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醫療援藏隊隊員李文濤:大愛無私洒藏西

溫凱

2018年06月05日10:50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原標題:陝西省第三批組團式醫療援藏隊隊員李文濤:大愛無私洒藏西

  總有一種情懷叫做無私。

  自己年近半百、母親年老多病,饒是如此,去年7月,當陝西省組建第三批組團式醫療援藏隊的消息傳來時,48歲的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李文濤,還是毫不猶豫地報了名,並順利入選。

  “我以前開會來過兩次西藏,對這裡充滿了向往,也了解到西藏的整體醫療衛生水平相對較低,想用自己的能力為當地老百姓做點事情。”李文濤說。

  帶著這樣朴素的想法,李文濤跨越萬水千山,遠離故土親人,來到了高寒缺氧的阿裡。在地區人民醫院不到一年的援藏時間裡,他累計開展顱腦、腦外科、腦出血以及其他各類手術40余例,其中,極危重手術十余例,指導本地醫生完成十余例,挽救了患者的寶貴生命,填補了阿裡地區神經外科的醫療空白,贏得了廣大醫患的一致贊譽。

  妙手神醫 救死扶傷

  去年10月2日,21歲的革吉縣牧民索南阿布放羊時不慎摔下山谷,導致重度顱腦外傷並腦干出血。當鄉親們找到他,並輾轉10多個小時送到地區人民醫院時,他已經陷入深度昏迷。

  “救治腦干出血的病人,即使在內地也極其困難,死亡率高達70%,而且地區人民醫院缺乏相關手術經驗和設備,血液不足無法輸血,但是把病人轉院到拉薩的話,估計半路上他就會離世。”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李文濤說這是他第一次在條件這麼差的情況下,實施這麼高難度的手術。

  為了挽救這個年輕的生命,李文濤沒有放棄哪怕最后一絲希望,他和同事們拿著僅有的幾張化驗結果擬定了搶救方案,憑借嫻熟的技術和多年的腦外科臨床經驗,連夜順利完成了手術。術后,他又連續48小時守護在病人身旁,根據患者病情不斷調整治療方案,累了就在搶救室裡的病床上睡個囫圇覺。9天后,索南阿布終於睜開了雙眼,3周后順利出院。臨別時,他緊緊握著李文濤的雙手,眼含熱淚,不停地說著“突吉其、突吉其(謝謝)!”

  改則縣26歲的次吉拉姆從摩托車上摔下,導致顱內多發血腫伴多處骨折,昏迷不醒。醫院建議轉院到拉薩實施手術,但患者家中貧困,無力承擔高額的轉院費用。關鍵時刻,李文濤再次扛起了這個沉甸甸的擔子,他在缺氧缺血的條件下小心翼翼地對患者實施保守治療,經過多種方案的綜合救治,次吉拉姆終於轉危為安,半個多月后痊愈出院和家人團聚了。

  “這兩起救治成功的病例均開創了阿裡地區臨床醫學的先河,”回憶過去,李文濤如是說,“在照顧這些病人的時候,我比照顧自己的家人還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就是為了實現我來阿裡援藏的初衷:用自己的雙手救治更多的西藏老百姓!”

  愛心義診 救治孤兒

  除了日常的醫務工作外,李文濤還多次隨醫療援藏隊到阿裡地區養老院和兒童福利院義診,為那裡的老人和孩子們看病送藥。

  去年9月,李文濤在義診中發現17歲的女孩丹拉目光呆滯、脾氣暴躁,與別的孩子看起來不大一樣。

  他便主動向看護人員了解情況,得知孩子在一次車禍中父母雙亡,自己也因為車禍患上了癲癇,還經常大小便失禁,但是當地醫生都無法治療此類病情,醫院也沒有適合的藥物。

  於是,李文濤根據丹拉的病情調整了藥物,又千方百計買來送到福利院,叮囑孩子按時吃藥。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丹拉的癲癇病有了明顯好轉,大小便失禁的狀況基本消失,脾氣也平和了很多。當兒童福利院的護工帶著孩子來到地區人民醫院復查時,孩子看見李文濤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並與他開心地合影。

  “丹拉的笑容比世界上任何一朵鮮花都要美麗。”李文濤樂呵呵地說。

  授人以漁 不辱使命

  援藏后,李文濤發現阿裡地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基本處於空白,沒有一個專業的神經外科醫師,但是神經外科又是一個綜合性非常強的專業,專業知識要求起點高、難度大。為了迅速提高當地醫院的神經外科專業水平,他在日常診斷中認真向年輕醫生們講解病因,在手術中手把手帶教,還積極開展業務培訓,舉辦理論知識講座10余次。年輕醫生不願做的,就主動做給他們看,不會做的,便不厭其煩地教他們。

  截至目前,他已經成功帶出4名神經外科醫生,其中,2名藏族醫生已經能夠獨立開展各項診療工作,還帶領醫生們發表了6篇學術論文,其中兩篇被《中國醫藥導報雜志》錄用,另外4篇匯總了高原地區特殊腦外傷和出血等疾病的治療心得。

  各級領導、工作組來阿裡考察期間,他還多次擔任保健醫生。每次都凌晨起床,准備好氧氣、搶救藥物等,天亮前就趕到出發地點,跟車一連好幾天,為領導及隨行人員提供健康保障,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

  援藏以來,李文濤為了阿裡老百姓的生命健康盡心竭力,卻顧不上照料家裡年過七旬的老母親。去年10月,膝關節嚴重變性的母親在陝西做手術,李文濤隻能利用休假的機會,匆忙趕回去短暫陪伴了一下,又帶著對母親的愧疚和不舍返回了阿裡,繼續投入到忘我的工作當中。

  “我們援藏隻有一年時間,非常短暫,要做的事情又很多,隻有暫時先把家裡的事放一放,委屈一下家人了”,李文濤面有愧色地說著,目光卻充滿了堅定,“不管有再大的困難,我都一定要把援藏任務完成好,絕不辜負組織和群眾對援藏醫療隊的期盼和信任!”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