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農牧學院一院長強巴央宗:桃李芬芳滿高原

麥正偉

2018年09月07日10:59  來源:西藏日報
 
原標題:桃李芬芳滿高原

       她,長期從事藏豬、藏雞進行保種、選育、遺傳改良及開發利用研究,填補了我國西藏高原藏豬、藏雞研究領域的理論空白﹔她,先后主持國家級、自治區級科研項目10多項,在《中國科學學報》《中國畜牧雜志》《畜牧與獸醫》等國家和省級刊物上發表論文40余篇。她就是西藏農牧學院動物科學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教授,自治區畜牧首席專家強巴央宗。

  無悔的選擇

  1982年,從小就喜歡動物的強巴央宗高考后,填報了西藏農牧學院的畜牧專業並被錄取。“當時,西藏農牧學院開設畜牧專業,是西藏高校中第一個。”強巴央宗說。

  大三時, 成績優秀的強巴央宗被學校選送到四川農業大學進行師資培養。強巴央宗參與了導師的“測試人類味蕾中的基因頻率”項目。最后,經過實驗,大膽的設想獲得了意想不到的結果,團隊還在知名學術期刊《遺傳雜志》上發表了成果。這時,強巴央宗才真正了解了什麼是科研。在內地完成一年的學業后,強巴央宗成為農牧學院畜牧獸醫系的一名教師。

  由於被強大科研魅力吸引,強巴央宗又兩次走進南京農業大學動物遺傳育種與繁殖專業學習,更加明確了要把生物遺傳育種作為自己今后研究的方向。畢業后,強巴央宗成了我區第一個農學女博士和農牧研究領域的領軍人物。

  “你是西藏本土成長的科學家,取得現在的成績很不簡單。希望你能讓西藏更多的孩子在科研上有所發展。”強巴央宗銘記著吳常信院士這語重心長的教導。

  不竭的動力

  在西藏高原,相比內地做科研要難得多。“不僅人會缺氧,有時候設備都會‘缺氧’。”強巴央宗說。為獲取研究數據,他們經常要給動物做血液流動測定實驗,但測定設備到海拔3500米以上,啟動都很困難。“希望你能努力把更多的人帶出來”,吳常信院士的這句話便成為了強巴央宗遇到困難時的不竭動力。

  30年來,她在指導碩士、博士研究生的同時,還承擔《動物遺傳學》等本科生基礎課程,目的是“每年能培養幾位研究生人才,隻要能堅持下去,西藏的科研后備人才隊伍就會慢慢地壯大起來。”

  “強巴央宗很熱心,給學生教知識總是傾囊相授,而她本人,也享受著和學生交流的樂趣。”西藏農牧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高學介紹說。

  2013年,一位學生在課間主動找強巴央宗表示很想申請“大學生創新計劃”,去完成一個發酵改善小實驗。她鼓勵這位學生去找文獻進一步完善想法,同時手把手指導他寫申報書、申請經費。最后,在強巴央宗的指導下,這位學生順利地完成了這個項目,成了很好的科研苗子……“現在的年輕人知識面豐富,敢想、敢做,經常有很好的想法,未來肯定超過我。”強巴央宗欣慰地笑著說。

  教澤綿長育英才,桃李芬芳滿高原。30多年來,強巴央宗的學生很多已成為我區農牧戰線的骨干和精英,她領導的團隊也成了研究我區畜牧遺傳育種的重要力量。

  收獲的喜悅

  “藏東南地區幾乎每戶農牧民家裡都會養藏豬、藏雞,與群眾的生活密切相關,但相關的研究卻很少,我的研究能填補這塊空白。”為此,強巴央宗在選定研究對象時,就毫不猶豫地選定了藏豬和藏雞的遺傳育種。

  談起向農牧民推廣藏豬和藏雞養殖技術,強巴央宗感慨萬千。

  開始時,強巴央宗認為,向農牧民推廣研發的品質優良、高生長性、高繁殖性的藏豬苗會很順暢。可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一些農牧民觀念保守,讓他們接受新的養殖技術很難。一些看似簡單的事情,卻需要到牧民家做好多次工作,甚至有人還反問:“你們的豬苗外表和我家母豬產的小豬沒什麼區別,為什麼要用你們的?”

  每每遇到農牧民這樣問,強巴央宗都苦口婆心反復給他們算賬:“新品種的豬苗以后一窩就能生7、8頭小豬,而你們家裡的母豬隻能生2、3頭,這樣一年下來能多賺多少錢?”農牧民們這才抱著懷疑的態度勉強試用。更麻煩的是,一些農牧民住在山上,車隻能開到山腳下,強巴央宗和團隊隻能一頭一頭地把豬苗背到山上去。

  推廣兩三年后,農牧民嘗到了甜頭、看到了好處,現在都是主動打電話過來買豬苗和咨詢現代養殖技術。強巴央宗和他的團隊乘勢而為,無償大力推廣品質優良、生產率高的藏豬、藏雞品種,開展養殖技術培訓,收到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到目前為止,累計開展農牧民現代養殖技術培訓20多場次,培訓農牧民1000余人次。

  在漫長的教學科研路上,有風有雨,有苦有累,但強巴央宗看到自己與團隊用心血、汗水換來的一項項科研成果和農牧民利用他們的科研成果得到的實惠,強巴央宗笑了,她說:“這些都離不開領導、同事和家人的支持鼓勵。現在我已完全融入基層,離不開農牧區這塊廣袤的土地。”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