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自然保護區

羌塘處處有生機(美麗中國 和諧共生)

鄧建勝 瓊達卓嘎

2018年10月08日12:3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羌塘處處有生機(美麗中國 和諧共生)

  藏野驢群。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金絲野牦牛。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羌塘草原遠古岩畫中的動物圖案。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加鬆巴管理站工作人員嚴格查驗進保護區的車輛。沒有西藏自治區林業部門的特別許可,任何車輛和人員都不得進入。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平均海拔超過5000米的藏北羌塘草原,居然是高原特有珍禽異獸主宰的洞天福地,到處生機盎然。

  羌塘,藏語意思為“北方的高地”,特指藏北高原,長期以來被人類視為“生命禁區”。

  9月中下旬,經自治區林業部門許可,記者一行從西藏最西端的阿裡地區出發,驅車10余天穿越29.8萬平方公裡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隨車奔跑的藏野驢群、路邊覓食的藏羚羊、“膽小如鼠”的“白屁股”藏原羚……所見一切,顛覆了我們對“無人區”“生命禁區”的認知。

  無人區邂逅金絲野牦牛

  建於1993年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目前全球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自然保護區,保護對象是“保存完整的、獨特的高寒高原草原生態系統及其境內較多的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在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中具有重要地位。

  野牦牛是青藏高原滄海桑田地質演變的孑遺物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有數據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初期至今,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野牦牛從2萬頭增加到4萬頭以上。但直到十幾年前,學界對是否存在金絲野牦牛這一品種,尚無定論。在日土縣林業局的幫助下,記者有幸深入加鬆巴無人區,來回奔走800多公裡,拍攝到了傳說中的金絲野牦牛。

  “全球已知的200多頭金絲野牦牛,幾乎都生活在我們加鬆巴管護區,從發現至今10余年來,金絲野牦牛的種群數量變化不大,但這幾年,幼崽數量增加明顯。”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阿裡地區管理局加鬆巴管理站,50歲的副站長次仁巴多告訴記者。

  野牦牛是群居動物,但在非交配季節,成年雄性金絲野牦牛習慣於離群索居。

  9月23日上午,在加鬆巴距管理站西北約150公裡處一個叫“扎向前”的區域,記者一行發現了一頭獨處的雄性金絲野牦牛和兩匹黑狼。驅車深入,在海拔4960多米的山坡,一頭體重超過200公斤的雄性金絲野牦牛突然闖來,幾乎與我們的越野車迎頭相撞。

  “這裡的野生動物除了野兔和田鼠,幾乎都是保護對象。‘扎向前’區域發現金絲野牦牛后,縣裡迅速行動起來,這裡很快禁牧了。”隨行的日土縣副縣長崗加次仁曾長期任縣林業局局長,他告訴記者,2014年初,日土縣將這裡的12.5萬畝草場全面騰出來,變為野生動物獨享的領地,嚴禁任何人類活動。不僅如此,在附近的日土縣東汝、熱幫兩個鄉開始實施更嚴格的禁止旅游、限制放牧等措施。

  無處不在的藏羚羊

  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珍稀瀕危動物種類十分豐富,其中野牦牛、藏羚羊、西藏野驢、黑頸鶴等都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藏羚羊是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最主要的保護對象之一。這種在可可西裡因盜獵嚴重而一度瀕危的高原物種,在羌塘草原卻十分常見,一些路邊覓食的藏羚羊甚至不怎麼懼人。

  夏季交配、產崽結束后,成年公藏羚羊與成年母藏羚羊就分開生活。9月26日上午,從尼瑪縣北行進入雙湖縣境內不久,在317國道旁的一處山坡上,我們遇到了100多隻藏羚羊公羊,直到記者持照相機來到距離它們約50米時,這群一邊覓食一邊打斗嬉戲的高原精靈,才不慌不忙地散開。翌日上午,申扎縣雄梅鎮色林錯旁邊的一處山坡上,記者發現由成年雌性帶領的四五十隻藏羚羊,一半以上是剛蛻去絨毛的幼崽。

  “申扎縣是藏羚羊傳統的‘大產房’。在買巴鄉三個行政村方圓180多平方公裡區域,去年夏季在此交配、產崽的藏羚羊有1萬多隻。”30歲的小伙子塔青專業從事藏羚羊保護已經9年多,目前管理著申扎縣42名野生動物管理員。

  買巴鄉魯卻唐附近正在大規模修筑公路,重型卡車和挖掘機、打樁機噪聲很大。但在遠處開闊的草地上,仍有三五成群的小羊羔緊隨母親悠閑覓食。

  “這些年羌塘草原道路施工比較多,但總體看,道路施工對藏羚羊的影響不大。今年到買巴鄉產崽的母藏羚羊,估計增加了近千隻。”塔青解釋說。

  據西藏自治區林業廳統計,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藏羚羊已從上世紀90年代初的8萬隻增加到目前的15萬隻以上。

  野驢繁殖迅猛

  區域面積超過兩個安徽省、18個北京市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地球上除南北兩極之外受人類影響最少的自然區域之一,那些適應了高寒缺氧環境的野生動物,成為這裡真正的“主人”。

  近年來,隨著保護管理能力的提升,羌塘草原的野生動物棲息地、濕地等基本保持原始狀態,被當地牧民親切稱為“白屁股”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藏原羚,幾乎隨處可見。

  據介紹,近10年來,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增長最快的野生動物是西藏野驢。有資料顯示,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西藏野驢由5萬頭增加到9萬頭以上,而在西藏高原的其他區域,這種體型高大、食欲旺盛的物種,種群數量估計超過了20萬頭。

  “一頭西藏野驢每天的食草量,相當於5隻成年綿羊。野驢不僅吃草量多,而且勁也很大,往往把草連根拔起。經它刨過的草地,甚至今后數年都寸草難長。”在改則縣嚇嘎錯畔,數十頭健碩的西藏野驢一邊覓食一邊追逐嬉戲,在旁邊放牧的才旦桑布說,“不僅要讓牧民限牧,也要考慮給野驢‘計劃生育’了。”

  據記者觀察,西藏野驢繁殖迅猛具備了各種有利條件:近些年來持續的全球氣候變暖,冰川融化雨水增多,導致部分地區荒漠變綠,草場更青,野驢的食物充足﹔自然保護區內各類保護措施得到加強和完善,保護區外也嚴格禁獵﹔體型健碩的西藏野驢在高寒缺氧的羌塘草原幾乎沒有天敵。

  體察生態系統的細微變化(記者手記)

  阿裡之行歷時20天,一半以上的行程都在羌塘草原。廣袤草原之壯美、野生動物種群之多、生物多樣性之復雜,有時甚至讓記者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身處於海拔超過5000米的“生命禁區”。

  由於高海拔等原因,羌塘草原生態系統極為脆弱。如今,許多地方生機盎然、野生動物增長很快,可以說,這是成立自然保護區帶來的新氣象。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當地氣候變暖出現的新情況。研究顯示,過去幾十年來,包括羌塘草原在內的青藏高原增溫強烈,草原生態系統的結構和功能均發生了變化,比如植被返青期提前,枯黃期退后,生長期延長,食草動物因此“家族興旺”。在一些牧區曾經絕跡的西藏野驢、棕熊,如今在保護區內甚至“獸多為患”。

  草原生態是個各種因子互相依存、相互制約的精妙系統,一些物種的“野蠻生長”對另外一些物種可能是個災難。至今,我們對氣候變暖可能帶來的影響研究還不充分,甚至對某一物種的生存數量和生活習性都莫衷一是。所幸,去年啟動的青藏高原第二次綜合科考正有條不紊地進行,一些方面開始取得了成果,這必將為科學全面地認識羌塘草原,提供更多的依據和幫助。

       《 人民日報 》( 2018年10月08日 14 版)

(責編:旦增卓色、柴濟東)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