多元購買了一部相機,閑暇之余就跑到八廓街去拍照。

  冬天是周邊藏區老百姓到拉薩朝拜的季節,八廓街上身著不同風格民族服飾的人群熙熙攘攘。每年這個時候,索曼尼都會背著相機到這裡蹲點拍攝,一拍就是20個年頭。

  “我是八廓街裡長大的孩子,對這裡有著深厚的感情。”索曼尼熟悉這裡的一切,也見証著這裡的變遷。老房子的外形、商店的招牌、牧民的服飾……除了用相機瞬間抓拍記錄看到的,索曼尼還有一種長期記錄的方式——油畫。

  在西藏本土油畫藝術家中,用寫實手法進行藝術創作的畫家為數不多。“油畫被稱為‘世界語言’,它可以直觀地讓人明白繪畫者想表達的東西。”多年來,索曼尼也堅持用寫實的方法創作。

  年邁的老人一手搖動著轉經筒,一手捻著佛珠,目光深邃地注視著前方,歲月刻在了他額上的皺紋裡,留在了那雙飽含虔誠的眼中,就在這位老人的胸前,挂著一枚紅色的毛主席像章﹔在藏北漫天冰雪之間,一位母親目光堅定地凝視著前方,懷中的孩童探出頭來睜大了眼睛向外張望,耳裡塞著一副藍色的菲利普耳機,邊聽著耳機邊觀望著母親胸懷以外的世界﹔在八廓街的小巷裡,一群年輕人在一起說說笑笑,他們大多身著傳統的民族服飾,而其中一個扎著馬尾辮的藏族姑娘顯得與眾不同,她戴著紅珊瑚項鏈,穿的是白色運動衫加牛仔衣……在索曼尼的作品中,傳統的西藏風情裡充滿了時代感,也顯現出索曼尼的細膩和獨具匠心。

  “我曾遇到過民主改革后重獲新生的翻身農奴,他們的經歷非常坎坷。對於他們來說,對給予他們自由的毛主席有著很深的感情。老一輩翻身農奴為表達感激之情,便有了佩戴毛主席像章每天做祈禱的人。”索曼尼回憶著當初繪畫《永遠的懷念》這幅作品時的情景。

  索曼尼把小孩戴菲利普耳機的那幅油畫取名為《天籟之音》。“‘天籟之音’中,若沒有小孩耳中的耳機,那只是一幅很普通的人物寫生了。還在母親懷中的小孩,是新生代,是未來。孩子的眼睛是明亮而純粹的,他們看到了什麼便認識什麼,但我認為這還不夠,或說還不僅如此。他們不但在用雙眼觀察和認識世界,同時還在聆聽,聽世界的聲音,聽對於他來說未知的聲音。因此,凡此新鮮的體驗和影響著他感知世界的事物,於他而言便是天籟之音。”索曼尼講述著“天籟之音”的寓意。

  堅持寫實不代表一成不變,天性頑皮的索曼尼有時候也會來些“惡搞”,這也體現在他的繪畫作品中。有一次,索曼尼在羅布林卡看到一位著名的外籍足球教練攜妻子和女兒身著華麗的藏族服飾一起吃藏餐。金發碧眼的外國人穿戴藏族服飾也很漂亮,這給索曼尼帶來很大啟發。於是喬布斯、科菲·安南、布什、奧巴馬、安吉莉娜·朱莉……這些個世界上各色人等,還有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的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鏡頭下那個著名的阿富汗少女,一個個來自迥異社會文化背景下的人物身著藏裝,被“移植”在輪回轉世系列的畫面中,充滿了俏皮感,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索曼尼還有一個漢族名字叫川竹,那是父親取的,希望他像一棵竹子一樣蒼勁生長。所以有時候,他也會在作品上落名川竹 ·索曼尼。為了紀念父親的經典之作《洗衣歌》,索曼尼還專門繪制了一幅同名油畫,再現了歌中民族團結、軍民魚水深情的生動情節。

  現在,索曼尼利用工作業余時間已經創作了30多幅油畫。“我畫一幅油畫一般需要3個月左右的時間,有一幅花費了9個月的時間去創作。每一幅油畫都像是自己孕育的孩子一樣,沒有拿去賣錢的念頭。”對於自己的作品,索曼尼如數家珍。

  這些年,索曼尼創作出了很多精品,其油畫作品《轉八廓街的人們》入選《攜手新世紀——第三屆中國油畫展精選作品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展出,作品並被編入同名畫冊﹔油畫作品《洗衣歌》參加由國家文化部舉辦的全國第十四屆群星獎,榮獲優秀獎,作品同時被編入《全國第十四屆群星獎——美術書法攝影優秀作品集》﹔油畫作品《五色風馬經幡》獲“高原 高原”西部油畫雙年展優秀獎並被西安美術博物館(國家級博物館)收藏。同時,索曼尼創作撰寫的部分油畫、攝影作品、藝術評論文章刊登在《美術》《西藏文藝》《西藏藝術研究》《雪域文化》等國家級、自治區級報刊雜志上。

  “以前畫畫時,對自己的最高要求就是畫得要逼真,把油畫畫得像一幅放大了的照片,而現在關注的是如何畫出能體現當代的畫面。西藏的美是無窮無盡的,我就想用繪畫的方式窮盡一生去追求,展現大美西藏。”如今的索曼尼,淡去了初出茅廬時一味追求畫面質感的匠氣,多了些許內心對西藏這片熱土深層次的思考。他筆下的西藏是一片充滿生機的土地,濃墨重彩之間,既有對傳統和過往年華的回望和懷念,又在仿若不經意間透過一個眼神、一抹色彩、一個小物件盡情詮釋活力和希望。

(責編:吳雨仁、柴濟東)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