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支教博士孔茗:放飛青春夢想 譜寫人生華章

王菲

2018年07月03日10:22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原標題:清華大學首位支教博士孔茗的西藏情懷:放飛青春夢想 譜寫人生華章

  導讀:

  “走進西藏,也許會發現理想﹔走進西藏,也許能見到天堂。”一部電視劇《孔繁森》讓多少人為兩次進藏把忠誠用生命鐫刻在雪域高原的西藏人民的好兒子孔繁森潸然淚下,一曲《走進西藏》又激起了多少人對雪山、高原和陽光的向往,那就讓記者給您講講當代援藏人的故事。

  “孔茗,你知不知道,對於一名博士生而言,一年的時間意味著什麼?”

  “要支教就要延期畢業一年多,放著三四十萬元的高校年薪不拿,卻要去拿每個月3000元的補助,這麼做是不是太沖動了?”

  “支教是本科生的事,一個博士生去做本科生的事情,你不覺得是浪費自己的青春嗎?”

  “孔茗,你已經夠優秀了,不需要再那麼去拼了。你該為自己的家庭考慮考慮了。你去了西藏,家人怎麼辦?”

  ……

  面對親人、朋友的質疑,清華大學博士生孔茗仍然來到西藏支教。“我是孔繁森的族人,我們都是孔子的后人,孔子講的‘家國天下’既是豪情更是擔當,我要向孔繁森那樣用生命書寫對人民的忠誠,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孔茗這樣告訴自己。

  是的,孔茗知道自己的確已經很優秀了,在人才雲集的清華大學裡,她是2015年度學生“年度人物”,這個榮譽每年僅有10個,2017年她拿到了學生學術最高獎“學術新秀”,這個榮譽每年還是隻有10個﹔她是清華大學博士生講師團的首任團長、讀書期間校內外演講69場,聽眾超過20000人次﹔她在博士一年級就在世界頂級期刊《心理學報》發表了文章,讀博4年,她以第一作者身份完成了28篇論文,其中3篇SSCI,6篇CSSCI,5篇國際頂級會議論文﹔2016年,她入選國際管理學會博士生聯盟,全球共65人,清華僅此一人。

  走進西藏,收獲感動

  因為十年的軍旅生涯,孔茗選擇到西藏軍區拉薩八一學校支教。

  2017年7月24日,孔茗准時報到,藍天、白雲,無盡的震撼,接踵而來的便是頭暈、胸悶,無盡的高原反應。一天的勞累再加上嚴重的高反,孔茗在上樓梯時便已經雙腿酸軟,她被新同事們攙扶著進了房間,她在眩暈中看著這些陌生的同事忙碌地為她拿行李、鋪床、燒開水……她在眩暈中聽到一聲聲殷切的叮囑和問候,她意識到自己來對了地方。

  孔茗的直覺非常准確,在西藏,在八一學校,隨時可以收獲太多太多的感動。支教一年,很多新同事變成了好朋友。她的宿舍是學校領導專門安排可以供氧的最暖和最安靜的房間。她身體不好,吃不來學校食堂的集體伙食,這也沒有關系,很多同事熱情地邀請她到自己家中吃飯,有時還會把飯菜送到她的宿舍。在教師節、母親節她可以收到孩子們最純真的祝福。

  她對西藏的山山水水、風土人情充滿好奇,節假日朋友們結伴出行時總會喊上她,她愛上了天邊牧場的氤氳純淨,她愛上了日照珠峰的瑰麗壯觀,她愛上了藏族老阿媽為她斟滿的酥油茶,她愛上了像雪山一樣純淨、像高原一樣開闊的西藏人民。

  走進西藏,追求理想

  “我的理想是當一名老師,但直到走進西藏,我才知道如何做一名好老師。”孔茗在八一學校收獲感動的同時也一直在追尋著自己的理想。

  “不許欺負人!”當9歲小男孩馬振華又被其他同學莫名欺負的時候,孔茗像母雞保護小雞一樣把小家伙保護起來。“你沒有犯錯誤,不能任同學欺負。”“老師,我學習不好,他們看不起我。”“學習不好,老師幫你補習,你一定會有進步的。”“他們說我不講衛生,衣服也都是破的。”“老師幫你把衣服補好,衣服穿整齊了,同學就不會笑話你了。”孔老師拿出紙巾給孩子擦去臉上的淚水,她知道孩子很委屈,知道孩子缺少媽媽的照顧。

  星期六,孔茗把馬振華帶到自己的宿舍,幫他把衣服仔細地縫好、洗干淨。洗淨鍋灶,給孩子做了幾個素菜,她知道馬振華是回族,飲食是非常講究的。然后,打開書本,幫孩子一點點補習功課,補習方案是早就擬定好的——孔老師要用一個學期的時間幫馬振華把學習成績提到中等。

  “我看孩子一點點的進步,看著他努力地完成一天的作業,看著他認真地糾正每一個錯誤,看著他主動嘗試著和班級同學交往,我知道這就是教育。”孔老師談起馬振華總是一臉的幸福。

  2017年教師節,是孔老師的第一個教師節,她收到了馬振華的禮物——兩個有些揉爛的小橘子,那是馬振華早上從家裡帶出來一直揣在口袋裡,等了孔老師一天,才找機會送出的禮物。

  2018年春季學期,學校調整了孔老師的課程,孔老師不上馬振華班的課了。“孔老師,我想你了,你什麼時候回來教我們呀,是不是等我上四年級了成績進步了你才回來呀?”看著孩子稚嫩的筆跡,孔老師不禁淚流滿面,“教育不就是用愛溫暖愛、用靈魂喚醒靈魂的工作嗎?”

  走進西藏,實現自我

  什麼是天堂?天堂是永遠快樂的地方。

  對孔茗而言,在藏支教的每一天都是天堂,因為在藏支教的每一天她都是忙碌而快樂的。

  第一次進藏的那一天,她就立刻開始了緊張的工作:既要給從小學到高三的學生們上課,還要為八一學校的老師們開設《科研理論與方法》的課程,指導和帶領老師們把寶貴的經驗寶庫轉化為有價值的研究成果﹔既要為中學15個班級進行理想信念教育的演講,還要為學生進行一對一的心理輔導和職業發展規劃咨詢﹔既要聯系社會愛心人士為八一學校捐贈價值30余萬元的圖書,又動員自己的博士同學智力援藏,開創了清華大學四個博士在八一學校同場講學的宏大場面。

  2018年5月13日,為了再次促進西藏教育發展,孔茗把自己的導師,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副院長錢小軍教授和朱恆源教授也請上了講台,八一學校迎來了校史上最高規格的講學,西藏自治區教育界的同行也一起分享了和專家面對面交流的機會。

  科研是辛苦的,孔茗主持的專門針對西藏中學生為期半年的心理摸底,涉及阿裡中學、那曲中學、拉薩中學、林芝中學等地近百名教師和3000名學生,僅問卷印刷一項就上萬元,孔茗幾乎把支教的全部補助都用在了調研上,晚上加班到12點已經成為常態。目前,調研工作已經形成了近3萬字的報告,相信這份報告一定會對西藏基礎教育的發展起到促進作用。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當她發現這裡的老師對待學生心理問題無從下手時,便邀請專家、組織老師編寫《西藏青少年心理案例及輔導》,目前已經完成了初稿,希望為當地教師和支教老師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並以此作為向清華大學支教20周年慶典的獻禮。

  “如果能用我的傳奇經歷在這些求學上進的師生中點燃一把火,西藏的明天就會更美好,這就是天堂。”不到一年的時間,孔茗這個名字就已經被西藏教育圈的人熟知,很多學校慕名邀請她去給師生們講課,每次她都“有叫必應”。

  在西藏支教,孔茗是沒有任何休息日和節假日的。晚上,她要去西藏大學為研究生開設《研究方法》課程,她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讓學生們接觸前沿科學,掌握規范的研究方法。周末,藏大的研究生會來到八一學校,孔茗就在辦公室裡給這群“編外”學生補課,她要把科研的“種子”留在西藏,讓這些年輕人和她一起在西藏這片熱土上追逐夢想。

  孔茗說,當支教結束后,打算寫本書,書名就叫《隻有自己》,真實記錄她在西藏的所見所感,要在祖國遼闊的西部大地放飛青春夢想,譜寫人生華章。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