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監測結果顯示

服務業質量穩中有升(聚焦高質量發展)

林麗鸝

2018年05月31日10: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服務業質量穩中有升(聚焦高質量發展)

  要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保持服務業的活力和競爭力,質量是關鍵因素。為了掌握服務業發展的質量態勢,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有針對性地開展了服務業質量監測分析。

  市場監管總局5月30日發布的國家服務業質量監測結果顯示,服務業質量穩中有升,服務品牌價值穩定增長,較好地支撐了消費升級、產業結構優化和新經濟發展。

  “這已經是我國連續第五次發布服務業質量監測結果。服務貿易發展勢頭較好,但逆差持續擴大,部分新興領域服務投訴量快速攀升,服務質量差距制約中國服務業國際競爭力等,需要高度關注。”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說。

  我國服務貿易保持較好發展勢頭,但質量競爭力有待提高

  數據顯示,2017年,服務業增加值佔全國GDP比重為51.6%,連續5年在三次產業中領跑,服務業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58.8%。

  不過,監測結果顯示,我國服務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質量競爭力有待提高。

  統計顯示,我國服務貿易保持較好發展勢頭,出口額持續增長。從規模來看,2017年,我國服務進出口總額46991.1億元,同比增長6.8%。其中服務出口15406.8億元,增幅達10.6%,是2011年以來出口的最高增速。從結構上看,新興服務進出口14600.1億元,增長11.1%,高於整體增速4.3個百分點,佔比達31.1%,提升1.2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服務貿易逆差達到16177.4億元,比上年增長0.3%,且逆差規模總體持續擴大。電信計算機和信息服務、知識產權使用費和個人文化娛樂等新興服務進口同比分別增長54.9%、21%和30.6%,主要原因是我國服務業發展相對滯后,附加值比較低,當前服務業主要還是以初級服務業為主,種類、深度不夠,服務業供給品種和質量無法滿足國內快速增長的升級需求,導致需求外溢。

  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認為,隨著新一輪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我國服務業將面臨更激烈的競爭,亟待大力發展高技術服務、品牌建設等現代服務業,提升傳統服務業專業化、規范化、品牌化水平,對標國際先進水平提升質量。

  移動通信、民航服務、在線支付等服務領域得到好評較多

  顧客滿意度是評價服務質量水平的國際通行指標。監測結果顯示,2017年,我國服務業顧客滿意度(百分制)為74.75,比2016年提高2.86,保持在“比較滿意”區間。

  該監測結果表明,我國在移動通信、民航服務、在線支付、網上購物等眾多服務領域的改革措施和惠民舉措取得實效,得到好評較多。其中,汽車保險、大型超市、証券、網上購物、家庭寬帶、在線支付、人壽保險、民航服務、快捷酒店、移動通信、門戶網站、快遞得分均比上年有不同幅度提升。汽車售后服務滿意度較2016年下降1,為76.00。

  在具體監測指標中,服務特色、服務內容豐富程度、服務人員態度等指標得分較低,反映出我國服務業同質性較強,仍需推動服務創新,部分服務人員專業水平和綜合素質有待提高。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在家庭寬帶、移動通信、門戶網站等領域顧客滿意度較高,但我國在網上購物、在線旅游等與互聯網融合程度較高的領域,以及人壽保險、快捷酒店、大型超市等生活類服務的顧客滿意度與發達國家水平存在一定差距。

  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介紹,下一步將會同有關部門,進一步推動服務業質量監督管理立法研究,加強服務業質量社會監督和風險監測,聚焦新興服務業領域,加大市場監管力度,消除群眾關心的服務安全隱患,持續開展公共服務質量監測與結果通報,引導行業和地方政府提高服務質量。

  保險金融旅游等領域投訴降幅較大,但網購投訴依然較多

  統計顯示,2017年,服務業萬人投訴量呈現上升趨勢,高於工業萬人投訴量。根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統計,涉及合同、售后服務、虛假宣傳的投訴比重有所上升,反映出由於新的商業模式、新的營銷方法不斷涌現,少數新興高科技企業在合同、售后、宣傳等服務領域存在短板。

  其中,互聯網服務、銷售服務、生活社會服務類、電信服務和文化、娛樂、體育服務居於服務類投訴量前幾位,與2016年相比,互聯網服務投訴量上升明顯,增幅達到330.86%。以網絡購物為主體的遠程購物投訴量在服務投訴中依然遙遙領先,部分共享單車新興企業出現押金退還困難,在電商平台、以微商為代表的個人網絡商家和電視購物中,商品服務、質量不合格問題嚴重。但在近年來,提質量、嚴監管的保險服務、衛生保健服務、金融服務、郵政業服務、旅游服務等領域,投訴降幅較大。

  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分析,互聯網等新興行業發展快速,缺乏質量標准規范體系,突顯了市場監管同步創新與質量提升跟進的必要性,服務業質量法律法規制度體系需進一步完善。新興服務業質量如果不能得到改善,將對“互聯網+”、電商等新經濟、新動能的持續發展產生制約。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