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高原向貧困發起決戰

張熠檸、劉洪明、張鐘凱、熊豐

2017年09月12日10:35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雪域高原向貧困發起決戰

       兩年前,脫貧攻堅戰的沖鋒號響徹雪域高原﹔如今,從羌塘草原到雅江沿岸,從阿裡高原到藏東昌都,西藏正在向邁入全面小康社會的最后障礙發起決戰。

  幾十年來西藏的變化翻天覆地:1959年生產總值僅為1.74億元,2016年這一數字已增至1150.07億元﹔2016年按照年收入3311元的脫貧標准,貧困人口比例已降至17.15%。

  然而,隨著扶貧的深入推進,未來的形勢愈加嚴峻,何況西藏的脫貧工作還面臨特有挑戰。如果說全國在“咬定目標,苦干實干”,雪域高原就是在“咬緊牙關,爬坡過坎”。

  西藏是我國唯一省級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也是深度貧困地區。同全國其他地區相比,西藏貧困發生率高,仍接近全國四倍﹔貧困分布廣,44.13萬貧困人口分布在120萬平方公裡的區域內,平均每3平方公裡就有一個貧困人口。因此扶貧成本高,脫貧難度大。

  盡管形勢嚴峻,西藏脫貧攻堅工作卻在“十三五”開局之年交出亮眼的成績單:2016年14.7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並得到國家確認,1008個貧困村居達到退出標准,10個貧困縣區達到脫貧摘帽標准。

  2016年全國八個省份在脫貧攻堅工作成效考核中“綜合評價好”,西藏便是其中之一。

  “西藏內部發展很不平衡。其中,地方病高發區和災害頻發區、深山峽谷區、高海拔地區和邊境地區,是我們的貧中之貧,困中之困,艱中之艱,難中之難,重中之重。”西藏自治區扶貧辦副主任陸華東說:“每種區域,我們都採取了針對性措施。”

  ——2017年,來自那曲、阿裡和昌都三地的百余戶貧困風濕病患者集中搬遷至以地熱聞名的拉薩市羊八井鎮。在這裡,他們不僅可以在自家溫泉池中“理療”,還可以接受自治區藏醫院和羊八井鎮醫院醫生的每日巡診。健康狀況改善增強了這部分貧困群眾的勞動意願,他們有的正在接受技能培訓,有的已經開始在安置地打工或經商。

  ——2017年,西藏首個易地扶貧搬遷點拉薩河畔三有村,搬出深山不到一年的村民有了可觀的收入:去年種的300畝玉米收入5萬元,而試種的一畝淨土產業經濟作物雪菊和瑪卡收入7000元。今年,村民將瑪卡種植面積擴大到10畝、雪菊8畝。

  ——2016年底,在海拔超過五千米的那曲地區安多縣扎曲鄉,放牧為生的曲珠接受了當地政府安排的生態補償脫貧崗位,成為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薩太爾管理站的管護員。管理站的10名成員大多像曲珠一樣,來自建檔立卡貧困戶。曲珠的收入從之前的每年2000元增至每月工資1800元,補貼300元。僅安多縣林業系統為精准扶貧設置的各種生態崗位就超過六千個。

  宏觀數據背后,百姓實實在在的獲得感與幸福感正在提升。

  2017年西藏計劃減貧13萬人以上。陸華東認為,完成任務“沒有任何問題”。

  對於“十三五”期間實現59萬人脫貧,74縣區“摘帽”的目標,西藏同樣充滿信心。

  目前,西藏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已基本可以保証。西藏甚至細化了“不愁吃”的標准:要有糧有油有肉,有清潔衛生的飲用水,還有酥油茶。

  而在保障農村人口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方面,得益於中央的各項優惠政策,西藏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已經走在全國前列,比如率先實現從幼兒園到高中的十五年免費教育。

  下一步,西藏將通過“水電路訊網,教科文衛保”的“十項提升”工程,重點解決鄉村一級基礎設施建設和社會事業發展問題。工程規劃投資超過2000億元。

  陸華東特別提到,相比其他地區“三位一體”的扶貧格局,西藏是“五位一體”,增加了“金融扶貧”與“援藏扶貧”。金融扶貧的低息貸款起到了明顯的撬動作用,而援藏扶貧帶來的不僅是資金,還有先進理念,更為西藏培養了一批人才。“這是西藏的一大特色,也體現出中央對西藏的特殊關懷”。

  這份特殊關懷,就是雪域高原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來源。西藏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正邁向全面小康社會。

(責編:吳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