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外醫療  大愛無疆

李志偉

2018年10月12日09: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援外醫療 大愛無疆

  中國第二十六批援幾內亞醫療隊醫生在指導當地醫護人員。本報記者 李志偉攝

  中國援幾內亞醫療隊醫生正在診治當地患者。本報記者 李志偉攝

  中國(江蘇)援助柬埔寨醫療隊醫生與當地患兒合影。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公司供圖

  中國援圭亞那醫療隊眼科醫生正在指導當地醫護人員使用儀器。本報記者 朱東君攝

  中國(河北)第十一批援尼醫療隊醫生為尼泊爾民眾義診。本報記者 苑基榮攝

  自1963年首次派遣援外醫療隊以來,截至2017年9月,中國先后向69個發展中國家派遣援外醫療隊,累計派出醫療隊員2.5萬人次,治療患者2.8億人次。援外醫務人員無私奉獻,維護受援國人民健康、促進受援國衛生事業發展,譜寫了無數動人故事。

  “中國醫生是拯救生命的天使”

  本報赴幾內亞特派記者 李志偉

  今年是中國政府向幾內亞派遣醫療隊50周年。半個世紀以來,中國醫療隊幫助幾內亞人民發展醫療衛生事業,譜寫了無數中非友好故事。

  提起中國醫療隊,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裡無人不曉。“中國醫生是拯救生命的天使。”科納克裡市民這樣說。中國第二十六批援幾內亞醫療隊在科納克裡已經工作了一年多。醫療隊隊長李曉北介紹,2017年7月12日,北京朝陽醫院組成了19人的醫療隊,赴科納克裡開展為期18個月的醫療援助。

  位於非洲西海岸的幾內亞自身醫療條件較差。醫療隊成員、骨科專家楊鐵軍是第二次來到這裡。

  再次來到幾內亞,他深有感觸。10多年前,幾內亞經濟發展比現在要落后許多,停電、停水的事情時有發生。“現在,幾內亞通過與中國合作,修建了公路、水電站,整個城市的面貌跟以前大不一樣。隻有社會發展水平提高了,人民醫療衛生水平才能得到根本改善。我們現在工作的中幾友好醫院也是全部由中國援建,已正常運行5年多,擁有當地領先的硬件設施,在當地老百姓口中很有聲望。”

  中國醫生在當地創造了許多項第一。來自幾內亞偏遠山區的凱塔·卡裡姆患有巨大肺囊腫,急需開胸切除,曾輾轉多家醫院醫治無果。由於幾內亞國內無法完成開胸手術,以往這樣的患者都隻能前往法國或者摩洛哥進行治療。但是卡裡姆一家非常貧困,支付不起出國治療的費用,病情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地拖了下來。

  這時,卡裡姆的家人想到了中國醫生,他們找到了醫療隊副隊長、胸外科專家王洋。看到病情每況愈下的卡裡姆,王洋深知,如果不抓緊手術,患者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在沒有完備的手術器械、沒有血氣分析、沒有纖維支氣管鏡和麻醉鎮痛藥,手術操作中還遭遇了兩次停電的情況下,李曉北與王洋等專家一起設計手術安排,克服了各種意想不到的困難,實施了“右開胸巨大肺囊腫切除術”。這是中幾友好醫院自建院以來的首例開胸手術,也是科納克裡乃至幾內亞全國的首例開胸手術。當地醫護人員向中國醫生伸出大拇指,將中國醫生稱為“創造奇跡的人”。

  事實上,中國醫療隊遍布整個非洲,每個醫療隊都本著大愛無疆的精神,相互協作、救死扶傷。去年12月21日下午,李曉北正在會議室與幾方醫務人員商討著籌備醫學論壇的事宜。突然,一個陌生的異國號碼來電,焦急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我是中國第十九批援塞拉利昂醫療隊隊長梁力暉。我們這裡有一名患者今天凌晨突發昏迷,生命垂危,考慮腦出血,可能需要進行腦室引流術,但是我們醫療隊沒有配備神經外科醫生。聽說你們有專家,能否過來幫幫我們?”

  “沒問題,我們全力配合。”李曉北快步走出會議室,立刻聯系了隊內幾名專家。幾塞兩國首都相距300多公裡,交通環境惡劣,駕車需要六七個小時,還不包括通過邊防關卡以及諸多檢查站的時間。醫療隊隊員用最快時間趕到塞拉利昂,並成功進行了手術。此時牆上的時鐘指向深夜兩點,距離援幾醫療隊接到緊急電話尚不足12小時。

  手術刀雖輕,但承載的是患者的信任與生命之重。中國醫療隊在當地極其簡陋的醫療條件下,一次又一次成功挽救患者的生命,正是對“醫道無界,大愛無疆”精神的最好詮釋。在救死扶傷的同時,中國援幾醫療隊還通過各種培訓提高幾內亞醫護人員的業務水平,給當地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李曉北在中幾友好醫院提出了 “一對一導師”的培訓模式,為實現“精准援非”打下堅實基礎,贏得了幾內亞總統孔戴和幾內亞衛生部以及醫院方面的高度認可。

  中國醫療隊五十年如一日的堅守,書寫了一篇又一篇大愛無疆的友好故事。“作為援外醫生,我們在異國磨礪青春、撰寫人生,忠實履行援外醫生的職責與義務”。李曉北說,“我們希望把赤誠的愛留在非洲,留給幾內亞人民。”

  “培養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本報赴圭亞那特派記者 朱東君 陳效衛

  早上8時多,阿什比拄著雙拐來到圭亞那最大的公立醫院喬治敦公立醫院的針灸科門口,等待中國醫生袁慧為他施針治療。阿什比身材瘦削,露出的左腿更是細瘦得驚人。“他患有腰椎間盤突出,導致腿部肌肉萎縮。”袁慧一邊為他治療,一邊向記者解釋:“針灸可以緩解疼痛。”

  提到手術,阿什比無奈地告訴記者:“這裡醫療資源有限,在公立醫院做手術需要排很久的隊﹔去私立醫院,又無力支付高昂的手術費。”阿什比接受針灸治療已有5年時間,他感激地說:“針灸的效果很好。”據袁慧介紹,當地病人很認可針灸治療。她每天上班前,就已有不少患者在診室外等候。

  袁慧是中國(江蘇)第十四批援圭亞那醫療隊的成員,她和其他15名成員今年6月來到圭亞那,分駐在首都喬治敦和第二大城市林登,開展為期一年的援外醫療工作。

  張標是喬治敦公立醫院普外科駐點醫生,初來這裡工作時,經常看見一位滿面愁容的病患家屬。這位家屬的妻子迪婭爾患有晚期胰腺癌,排不上隊做手術,天天被疼痛折磨。張標想到,可以通過向內臟感覺神經注射無水酒精,達到緩解病人疼痛的效果。

  “要把無水酒精注入神經,需要用很細的針。迪婭爾穿刺注射部位在全身最大的兩根血管主動脈和腔靜脈兩側,由於腫瘤生長,神經很不好找。一旦把酒精打入血裡,就會危及病人生命。”張標對記者說。喬治敦公立醫院醫療設備簡陋,從來沒有做過這項手術。張標憑借著專業判斷,細心謹慎,順利完成注射。完成注射后,他的工作服已經被汗水全部濕透。

  第二天查房時,迪婭爾的疼痛已明顯減輕。張標的助手莫狄拉爾激動地說:“我們以前從沒有做過這樣的手術,沒想到效果這麼好。謝謝你!希望中國醫生繼續幫助我們!”

  年輕的醫生安赫利塔也跟中國醫生學到了很多。給予她指導的,是醫生陳望。陳望在國內主要從事CT診斷工作。今年7月,喬治敦公立醫院開始啟用首台CT機,並就此成立了影像科。“由於這裡的醫生缺乏CT相關技術和診斷實踐經驗,我也就承擔起帶教職責。”陳望說。

  從1993年派出第一批援圭醫療隊至今,中國醫生已累計有199人次在圭亞那完成醫療任務,並參與到當地各類國家級醫學教育項目和臨床帶教工作中。先后有77名中國醫生獲得過圭亞那政府頒發的獎章、榮譽証書等。中國醫生的到來填補了圭亞那醫學空白,提高了當地衛生醫療水平。

  第十四批援圭醫療隊隊長沈建鬆告訴記者,由於公立醫院待遇較差,圭亞那不少優秀醫生都在私立醫院甚至國外工作。駐扎在公立醫院的中國醫生為提高當地公共醫療水平做出很大貢獻。“我們的目標是幫當地培養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沈建鬆說。

  “中國醫生,我的朋友!”

  本報赴摩洛哥特派記者 景 玥 黃培昭

  在摩洛哥城市穆罕默迪亞的一所普通民居外,帶五星紅旗圖案的“中國醫療隊”藍底白字標識牌格外引人注目。雖然這裡條件簡陋,但在當地知名度頗高。在這一帶向當地人詢問“中國針灸中心”在哪兒,他們會立刻領你來到這裡,並對記者說,“中國醫生,我的朋友!”

  中國援摩洛哥醫療隊穆罕默迪亞分隊由三名醫生、一名翻譯、一名廚師和兩名外籍護士組成。在這樣一個隻有17張病床和幾間小診療室的小型針灸中心,上午9時許,診療室就已沒有床位,候診區也擠滿了前來就診的患者。

  正在候診的布什拉告訴記者,今年58歲的她一直患有背疼、頸椎疼、腰疼等疾病。在別的醫院看過多次,但總沒什麼效果。她抱著試一試的心理來到中國醫療隊,經過一個療程的針灸和推拿治療,病情明顯好轉。經過半年多的治療,過去原本抬不起來的右側胳膊也可以輕鬆抬起來了。

  像布什拉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記者採訪的許多患者都已堅持針灸一年以上。在這裡工作了32年的護士穆斯塔法告訴記者,中國醫療隊仿佛是一塊磁鐵,深深吸引著當地民眾。不僅如此,首都拉巴特、海濱城市卡薩布蘭卡甚至更遠的馬拉喀什、菲斯等地的摩洛哥民眾也來到穆罕默迪亞,就是為了讓中國醫生給他們看病,“中國醫生是摩洛哥人民心中神聖的白衣天使”。

  中國援摩醫療合作已開展40余年,從單純填補受援國落后空白的醫療資源,到提高受援國醫療水准﹔從本地治療到遠程醫療……援摩醫療隊一直在不斷創新醫療援助方法。多位摩洛哥醫生在中國醫療隊的幫助下學會中醫,開起診所。中國援摩醫療隊穆罕默迪亞分隊隊長胡炳麟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中國駐摩洛哥大使李立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中國援摩醫療合作有較大社會影響力,也是增進民間友誼的重要手段,兩國都從中得到啟發和受益。目前,兩國醫療衛生合作處於新的歷史節點,醫療隊應積極探索兩國醫療合作的新模式,提升合作水平,例如探索建立輻射非洲的高水平的中醫診療和培訓中心﹔充分發揮網絡通信技術在遠程診療中的作用,優化人才布局等。

  “感謝中國醫療隊”

  本報赴尼泊爾特派記者 苑基榮

  達瓦莫德來自尼泊爾一個偏遠的小山村,10年前不慎將腰扭傷,此后記不清看了多少醫生,但治療效果一直不好。中國醫療隊到來后,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接受了針灸治療,3個月后,他終於直起了腰。他激動地告訴記者:“感謝中國醫療隊,感謝中國人民!”

  這是中國(河北)第十一批援尼醫療隊駐地B.P.柯伊拉臘紀念腫瘤醫院中醫診室的尋常一幕。9月20日是尼泊爾假期,整個醫院空蕩蕩,隻有中醫診室除外。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內,診室裡來了10多位病人。醫療隊隊長李瀟告訴本報記者,這是中醫診室的常態。中醫診室是該醫院每天最早開門接診、也是假期經常接診的診室。

  今年2月,該醫療隊抵達尼泊爾,進行為期一年的援外醫療工作。醫療隊共17人,涉及10余個科室。截至目前,他們在駐地醫院接診人數超過4000人次,手術超過400多台次。

  有一次,尼泊爾醫生先期診斷出一位病人患有17—18厘米大的卵巢腫瘤,但開刀后發現卵巢兩側正常,但子宮如孕期6個月大小。當地醫生馬上找來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婦科醫生於雪蕊。這時再用儀器診斷已經來不及,於雪蕊隻能憑經驗手摸診斷,最后診斷出患者子宮內有兩個惡性腫瘤。手術最終獲得成功,病人也恢復得非常好。於雪蕊已經成為婦科手術的台柱子,目前一半以上手術都由她完成。

  醫療隊隊員還為醫院帶來了先進的技術。河北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口腔頜面外科醫生賈志宇在B.P.柯伊拉臘紀念腫瘤醫院做了多例鎖骨上動脈島狀皮瓣修復口腔癌術后缺損、頦下動脈島狀瓣修復腭部缺損、前臂皮瓣修復舌癌術后缺損等手術,均為該院首例。河北大學附屬醫院麻醉科醫生王穎開展了首例超聲引導下股神經阻滯,同時還把可視化臨床麻醉理念帶入了尼泊爾。

  醫療隊的生活十分艱苦。駐地氣候悶熱潮濕,蛇蟻出沒十分常見,停電更是家常便飯。但是,他們的辛勤付出贏得了當地民眾的尊敬和支持。

  B.P.柯伊拉臘紀念腫瘤醫院副院長尼爾曼對本報記者說:“這所醫院是中國政府援建的,迄今為止該院已見証了11批中國醫療隊。在中國醫生的幫助下,該醫院已經成為南亞地區治療腫瘤最先進的醫院。他們塑造了這所醫院的聲譽。”

  “中國醫生為當地帶來了希望”

  本報赴柬埔寨特派記者 張志文

  “義診活動是西哈努克省和江蘇省在醫療衛生方面的交流與合作,更為當地貧困百姓提供了醫療服務,中國醫生為當地帶來了希望。”談到5年來中國(江蘇)援助柬埔寨醫療隊為當地做出的貢獻時,柬埔寨西哈努克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維薩的感激之情發自肺腑。

  2015年以來,江蘇省連續5次派出赴柬醫療隊,僅在西哈努克省就為7900多名患者施醫贈藥,贏得了當地民眾的廣泛信賴。

  去年8月,與其他8位同事一起,南京市中西醫結合醫院老年病科主任盧岱魏首次踏上出國診療之路,為200多位患者送去了健康與希望。“雖然我們來的時間很短,但是大家都很想發揮自己的醫術為當地做一些事,希望能夠改變他們的醫療觀念,帶動當地醫療水平提高。”在義診中,醫療隊深入柬埔寨鄉村,在簡陋的環境下,為病人提供力所能及的診療服務。

  在西哈努克省波雷諾縣牛腳鄉,中國醫療隊義診的消息很快傳遍當地。當地民眾扶老攜幼,在醫療隊剛剛抵達不久,就在診所外排起了長隊,希望得到中國醫生的治療幫助。在當地衛生院的一間病房內,盧岱魏曾接診過一位中年女性患者。這名患者在兩個月前摔傷手腳,之后經常出現間歇性頭疼、頭暈等症狀。在問診並得到患者允許后,盧岱魏為她進行針灸治療,患者的頭暈症狀得到了緩解。

  不久前,由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和南京醫科大學的35位醫護人員組成的第五批中國(江蘇)援外醫療隊,先后在金邊市、磅士卑省以及西哈努克省三地開展了義診活動。每當看到患者虔誠地雙手合十表達感激之情時,義診醫生們為自己的義診工作由衷地感到高興。

  在西哈努克省,醫療隊用兩天時間為約1400名幼兒和小學生進行了體檢診療。體檢中還有一個有趣的小插曲,由於視力檢測項目使用的是中國國內通用的視力表,柬埔寨孩子感到十分陌生,於是醫生在視力檢測之前,總會耐心地給孩子們做“基礎教學”,為大家講解視力表的使用方法。

  在醫療隊離開前,西哈努克省副省長潘本為他們頒發感謝狀,表彰醫療隊赴柬義診的善舉,以及對西哈努克省當地百姓的幫助和對柬中友誼發揮的促進作用。

  版式設計:蔡華偉

  《 人民日報 》( 2018年10月12日 22 版)

(責編:旦增卓色、柴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