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有機茶、辦農家樂、加工廢木料,墨脫老鄉——

以前靠補貼 如今辦產業(民生調查·墨脫五日(下))

鄧建勝 瓊達卓嘎

2018年04月18日10:0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以前靠補貼 如今辦產業(民生調查·墨脫五日(下))

  這個路邊小店售賣的野香蕉、竹木器、果核手串等,都是當地的土特產。本報記者 鄧建勝攝

  隨著交通條件的改善,在國家和援藏省份的大力支持下,墨脫縣脫貧步伐不斷提速。特別是近兩年,全縣農村的貧困發生率從24.8%下降到13.5%,貧困人口從2615人減少到1455人。

  墨脫脫貧攻堅,記者從中看到了活躍的創造、升騰的希望。

  溜索變吊橋,7000多畝有機茶不愁遠銷

  德興鄉與縣城隔江相望,在雅魯藏布江上游方向約3公裡的峽谷處先后建過藤橋、溜索溝通兩岸。前些年索改橋,小型汽車能夠通行,德興鄉變身成為縣城郊區,藏香豬、茶葉、旅游一下子紅火起來,逐漸成了群眾致富的支柱產業。

  4月4日,記者踏訪德興鄉。“我家兄弟姐妹7人,原來家庭主要生活來源是政府補貼。”德興村35歲的五金次仁說,“溜索建成鋼索吊橋后,縣鄉公路通車了,我就買了皮卡車搞運輸,每年收入增加四五萬元。”

  道路交通改善后,長期在封閉條件下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開始全面融入全國經濟發展大潮。墨脫有種茶的稟賦,但群眾卻沒有種茶的傳統。過去刀耕火種的玉米地,如今紛紛轉種茶葉,這也源於道路交通的改善、旅游商貿的興起。

  2012年,墨脫縣建成了第一個試驗性茶園。2013年,又將茶葉確立為農牧特色主導產業,制定了茶葉產業發展總體規劃。統計顯示,過去5年間,墨脫縣在墨脫鎮、德興鄉、背崩鄉等5個鄉鎮已建成高標准有機茶園25個,總規模達7326畝。從去年3月至今,種茶家庭戶均增收4.5萬余元。

  “我們村裡茶園是2016年開的,已經種了1248畝。種茶讓大家開始過上了好日子。”在德興鄉荷扎村,門巴族婦女德慶拉姆邊採茶邊介紹,她每天有200元的工資,年底還能憑著入股茶園的土地分紅。

  加工廢木料,合作社一年收入30多萬元

  盡管才4月初,德興村村委會院內的枇杷樹,已有黃澄澄的果實壓彎枝頭。院子后面山坡上的大片香蕉林,一串串成熟的野生香蕉傳出濃郁的香味。

  村裡開設的第一家農家樂——“次仁玉珍農家樂”,就在林中。10余位來自廣東的自駕游客,數日之前入住這裡,悠閑地享受著大自然的慷慨饋贈。

  農家樂裡裡外外,都是次仁、玉珍夫妻倆在張羅。“以前被大江阻隔,出不了門。黨和政府千方百計鼓勵我們靠自己的雙手脫貧致富。”次仁旺扎說,“政府出錢,讓我們夫婦倆到拉薩學習廚藝。2015年,政府還資助我們家開了這個農家樂。去年,光是開農家樂的收入,就有10多萬元呢!”

  達木珞巴民族鄉的珠村,隻有10多戶人家。珞巴語裡的“達木”,是老虎猖獗導致小動物都消失的地方。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深藏高山密林中的村落,居然傳出了陣陣切割木頭的聲音。

  簡陋的吊腳樓裡,4位珞巴族村民正用簡單的木工機械,把一塊塊舊木料切割成統一規格的筷子、手串等。

  “以前,整天無所事事。如今,在家門口就能上班賺錢。靠自己的勞動,我們一定會富起來的。”正在為手串珠子拋光的西熱措姆說,她的兩個孩子都很小,一家4口基本上靠政府補助生活。去年,村裡成立了“宏發木具家具加工專業合作社”,她在這裡上班,每天有200元工資。

  據合作社的負責人古魯介紹,傳統上珞巴族的房子大多就地取材,用當地的楠木、烏木等搭建。近年來,村民紛紛建新房,舊木料就廢棄不用了。去年,他在網上發現了商機,買回來機器,組織村民收集舊木料加工筷子、手串、飯勺等。

  “加工這些廢木料,合作社去年收入30多萬元。”古魯說,借助政府鼓勵他們易地扶貧搬遷的機會,他想在縣城附近建一個更現代化的新廠房。

  千裡引苗木,水果種得既好吃又好看

  眼看就要進入漫長的雨季,這些天,墨脫縣委常務副書記謝國高,馬不停蹄地奔走於墨脫縣城、背崩鄉江新村等地的種樹現場。

  地處雅魯藏布大峽谷自然保護區的墨脫縣,有世界頂級的自然景觀和得天獨厚的原生態動植物資源。在今年墨脫縣的人大會議上,援藏工作組提出打造雅魯藏布大峽谷旅游水果經濟帶、探索建立鄉村振興戰略墨脫模式的設想,得到了縣人大代表的廣泛支持,寫入了今年縣政府工作報告。為此,援藏工作組自籌資金,從千裡之外的佛山等地購進了上萬棵水蜜桃、翠冠梨、紅心蜜柚、金佛手等苗木。為了增加這些苗木的移植成活率,他們不惜運輸成本,每棵樹都裹著厚厚的營養土。

  “墨脫種樹,不能僅僅考慮綠化,更要美化。美化不僅要好看,還要能吃、有用,是讓群眾通過種樹賺到錢。”謝國高解釋說,發展優質水果產業、觀光休閑農業,就是實現“能吃”“有用”的最好辦法。

  墨脫茫茫林海,四季瓜果飄香,但大多處於“自生自滅”狀態。漫山遍野的野生香蕉,在2013年扎墨公路貫通前,是無人問津的。如今,交通改善了,旅游業也起步了,香蕉雖然依舊生長在深壑野林之中,卻逐漸成了“寵兒”——野生香蕉個小、有籽,與沿海地區人工培植多年的香蕉比,口感更為細膩、香甜。當地群眾採摘后,擺在路邊售賣賺錢,路過的游客也不時駐足、購買,形成了墨脫的一道新風景。

       《 人民日報 》( 2018年04月18日 13 版)

(責編:旦增卓色、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