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林規院參與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

李海霞

2017年09月13日10:31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原標題:自治區林規院參與第二次青藏高原大規模綜合性科考

  青藏高原,被譽為“世界屋脊”和“第三極”,在經歷強烈的、大規模地殼變動后,形成了獨特的氣候條件、復雜的地貌,也造就了豐富多樣的資源,無論是冰川河流還是高山草原,都是讓科學家們熱血澎湃的地方。今年6月份,由中科院牽頭的第二次青藏高原大規模綜合性科考啟動,距離上一次大規模考察已有40余年。
距離上一次大規模考察已有40余年
       據了解,此次科考將啟動4個區的綜合科學考察研究,目前已經啟動江湖源、河湖源綜合科學考察研究。西藏作為青藏高原的主體部分,我區也派出了人員參與到此次考察中,其中就有自治區林業調查規劃研究院(以下簡稱“自治區林規院”)的技術骨干。“我們已派出9名技術骨干參與考察,預計4個區的綜合科學考察將派出技術骨干約17人。”自治區林規院負責人普布頓珠介紹,“通過派出技術人員參加青藏高原大科考,能夠鍛煉我院技術人員大型野外調查、科學研究的能力,為探索青藏高原‘大變化’貢獻一份力量。同時,能夠讓林業工作者對大型科學考察的野外考察程序有清晰把握,為我院今后大型野外調查及科研工作打下良好的基礎。”
       其實,參加這樣大規模綜合性科考,對於自治區林規院來說已不是第一次,早在40多年前第一次青藏高原大規模綜合性科考中,就有該院老前輩的身影。“1973年開始第一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1976年開始進入總結階段),當時的主題是‘大發現’,第一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涉及地質構造、古生物、地球物理、氣候與動植物研究等諸多方面,科學家們獲得大量一手資料,填補了對青藏高原研究中的諸多空白,摸清了西藏的地質構造、地貌、動植物家底等,探索了青藏高原的隆起及其對自然環境和人類活動的影響。”普布頓珠說。
目前已在考察中取得初步成果
       記者從自治區林規院了解到,此次科考中,該院技術骨干主要配合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4個分隊(冰川與環境變化考察隊、生物與生態變化考察隊、湖泊與水文氣象考察隊、古生態與古環境考察隊)開展不同目的的科學研究。那麼,為參與此次科考,自治區林規院的技術骨干前期做了哪些准備呢?據記者了解,他們前期主要做了背景知識的掌握准備以及野外考察的准備。其中,背景知識主要是全球變化背景下青藏高原湖泊、冰川、生物等變化趨勢,以及變化的內在機理等。
       據悉,目前綜合考察第1個區的考察已經結束,第2個區的考察正在進行。“目前開展的第2個區的綜合科考主要考察那曲地區的色林錯——格拉丹東江湖源區域、阿裡地區的河流源區域,主要涉及水、生態、人類活動等方面,調查對象以冰川、湖泊、河流、土壤、動植物、古生物等為主。”普布頓珠介紹。
       據了解,目前在已經結束的江湖源綜合考察中有了一些考察的突破,科考人員們鑽取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錯目前最長的湖芯﹔獲取了色林錯的最新水量,40年相當於增加了一個三峽水庫﹔鑽取了4根唐古拉山脈的冰芯,在藏北發現了超級化石群和最古老的高原內部人類定居區等。
新聞+
對話科考隊員

       這樣大規模的科考,必然伴隨著不可預知的艱辛和隨時降臨的危險,那麼,在前期科考途中發生了哪些故事呢?記者採訪了一位科考人員——羅紅。
       “我參加的是第1區江湖源綜合科學考察,主要負責湖泊隊。記得第一天到達色林錯湖邊時,已經是晚上10點鐘,天色漆黑一片,風吹著帳篷噼裡啪啦響個不停,就湖邊的營地閃著一些燈光。先來的湖泊隊隊員們當天已經上湖開展了一天調查,而我們到達時,他們還未歸來。我們收拾滿地石子的帳篷,鋪起睡袋,打點住所,過了一會兒,一名工作人員進入了帳篷,大伙趕緊招呼他換衣服、鞋子,隻見他全身濕透、雙手已有些僵硬、手上的皮蹭掉了好幾塊,他說當時差點以為自己回不來了,因為晚上10點時湖面已翻起了2米高的浪,風浪中,他們的橡皮艇就像一片小樹葉一樣。”羅紅說,“大伙非常擔心湖上到底還有多少人沒有回到營地,出了帳篷才發現很多人都頂著大風在湖邊等待,湖泊隊的一名隊員拿著對講機不停地詢問湖上的人員:‘你們在哪?安全否,請揮動頭燈,讓我們看到你,油夠不夠?’尋找了半天,在遠遠的湖面發現了一點若有若無的星點,那是另一個未返回的橡皮艇搖晃的燈光,由於風大浪大,橡皮艇逆浪行駛廢油又提不上速度,大家隻能在岸邊焦急地等待,希望他們平安歸來。”
       據說,當時還有一個大概20平方米的水上移動平台漂浮在湖面,上面也有考察隊員。岸上的人員都為他們捏把汗,所幸橡皮艇在當天晚上12點鐘左右開到了營地,而平台上的考察隊員是第二天凌晨1點才返回,一名新來的女隊員已經凍得四肢麻木,說不出話來,所幸送醫后第二天傳來了平安的消息——這就是剛到色林錯時遇到的驚險事件,讓所有人印象深刻,但這樣的意外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在上湖調查的第三天,羅紅和湖泊隊的其余3名科考人員陳浩、小馬、安迪(德國人)開了近2個小時的橡皮艇到達了色林錯東南部的湖灣,在水深40多米處採集了幾個湖底底泥樣品和水質剖面數據,並准備換到更遠處的一個湖灣。“我們盤算著到達那再取幾個樣就應該返回,否則天黑了湖面容易起浪。可是在出灣的途中,遠處的黑雲就開始向湖面靠近,沒一會工夫,四周都黑了,沒有一處是明亮的,出於安全考慮隻能返航。返航途中雨忽大忽小,船上4個人,衣服無一處干的。可是,這個時間是下午2點,返回還似乎太早,突然不遠處的一處小島亮了。到處是黑雲,隻有那個小島陽光普照,感覺平靜祥和,我們決定登島晾晒濕透的衣服。等待湖面平靜了,我們再次上船,在就近的湖灣取樣,回到營地時,已晚上9點。”而讓羅紅感受最深的是工作不會因為性別而區別對待你,科學研究真的是要經歷身體、毅力、智慧的三重考驗。

(責編:吳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