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師馬驍利:匠心獨運 傳承傳統藏式建筑精髓

趙越 盧明文

2017年06月19日10:24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原標題:建筑師馬驍利:匠心獨運 傳承傳統藏式建筑精髓

  

        梁思成曾經這樣描述這個職業:“一個建筑師必須有哲學家的頭腦、社會學家的眼光、工程師的精確和實踐、心理學家的敏感、文學家的洞察力和藝術家的表現力。”在自治區藏式建筑研究所所長馬驍利的眼中,建筑師啥都得會點兒。從醫院到學校,從民宿到商業步行街,甚至從現代“穿越”回古代……他們用妙手構建起這個城市的繁華。

  初出茅廬

  參與布達拉宮首次建筑測繪

  通常,人們對於建筑師的印象都定格在“高大上”的層面。“其實,建筑師是個雜家,啥都得會點兒。”初見馬驍利,他的平易近人便給記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62年出生的馬驍利是個典型的“藏二代”,11歲進藏,19歲在藏參加工作,從此再未離開這片高原熱土。

  1981年,19歲的馬驍利從自治區建委技術學校工民建班畢業,留在自治區建筑勘察設計院古建筑科研室工作。同年4月,國家文物局在山西省舉辦了第一期古建筑培訓班,當時西藏隻有兩人參加,他是其中之一。從此馬驍利便開始了一場大半輩子的古建研究、保護、維修及傳承之旅。

  剛剛走上工作崗位,他便有幸在老師們的帶領下,參與了一項史無前例的工作——布達拉宮的首次專業建筑測繪。這次難得的經歷讓他親眼目睹了古建的魅力。上世紀80年代初,他跟著老師們跑遍了西藏,收集各個地區的古建元素。從此,他就徹底愛上了西藏古建,一點點體悟其中的精華,成為今后取之不盡的設計靈感源泉。

  轉型設計

  在現代建筑中融入傳統元素

  幾經變遷,馬驍利被調到了自治區建筑勘察設計院土建室,從事現代建筑的設計工作。從古建保護到現代建筑設計,他好像經歷了一次“時空穿越”。從醫院到學校,從居民小區到商業步行街,馬驍利的工作能力也在實踐中得到了提升。五岔路口是拉薩的一個極具特色的地點,其中三個路口的建筑都是由馬驍利主持設計的。

  說起西藏建筑師的匠心,馬驍利向記者透露了一個“小秘密”。“西藏建筑師設計的建筑,一般來說窗戶比較大。”“大窗戶”已經成為西藏現代建筑的一個特點。這與西藏地處青藏高原,日照充足有密切關系,能有效解決房屋的採暖問題。

  除了建筑設計方面的匠心獨運外,西藏建筑師還注重從藏式傳統建筑中借鑒民族特色,運用到現代建筑設計中。2001年,宇拓路與康昂多路進行“穿衣戴帽”改造。馬驍利和同事們想方設法地剖析藏式傳統建筑的特點,在現代建筑的門楣、窗楣以及牆體等處融入了西藏元素,得到了市民的認可。

  學術理念

  將傳統藏式建筑精髓傳承下去

  從事現代建筑設計多年,最讓馬驍利為之痴迷的仍然是那些屹立在時光深處的西藏古建。近幾年,他主持了位於北京路上的木如寺印經院的修復設計工作。古建修復,就是花費心思撫平那些時間留下的“傷痕”。如果把有“傷痕”的古建看作是一位病人,那麼古建修復師就像是一位外科醫生。

  馬驍利覺得建筑是有溫度的,與人群最親近的所在。三十多年一晃而過,他一直在西藏古建的研究、保護、修復、傳承等方面苦苦鑽研,在此過程中,他的努力也收獲了果實,先后參與了如《古格王國》、《西藏建筑導則》、《中國傳統民居類型全集》等專著的編纂工作。

  “西藏建筑充分體現了普通勞動人民的智慧。”這是馬驍利對於西藏建筑研究的心得之一。舉個例子,藏式建筑傾斜的牆體是為了減少牆面承重,同時還兼顧了抗震的功能。所以,現代建筑可以從傳統藏式建筑上學到很多。“將傳統藏式建筑的精髓記錄、保存、傳承下去,供后人學習借鑒,在我看來是非常有意義的事。”馬驍利笑著說。

(責編:吳雨仁、余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