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回顧 設為首頁|
我眼中的西藏:訪談博客播客拍客
六世班禪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六世班禪簡介

  六世班禪於乾隆三年在后藏向扎喜策轉世,三歲時坐床。班禪是班禪額爾德尼的簡稱,班是梵語,意為“精通五明的學者”,禪是藏語“大”的意思。 額爾德尼是滿語,意為“寶”。六世班禪名貝丹益西(公元1738-1780),意譯吉祥智,清乾隆四十年(公元1780年)奉命進京給清高宗祝壽,先住承德避暑山庄,后隨駕到北京,清室賜給玉冊玉印。同年在北京黃寺圓寂。

  六世班禪的確立

  六世班禪額爾德尼羅桑華丹益希,於藏歷第十二繞迥之土馬年(1738年,清乾隆三年)生在襄地扎西則(今后藏南木林宗扎西則)地方。父唐拉,咒師出身﹔母尼達昂茂,系貴族宗室之女。

  1740年,經過札什倫布寺喇嘛尋訪考察,在拉薩請護法神降神,七世達賴派代表,會同噶廈政府官員,共同確認羅桑華丹益希是前世班禪轉世靈童。七世達賴使正式通知札什倫布寺,並通知駐藏大臣紀山,請他轉奏清高宗皇帝,不久使得到乾隆皇帝的恩准。七世達賴給六世班禪取法名羅桑華丹益希。金雞年(1741年)六月四日,將靈童迎到札什倫布寺日光殿舉行坐床典禮,乾隆帝特派專位與七世達賴的代表一起由頗羅鼐陪同到札什倫布寺祝賀坐床典禮。土蛇年(1749年)九月,六世班禪到拉薩拜會七世達賴。七世達賴說:“前世班禪是我的上師,給我傳授了許多經典教授。現在要把我學到的經典傳授給你”。七世達賴給他授了沙彌戒,從此便建立了師徒關系。六世班禪住在布達拉宮,每天由七世達賴給他傳授經論。

  六世班禪的貢獻

  火牛年(1757年)二月,七世達賴在拉薩圓寂,六世班禪對七世達賴的逝世,感到十分悲痛,下令札什倫布寺全體僧眾哀悼三天,誦經祈禱達賴喇嘛早日轉世。當乾隆帝接到七世達賴圓寂的奏報后,擔心西藏局勢不穩,即派國師章嘉·若白多杰入藏辦理七世達賴的后事,並主持認定轉世靈童。是年六月,由經師羅桑群佩在札什倫布寺為六世班禪授比丘戒。

  土虎年(1758)四月,章嘉·若白多杰赴后藏到札什倫布寺看望六世班禪,商議西藏政教事務。1759年二月,章嘉國師和噶廈政府請六世班禪到拉薩,為章嘉國師等6000多名僧眾傳授時輪大灌頂,並和章菇國師一起為七世達賴的靈塔開光。 1760年,六世班禪派人在后藏托布嘉地方訪到八世達賴靈童后,經乾隆帝恩准,接到札什倫布寺,由六世班禪為他剪發起法名。1762年,在六世班禪的主持下,為八世達賴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1765年,六世班禪又到拉薩為八世達賴授沙彌戒,並在布達拉宮為八世達賴講經兩個多月。1766年,乾隆帝遣使到札什倫布寺冊封六世班禪,頒給金冊金印。金冊大意是贊譽班禪是札什倫布寺的一名德高望重的高憎,且是達賴的上師,精通佛法,要向僧俗公眾宣傳,嚴守正確的戒律,要整飭發展衛藏的佛教事業,努力使衛藏的每個庶民知曉德行禮節。班禪大師寫了一封奏折向皇上謝恩。1769年,他3l歲時,乾隆帝又賜給了一顆用230兩黃金鑄成的有藏、滿、蒙三種文字的班禪額爾德尼金印。

  1774年,英國東印公司與不丹發生戰爭,不丹國王請六世班禪寫信調解。英國駐印總督哈斯汀士遂利用這一機會,派遣東印公司職員英國人波格爾擅自闖到札什倫布寺見六世班禪。六世班禪用印度語與他交談,強調不丹是中國藩屬,而西藏屬中國領土,一切要聽從中國大皇帝的聖旨辦事。對波格爾提出的英國與西藏建立聯系、英方與西藏自由通商、請介紹到拉薩見駐藏大臣並在拉薩設立代表等要求,一律加以拒絕,使波格爾的計劃未能得逞。

  火雞年(1777年)四月,六世班禪應邀在拉薩大昭寺為八世達賴授比丘戒。在布達拉宮居住一年,給達賴傳經。

  1778年,乾隆帝為慶賀自己的70大壽,邀請六世班禪進京。土豬年(1779年)六月,六世班禪率13名勒參巴及隨行人員2000余人,從札什倫布寺啟程,經過羊八井時,八世達賴、駐藏大臣、攝政和全體噶倫前來隆重迎送。進入青海后,陝甘總督和西寧辦事大臣等率僧俗數萬人分批迎接。當年十月十五日到次年三月十日,六世班撣一行駐錫塔爾寺過冬﹔從塔爾寺出發前班禪大師讓二世嘉木樣活佛為其隨從人員種痘,他自己卻沒種。金鼠年(1780年)七月二十一日,六世班禪一行到達承德,清高宗命王公大臣等迎入專為六世班禪入覲時居住而興建的須彌福壽廟。六世班禪乘轎到承德避暑山庄覲見清高宗時,清高宗特許乘轎至殿前,見面時問道:“喇嘛身體好嗎?一路上辛苦了吧?”班禪答稱:“托皇上拱福,沿途無恙。”清高宗又說:“朕今年已70歲,以如此高齡,幸見喇嘛,甚慰朕懷。從此中土佛法弘揚可期,四海人民得歌升乎。”並將自己用的珍珠串、玉如意和一條內庫哈達贈給六世班禪。次日,清高宗親臨須彌福壽廟看望班禪,高宗說:“昔日五世達賴來朝,我祖特建黃寺以館之。朕今特建熱河札什倫布寺,以備喇嘛駐錫。切欲對話,故學藏語,但隻能講普通用語,聖經文奧典,仍須由章嘉呼圖克圖譯述。”皇上能用藏語交談,班禪大為驚訝,也深受感動。七月二十四日清高宗在避暑山庄萬樹園宴請六世班禪。八月三日,高宗又派內大臣二人到須彌福壽廟給班禪頒賜玉冊玉印。八月七日,六世班禪和章嘉國師率僧眾至避暑山庄誦經,為高宗祝壽,班禪進獻重300兩的金佛像、佛案和菩薩畫像81幅、全套《甘珠爾》、重30兩的金制護身盒、琥珀串珠三挂等物品,作為壽禮。八月十三日,六世班禪又到避暑山庄率僧眾誦經祝福乾隆帝萬壽無疆,並參加祝壽宴會等活動。八月二十五日,六世班禪離熱河經古北口至北京,由皇六子和章嘉國師陪同游覽圓明園、大鐘寺、頤和園、香山等地,為殿堂、園林、寺院開光加持。九月十八日,清高宗謁陵后返京,與六世班禪在香山昭廟會見,高宗又向班禪獻金如意、羊脂五香爐、寶體等﹔班禪向高宗南佛像及袈裟等。九月二十五日,高宗到黃寺看望班禪。十月三日,在紫禁城保和殿宴請六世班禪,特許六世班禪乘轎至層丹墀。十月二十七日,班禪在雍和宮為高宗傳授佛法。

  六世班禪圓寂

  金鼠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六世班禪在北京黃寺因患天花治療無效而圓寂,享年42歲。班禪遺體在黃寺停放了6天,供各界人士和佛教徒瞻仰。然后用防腐藥水浸洗,移置到由高宗御賜的用7000兩黃金制造的天降金塔裡。次年二月,六世班禪的靈塔運往西藏札什倫布寺,札什倫布寺僧眾造了一座大銀塔,將御賜金塔供奉在內。高宗為了紀念六世班禪,特命在他生前住過的黃寺西側,建立了一座宏偉的"清淨化城塔",俗稱西黃寺。寺內有清高宗御制的用漢、滿、蒙、藏四種文字書寫的碑文。

  六世班禪的著作有《持樂國願望》、《自傳》上下冊、《道情歌集匯編》、《菩提道次第面授法·利他甘露瓶》、《顯密集要點問答匯編》、《十六羅漢繞佛記》、《喇巴強巴傳》、《聖·洛桑巴傳奇·不可思議》、書札、儀軌、修行等方面的典籍共98種之多。

(責任編輯:常雪梅)
基礎資料>>>>
視頻
圖片
文獻資料>>>>
科研機構>>>>
媒體>>>>