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大時代,《八廓街北院》裡那些人的40年

王媛媛 趙耀

2018年12月18日14:17  來源:中國西藏網
 
原標題:小人物大時代,《八廓街北院》裡那些人的40年

  拉薩八廓街的一處古建大院裡,居住在這裡的人們正圍著一口古井,等待著祭水神儀式的舉行。大院裡,“熱烈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20周年”的橫幅高挂,這一年是1985年。

  圖為演出結束后演員謝幕。攝影:趙耀

  12月17日晚,西藏自治區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獻禮演出——大型話劇《八廓街北院》在西藏藏戲藝術中心拉開序幕。

  西藏話劇團創研室編劇次仁玉珍告訴記者,《八廓街北院》創作於2013年。從當時的初稿到現在的呈現,劇本已經修改了十多次。

  次仁玉珍說,該劇主要講的是八廓街北院裡鄰裡間40年的變化。劇中一個個小人物生活以及命運的改變,隻能在改革開放這個特殊時代才能實現。“劇裡很多人物的命運並不只是單靠自己的努力去改變的,時代賦予了很多。”

  次仁玉珍希望通過作品,能喚醒大家在大院裡和街坊鄰居共同生活時的情感記憶。“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想讓觀眾看到改革開放40年來拉薩的變化、西藏的變化。”

  普珠扎:從小混混到非遺傳承人

  八廓街北院裡,人們正商討著修繕一新的古井誰來取第一桶水。嘰嘰喳喳討論后,大家決定,頭道井水應當給院裡的長輩葡萄奶奶。

  沒等眾人將水遞到葡萄奶奶面前,一個留著長發,穿著花襯衣、牛仔褲的年輕人搶了上去。眾人紛紛斥責。

  他便是劇中的主人公——普珠扎,一個從小被葡萄奶奶收養的棄子。常常用拳頭對抗著人們的質疑,是街坊鄰居眼裡的小混混。

  圖為普珠扎在葡萄奶奶過世時徹底悔悟。攝影:趙耀

  善良的葡萄奶奶一直認為他本質不壞,且天資聰穎,於是想教他畫唐卡。心思浮躁的普珠扎根本靜不下來,總想著賺大錢。幾番挫折后,普珠扎在葡萄奶奶過世時浪子回頭,最終成為一名非遺傳承人。

  其美:從大院組長干到居委會主任

  從1985年大院修繕古井后強調“大家要愛護院裡的公共設施”到1993年號召鄰裡拆除院裡的私搭亂建,再到2014年耐心與鄰裡解釋搬遷的好處,1953年出生的其美從大院組長一直干到了社區居委會主任。

  鐵匠的出身,讓他更珍惜自己的工作,時刻謹記為人民服務。

  大院裡生活的人們並不知道,為人公允、處事嚴謹的“大家長”其美有一個秘密:當年被人認為是從外面抱回來的普珠扎,其實是他的親生兒子。

  楊志:千萬個平凡人奉獻的縮影

  從知青到教師,楊志選擇跟愛人一起留在西藏。即便后來愛人辭世,他也選擇在大院裡繼續住下去。

  可自己的兒子卻並不理解,“跟這個大院不親”。直到1997年香港回歸時,大院裡的人們才通過收看電視轉播看到了那個曾經的“小人”一閃而過。

  圖為院子裡的人們准備收看香港回歸電視轉播。攝影:趙耀

  圖為楊老師正在讀兒子寄來的信。攝影:趙耀

  圖為其美(圖左)和楊志在大院裡共話知青歲月。攝影:趙耀

  看完電視轉播,其美和楊志在大院裡邊喝酒邊聊著知青歲月。楊志感概,“無愧於心,就不算苟活!”

  劇中楊志的扮演者、西藏話劇團演員大普布次仁說,楊志的故事其實就是千千萬萬個普通人在西藏奉獻的縮影。“演楊志時,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父親許多的漢族朋友,叔叔阿姨們的身影清晰地呈現在眼前。”

  巴鬆:“弄潮兒”終成房地產商

  從倒騰紀念幣到排隊買電影票,從收藏古董到成立建筑公司,巴鬆可謂是大院裡的“弄潮兒”。

  圖為“弄潮兒”巴鬆是院裡最早一批用上BP機的人。攝影:趙耀

  公社的伙夫不甘現狀,一心隻求發達。憑借著自己靈敏的商業嗅覺,巴鬆最終成了房地產商人。2014年大院居民搬遷,巴鬆作為安置房的承建商,拍著胸脯跟大伙保証,隻要大家去看看,所有的顧慮都沒有了。

  修舊如舊的古建大院在2018年新年裡迎來了親人們的“回訪”。大家聊著家常,分享著各自的喜悅。

  楊志的兒子要來拉薩和他一起生活了。

  普珠扎被評為唐卡繪畫非遺傳承人了。

  巴鬆想資助普珠扎成立唐卡工作室。

  亞古家的大學生畢業后創業成功了。

  大家聚攏在院子裡拍攝全家福,幸福的微笑就此定格。

  有著300多年歷史的古建大院就這樣安靜地“看著”“其美啦”們在這裡出生、成長、變老……

  舞台上方,幕布緩緩放下。台下,觀眾席傳來經久不息的掌聲。

(責編:旦增卓色、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