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第八批援藏江孜聯絡組發展產業助力脫貧小記

孫開遠 張斌

2018年01月09日09:58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原標題:上海市第八批援藏江孜聯絡組發展產業助力脫貧小記

  藏民族表達美好祝願和感謝的重要方式,是獻哈達。

  在江孜縣日朗鄉卡爾村,上海市第八批援藏干部,江孜縣委常務副書記王高安和副縣長陸劍濤,就曾三次被潔白的哈達“淹沒”。

  第一次,是陸劍濤到日朗鄉蹲點調研結束后﹔

  第二次,是王高安和陸劍濤一起到日朗溝考察時﹔

  第三次,是他們召集全鄉群眾代表開會時。

  卡爾村的農牧民群眾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向兩位援藏干部獻哈達?

  這事,還得從藏紅花說起。

  我們就是要讓這花真正姓“藏”

  雖然名叫“藏紅花”,但它並不產於西藏。

  近幾年,日喀則市布局有機種養加業、特色旅游業、天然飲用水業、綠色生態業、特色手工業、清潔能源業、南亞物流業七大產業,正在實施“珠峰”品牌合力的產業扶貧規劃。上海援藏江孜聯絡小組提出了讓農業園區通過種苗、技術培訓和蔬菜銷售三種方式帶動19個鄉鎮,若干個輻射點的“1+19+X”模式,並產生了重點發展藏紅花這個具有高附加值產業的“靈感”。

  高原上溫差大,植物生長周期長,營養元素積累多,藏紅花品質高。王高安逢人就說:“幾乎人人知道‘藏紅花’,但市場上的藏紅花極少有產自西藏的,我們就是要讓這花真正的姓‘藏’。”2016年,通過招商引資,“西藏紅河谷藏紅花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注冊成立。同年,第一批8000顆藏紅花種球在示范園“落戶”。

  但是這一年,藏紅花種球有一小部分生了“白葉病”。

  帶著群眾干,做給群眾看

  為不影響健康種球生長,隻能把這些生了病的種球剔除。原本一年后種球分蘖數量達到1.6萬隻,卻隻達到1.2萬隻。按一個種球68元的成本價計算,藏紅花產業扶貧才剛剛起步,就損失十幾萬元。

  江孜縣海拔4000米,藏紅花種植屬於勞動密集型產業,缺氧的工作環境極為考驗人的毅力。為了解決藏紅花在種植和生長中的問題,公司從江孜縣農牧綜合服務中心請來了一批技術人才,保証了日常管理。卓瑪就是其中的一位。

  “公司每月給我2000元工資,年底還有獎金。每天騎電動自行車到這裡工作,還能抽出時間照顧家裡的老人和孩子,在這兒工作很好。”在彌漫著淡淡的農家肥味的智能溫室裡,卓瑪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說。

  首批藏紅花種球試種成功后的第二年,公司又從內地引進了45萬顆,挑選種球時,專門剔除有病害的。示范園區裡的藏紅花種球數量達到了46萬余株,種植面積達30多畝。從2017年起,示范園區帶動104位精准脫貧建檔立卡的農牧民群眾就業。

  從產業立項,到田間管理,事無巨細,陸劍濤和王高安都一一過問,幫助公司解決問題。空閑時,王高安和陸劍濤也來到溫室裡,挽起衣袖參加勞動。一年多下來,他們都快成藏紅花種植與管理方面的“專家”了。

  10月下旬,藏紅花到了開花期。收獲時節絕不能馬虎,但100多工人根本忙不過來。

  現在,它終於姓“藏”了

  得知公司面臨的困難,正在日朗鄉卡爾村蹲點調研的陸劍濤眼前一亮。

  日朗鄉是江孜縣的半農半牧鄉,全鄉不僅僅人均可耕地少,土地貧瘠、干旱少雨,青稞畝產僅200斤左右。

  10月份,正值農閑,抹芽、摘花、採蕊的工作讓群眾來干,不正好嗎?

  隨后的3天裡,公司組織園區裡打工的群眾,把含苞待放的花兒掐下來,再運到十幾分鐘車程的卡爾村。卡爾村40多勞力齊上陣,一雙雙拿慣了鋤頭犁耙的大手,細心地伸入粉色花瓣間,輕輕採下三條細如發絲的紅色花蕊。3天裡,企業付給村民1萬多元工資。

  人民群眾最講實際,不用苦口婆心動員,更不用掰著指頭算賬,坐在家門口,3天就有好幾百元的收入,大家種植“軟黃金”的積極性高漲起來。

  公司把1.5萬株藏紅花種球交給村裡20多個建檔立卡戶管理。群眾用最好的有機肥改良了土壤,還用鐵絲網把溫室圍了起來,防止牲畜破壞,花苗長勢比園區的還好。

  卡爾村的尼珍家是脫貧攻堅建檔立卡戶,澆水、拔草、保溫,這些管理技術她已經全部掌握。尼珍低著頭小聲說:“我們家脫貧就靠這個了。”

  “雖然名叫藏紅花,但這種神奇的花卻與西藏並沒有多少關系,而現在,它終於名符其實地姓‘藏’了。”鄉黨委書記伊比熱恆說,上海市援藏江孜聯絡組還要在50畝河灘地上再建8個溫室,全部種藏紅花。

  鄉長倉木瓊補充道:“再加上已經見效益的生態制陶和短期育肥產業,再易地搬遷一部分,我們鄉在2018年有望實現脫貧目標。”

  “這是一個偉大的事業!”

  正當日朗鄉干部為2018年全鄉脫貧而欣喜的時候,企業那裡也傳來捷報。

  據檢測,江孜產種球體積雖然小於內地產種球,重量卻平均比內地種球重約三分之一,採摘的藏紅花營養物質含量甚至比伊朗等原產地高5—8倍。

  去年,有7家日本企業與該企業聯系供貨,有多少要多少﹔“京東”也提出一年包銷50斤的合作建議。企業負責人鄭安平表示,他還要進行技術攻關,開發藏紅花蜜、精油、花餅、面膜等產品,不斷延長產業鏈條。

  藏紅花產業扶貧的時機,已經成熟。

  在著名的帕拉庄園以西,寬闊的河谷裡,324畝貧瘠草場經過了客土改良,118幢藏式農家別墅排列在冬日的暖陽下。上海投入援藏資金3000萬元,將康卓鄉邦玉塘新村建設成又一個藏紅花種植基地。明年3月以后,118戶507人將分別從卡麥、日朗、納如等鄉搬來。

  易地搬遷的群眾或將享受到土地流轉的收益,或是以土地入股的方式成為藏紅花產業的股民。到了採花季,邦玉塘新村的農牧民群眾在家門口就會有豐厚的現金收入。在每年6月到11月,在藏紅花種球休眠期,這些溫室還可以種植蔬菜,不但能豐富餐桌,而且多了一個增收渠道。

  站在即將成為藏紅花產業基地的土地上,沐浴著高原的赤烈長風,王高安談起援藏一年的收獲:“在上海的時候,無法想像脫貧攻堅工作的艱巨。與農牧民群眾朝夕相處一年多后,我們認識到,不但要帶領群眾富口袋,還要引導群眾富腦袋。”

  燦爛的陽光下,一條鮮花盛開的幸福之路,正在延伸。

(責編:馮鈺莎、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