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防戰士陳永國:“祖國需要,我就一直堅守!”

潘璐 趙永琦 米瑪 曉勇

2018年07月12日10:05  來源:西藏日報
 
原標題:—記西藏軍區某邊防團四連戰士陳永國

  “祖國交給我一條邊防線,我把使命扛在男兒雙肩。爬冰臥雪不懼風寒,槍林彈雨沖鋒向前……”

  一曲《我愛邊防線》,常年回響在藏東南的高山峽谷之中,沒有慷慨激昂的旋律,沒有鏗鏘有力的話語,有的只是常年駐守在這裡的邊防戰士們對於祖國那訴不完、道不盡、深入到骨子裡的熱愛。

  喜馬拉雅山脈東段和橫斷山脈西段地帶的高山峽谷區,處於祖國版圖的西南角,最低處海拔隻有1400米,四周5000米以上的山峰有10多座,山高林密、河多谷深,氣候多變、蚊虫肆虐,人跡罕至。

  不深入其中,永遠無法知道這樣惡劣的自然環境中,還有一個群體在執著堅守,守衛著祖國的西南邊陲。他們,就是令人肅然起敬的邊防軍人。日前,記者走進軍營,走近邊防戰士陳永國,聆聽他的戍邊故事,感悟他的愛國情懷。

  巡邏路上的“活地圖”

  甘肅民樂,古絲綢之路重鎮,漢朝名將霍去病第一次遠征河西匈奴的必經之地,1986年,陳永國出生在這裡。效仿霍去病參軍入伍、保家衛國一直是陳永國一心向往的追求。2005年,陳永國選擇了到西藏邊防部隊服役。

  入伍第一年,陳永國就參與到巡邏中。按規定,第一次巡邏,隻要求空手跟著隊伍了解情況,熟悉地形,陳永國卻主動要求和大家背一樣的裝備,別人笑他自討苦吃,他卻反問一句“當兵死都不怕,怕吃苦?”,隨后便整整裝備,和戰友們一起走上巡邏路。

  勇氣固然可嘉,但因缺乏經驗,陳永國很快遇上了危險。在下一處陡坡時,因路面濕滑,陳永國不慎摔倒,滑向山下,幸而戰友們大喊讓他抓東西,他急忙抓住樹枝才躲過一劫。

  第一次巡邏,就遇到這樣的危險,一般人都會感到后怕,但這不僅沒有嚇倒這位新兵,反而更加堅定了他苦練本領、守衛邊關的決心。“要想擁有良好的技戰術,除了常規訓練以外,隻有自己給自己‘加班’這一條道。”陳永國說。他不僅認識到了這一點,更是橫著心把這一條道“走到黑”。

  為了這個目標,13年來,無論春夏秋冬,晚上十點半熄燈后,在訓練場那微弱的燈光,有時也許是星光、月光下,總有一個身影在綁著沙袋跑步﹔清晨,叫醒陳永國的從不是嘹亮的起床號,而是他的夢想。

  台上一分鐘,台下用苦功。正是這種自己和自己較勁的堅持,讓陳永國的履歷上多了一些不同於常人的榮譽:全軍優秀士官人才獎二等獎、西藏軍區“優秀班長標兵”……

  在13年的巡邏中,他總是主動要求加入尖兵組,走在巡邏隊伍的最前面,為身后的大部隊披荊斬棘、開辟道路、觀察警戒,永遠把可能發生的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留給戰友。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風雪阻斷路途,他帶領戰友一起戰風雪、斗嚴寒,准時到達目的地﹔多少次,激流攔住去路,他和民兵架起簡易木橋,第一個沖過去檢驗牢不牢固﹔多少次,他帶著大家跋山涉水去到祖國的最前沿,完成巡邏任務,安全返回。

  漸漸地,“巡邏王”“活地圖”的外號就這樣傳開了,可每當有人問起陳永國,他卻謙虛地說:“這是一個邊防軍人最基本的素質。”

  言傳身教的“好老師”

  2010年,是陳永國參軍的第5個年頭,6月的一次巡邏中,依舊是他帶隊走在最前面。

  此時,山下已是蒼翠欲滴的夏日景象,而巡邏的必經之路——海拔4000多米的知拉山上卻是白雪皚皚,茫茫風雪中看不見路在何方,大家心裡都有些慌亂。下山時,由於經驗不足,新兵譚建勇滑倒在雪地裡並迅速向山崖滾去,千鈞一發之際,陳永國向附近的人大聲喊道:“快拉住他!”其他戰士趕緊跑到譚建勇身邊擋住其下滑的身體,這時,譚建勇距離懸崖邊已不足2米。

  譚建勇的遇險,讓陳永國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巡邏的經歷,同樣是新兵,同樣是因為經驗不足遇到危險,這讓陳永國感同身受,也產生了向新兵傳授經驗的想法。

  於是,在當天晚上到達目的地后,陳永國便把大家叫在一起,叮囑他們巡邏過程中的注意事項。

  “大家要注意隊形,今天已經第三天了,要走的地方草長林密,大家每兩人之間相隔3到5米,這樣既方便活動,又不至於相隔太遠而掉隊。”

  “此外,新兵們可能一來就聽說了‘在邊防部隊,不巡邏一次是終生的遺憾’這句話,因此很多人都報名參加了巡邏。剛開始可能比較興奮,走得也很快,激動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要提醒大家的是一定要分配好體能,勻速前進,要不然體力消耗太快,后面就會因為走不動而掉隊,甚至還有可能發生危險。”

  一句句暖心的叮囑、一條條實用的經驗,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仿佛如明燈般照亮了戰士們巡邏的路途。

  為了讓更多人掌握巡邏本領,陳永國還提出了在巡邏途中穿插快速機動、隱蔽偽裝、野戰生存、反擊戰斗等演練項目,事實証明,這些針對性訓練大大提高了官兵們的技戰術水平。

  溫暖親切的“老班長”

  “老班長”,一個溫暖、尊敬、親切的稱呼﹔“老班長”,是前輩,是寶貝,更是標杆和榜樣。

  在戰士侯正海眼裡,陳永國正是這樣一位和藹可親的“老班長”。

  “我剛從軍校畢業來到連隊時,連隊用的武器跟我在軍校學習的不一樣,種類多,操作復雜,我覺得無從下手。就在我一籌莫展時,陳班長找到了我,耐心地給我解說每種武器的操作原理、使用方法,在他的傳授下,我很快就學會了。他還教了我邊防勤務、抓捕、觀察、警戒等方面的知識呢,我非常佩服他。”侯正海說,“別看訓練時他板著臉,經常因為訓練成績不好吼我們,但訓練結束后他更會幫我們處理傷口,還會送我們一些防蚊虫叮咬的藥,每當這時候,我們就感覺特別溫暖,他像我們的家人,像大哥。”

  陳永國滿腔熱情洒在藏東南的雪山密林,溫暖關切送到每一個戰友的內心,同樣感受到溫暖的,還有駐地的群眾。

  跟米古村的村民來往多了,來自黃土高原的陳永國也學會了在水田裡插秧﹔參軍之前,他只是幫助家人在農忙時割麥子,現在他也能頂著似火驕陽幫村民收割水稻﹔雨季村民家的房屋漏水,他甚至還能爬上木樓樓頂維修屋頂。

  ……

  19歲參軍入伍,32歲仍在軍營。

  13年來,陳永國時刻如同一把鋒利的刀,隨時准備著戰斗,而這利刃的鍛造者,是軍營,是戰友,更是他自己。

  13年來,陳永國的妻子張銀杰早已明白了“七尺之軀,既已許國,再難許卿”的道理,陳永國在西藏守“大”家,她就照顧好“小”家。

  13年來,陳永國已成為邊防連隊離不開的“巡邏王”“活地圖”,新兵們敬愛的“老班長”“老大哥”。

  無論哪一種身份,陳永國都已想好了未來的路。

  “隻要祖國需要,隻要部隊需要,我就一直堅守在祖國邊疆!”陳永國堅定地說。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